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临安城篇:下山

  “师父,你为何叫清修啊?”

  “看多了这世间,就不想修缘分,想清修了。”

  “那师父你也给我取个名字吧?”

  “亦欢,可好?世间苦难多,既活一世,师父希望你快乐。”清修放下手里的书,摸了摸一旁亦欢的头。

  这时间过的是真快,转眼一晃,当年的孩童如今八岁了。读藏书白卷,识草药六十味,庵里经书也读了个遍。模样越发出众,人间难得寻几人。唯一不变的是身体还是一样的瘦弱,纤纤细腰,手腕细小,巴掌脸蛋大。

  “亦欢,往后你每日得空去后院劈柴吧,扎马步劈柴,锻炼一下身体。”虽然不知道有没有想过,但清修想了想怎么也应该有好处。

  “好的,师父!”

  看着亦欢专心致志地读着书,清修只能无奈叹息。每日都严格的按照自己提出的行程去完成,清晨挑水、读书,午饭后去采药,傍晚劈柴。这孩子一点孩童模样都没有,成熟独立的让人心疼,哪里有自己小时候一半的调皮样。

  “师父,我去采药了。可有吩咐?”

  “没有,注意安全!”

  这山里林间,气候十分的单一。白天常温,夜晚就比较凉了。亦欢背着竹篓,拿着镰刀穿梭在林间。远看这一席白衣,倒像仙子落凡间。

  “姑娘,请问清修庵你可知道怎么走?”身后的声音不得不让亦欢停下了手里动作,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陌生人。亦欢停顿了一下,站起身来转了过去就见一男一女两人抱着孩子犹如白日见鬼一般,害怕地往后退了好几步。

  “你为何这么怕我?”

  “谁不知道当年清修师父将那个瘟神带回了清修庵,你就是那个诅咒黄花村还烧死生养你父母的瘟神。你最好离我们远一点,不然我就跟你同归于尽。”说话间,那个男人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护在身后。

  我不曾诅咒过人,也不曾害过谁?两行清泪从脸颊划过,亦欢转身蹲下蜷缩在了一起。风儿调皮,还将走远的说话声音穿了回来。

  “今天真是晦气,要不是听说清修师父看病不收钱,才不来这破荒山,还这么倒霉遇上了瘟神。”

  好一会儿,亦欢用衣袖擦了擦眼泪,眼圈还有些发红。将草药装进背篓里,慢慢原路返回。

  “亦欢,吃饭!”端着饭菜的清修,只看见装得满满的竹篓,却不见亦欢人影。以往回来,肯定会进厨房里帮忙。清修将碗筷放好后,往悬崖处走去。自亦欢上山,那悬崖处便长出了一棵梨花树,长势喜人,枝繁叶茂。开花结果都让人十分的惊喜,每年都果子丰收。亦欢也对那颗梨树十分的喜欢,没事总会爬上梨树一呆就是半天的。有时候还会见到她将食物和书都放在那上面,一点都不担心树旁下去就是万丈深渊了。

  “亦欢,你怎么啦?”清修望着亦欢落寞的背影,温柔地问道。

  “师父你当初知他们说我是瘟神,为何不怕我,还带我回来?”

  “人不会因为你没有伤害他,他就不会伤害你,也不会因为你喜欢他他就会喜欢你。亦欢,别人眼里的自己一点都不重要,你认识自己就好。”

  “可是,他们怕我像是怕洪水猛兽一样,是不是在难有第二人接纳我?”

  “世间很大,五湖四海,怎会没有你的容身之所。亦欢不怕,师父在的地方就是你的家。我们回家吧,饭菜该凉了。”

  “我懂了,谢谢师父!”师父你会永远陪我吗?话到嘴边,亦欢又咽了下去。佛说渐行渐远的时光中,我们都是赶路的人。无论多少的经历与多少的美好,都会被岁月涤荡,只剩下一些苍老的回忆和不再年轻的容颜。让你唏嘘,光阴的无情、岁月的变迁,谁也无法阻挡。

  既然如此,应该也没有要问的必要。亦欢慢慢从树上滑了下去,稳稳落入清修的怀里。直至亦欢脚落地站好后,清修才松开手直起身子。

  也许避世并不能真正地让她快乐,看来该带她下山走走。

  晚饭过后,一大一的身影被烛光投射到了墙上。两人闲聊了几句后,亦欢便放下了书看着欲言又止的清修。

  “师父,你有话想说?”

  “是啊,亦欢我们明日早起,下山吧?”清修话刚落,就见亦欢瞪大了双眼,一副吃惊模样。也不怪她,毕竟自己曾说不喜陌生人接触,不爱下山。

  “好!”也不知道山下变成了什么模样,真是期待啊。可若有人认出,是否又会像白天的问路人一样害怕。凌晨还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亦欢,叹息声一遍又一遍,直到快天亮了才睡着。

  “这孩子!”清修照着亦欢的身形比划了几下,便拿着刀匆匆去了竹林。不一会儿就见清修背着一个用竹编的背篓,那背篓有些大能将沉睡的亦欢轻而易举地放进去。拿上了一些钱和干娘放进了竹篓里,看了一眼外面即将要升起的太阳,从房间里又拿出一条薄毯轻轻给亦欢盖上。

  虽然这世间难走,师父也带你去看看。看看复杂的人,感受世间的百态人生。

  到了临安城里,已经快接近中午了。后背被汗水浸湿,然而亦欢还是没有睡醒的样子。清修脚步缓慢,与人来人往的赶集一样,看起来很清闲。清修避开繁华的街道后,来到了另一条安静的街道。只不过眼前的景象和前面看到的十分不一样,街道两旁都是一些拖家带口的难民,看模样吃了不少苦。

  “师父,有食物施舍一些吧,我跟四个孩子已经好久没有吃饭了。”一个一头长发遮住半张脸的妇人拿着破碗蹒跚过来,身上还散发着恶臭。清修看了一眼她走来的方向,四个幼童跟亦欢一样窝在墙角在睡觉。

  “师父,我们把干粮分她一些吧?”不知道何时醒来的亦欢探出了脑袋,轻轻问道。清修一听亦欢的话,顿觉不好。果不其然,那些人一听有吃的立马都站了起来,行动十分的快,往自这边涌来,张牙舞爪的模样逼得清修不得不一直往后退。那凶狠的模样代替了刚刚的倦容,看阵势是群起围攻。

  “你们别伤了孩子,出家人本就清贫没有银两,只有几个馒头和饼都给你们”眼见那妇人手里掏出的手就要划过亦欢的脸了,清修慌忙用手臂挡了回去,将那妇人撞倒在地。放下背篓把亦欢紧紧抱在怀里,只见他们全部都挤向背篓,清修趁机赶忙跑了出去。

  “对不起师父!”

  “人生来贪婪,欲望不能满足。你要记得,与人来往需保持一份警惕和小心,不是肚量小,而是人心难测,深不见底。想保护好自己,就信三分保持七分的理智。”

  “亦欢谨记!”亦欢冲清修拜了拜后,从身上把刚刚偷藏起来掏出银两递给了清修。然后细致地检查了一下伤势,给清修包扎处理伤口。

第一章临安城篇:下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