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年前的那朵花还在静静地开着

  三十九

  第二天,沈沁安一到办公室就收到林贝妮的助理送来的礼盒,打开是一件某个大牌高级定制的时装,里面还有一张卡片:“安安姐,我3月18号要在米兰给这个婚纱品牌走秀,你一定要来哦,我给你留了一个位子,祝生日快乐,永远美丽!”

  沈沁安拿着那张卡片,看着手上的戒指,幸福地笑了。2019,欢迎光临!

  马上就过年了,两个人因为还没有向双方家长坦白,所以都准备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但是回家之前总要准备些礼物带回家。这天周子恒来接沈沁安去商场,到她们公司楼下的时候,恰巧碰到张飞来给唐宁送网红奶茶,他吃完午饭就去排队,等了好久才买到的,沈沁安下来也没有拆穿他,只是他自己觉得不好意思过来跟他们打招呼:“头儿,你来接女神姐姐下班啊?”周子恒却不怀好意地逗他:“你今天不是休息嘛,跑这儿来干嘛?”

  “我无聊来这附近转转”毛头小子傻笑道。

  沈沁安赶紧拉着周子恒离开了,看到张飞走远她才教训他:“你看你把人家吓得,可见你平时是个恶魔老板,不过他们为什么叫你‘头儿’啊,听着怪别扭。”

  “不叫‘头儿’叫什么?”周先生不以为然。

  “叫‘领导’啊、‘周总’啊、或者‘周哥’什么的,总之叫‘头儿’怪别扭,听起来匪里匪气的。”

  沈沁安话音还未落地,就看到一个品牌负责人走了过来,估计是跟老黄约好的,他看到沈沁安第一句话就是:

  “哎呦这不是二当家嘛,你们大当家呢?”

  周先生笑了,沈沁安有点不好意思,苦笑着回答:“黄总他在办公室等您呢。”

  等人一走,周先生打趣道:“还是你这‘二当家’叫着文明。”

  “滚!”二当家生气了,后果很严重,一个晚上都懒得理某人。

  一直以来,因为沈璐的事情,父母对于沈沁安恋爱这件事总是讳莫如深,又怕好心办坏事,总觉得他们的宝贝女儿受到姑姑失败感情的影响所以才一直没有找男朋友。

  所以在年夜饭上,沈沁安也像往常一样吃的心安理得没有负担。

  沈大军酒过三巡,才鼓起勇气红着脸对沈沁安说:“这两天把那个什么,周子恒叫来家里一趟。”

  “什么?!”沈小姐的惊讶程度无异于火星撞地球,“你们怎么知道?”

  孟小沁开始收拾碗筷,她用筷子敲了敲女儿的头:“我看你保密措施做的不错,不去中情局真是可惜了,要不是你们丁老师告诉我们,保不齐你还能瞒十年。”

  “这又关丁逸飞什么事?你们怎么认识我数学老师的?”沈沁安要疯了。

  “不是有次你数学考倒数被请家长嘛,我和你爸都去了,就是那小丁老师接待的,前几天买年货又碰上了,人家说8月份你和周子恒你们两个还回学校了,那老师同学都知道你和他高三那年就谈恋爱一直到现在,就我和你爸不知道。”妈妈越说越不忿儿,气得连碗都不洗了。

  “女儿有对象是好事儿,只要不走她姑姑的老路,找个对她好的就行。”爸爸的眼睛也突然红了。

  “哎呀你看看你,你好端端的提沈璐干嘛?”妈妈佯装生气,主要是怕安安心里不舒服。

  沈沁安深吸一口气,认真地告诉二老:“周子恒他对我真的挺好的,我也是花了十年才敢把自己交付给他,他已经向我求婚了。”她从兜里掏出戒指重新戴上。

  爸妈终于喜笑颜开,妈妈张罗着去准备明天的炖菜,爸爸盯着沈沁安给周子恒打电话,没想到是大姐接的:

  “哎呀,是安安啊,子恒他在洗碗,你等着,我去叫他……”

  周子恒连忙擦擦手,接了过来“喂,吃过饭了?”

  “嗯,我爸妈说让你明天来我家拜年。”

  “好啊好啊,我们一定去,我现在就准备礼物去!”大姐迫不及待地答应。

  一大早,两家都谢绝了所有亲朋好友的拜访,眼看着周子恒从后备箱里拿了十几种各式各样的礼品袋惊讶地说不出话,爸妈正在跟周子恒的大姐寒暄。

  沈沁安凑过去,指着一堆礼物,难以置信。

  “要不是我拦着,我大姐都快把她们家超市给搬空了。”周子恒解释。

  留下三个长辈在楼下交谈,周子恒的爸爸年纪大了,他妈妈在他高一的时候就过世,姐姐结婚早,所以家里的大情小事都是姐姐帮着操办,俨然长姐如母的风范和担当了。

  周子恒第一次来沈沁安家,家里的房子是妈妈负责装修的,老一辈人的眼光都一样,富丽堂皇,但是她自己的房间却很小清新。

  “你爸妈怎么知道你谈恋爱了?”周子恒一直没来得及问她,他当然知道,沈大小姐不可能不打自招。

  沈沁安翻了个身,说到这个,她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你说巧不巧,我爸妈在街上碰到丁逸飞了,他居然问我爸妈要喜糖,把我妈说的一愣一愣的,你说他真奇怪,我们都没问他要喜糖呢。他还说,当初是看咱俩成绩还不错,所以就没把咱俩谈恋爱的事情告诉家长。”

  周子恒撑着脸,瞪着眼睛问道:“丁逸飞真这么说?那我还真得感谢他这个好助攻呢。”

  也许是怕两个人在楼上乱来,沈妈妈饭还没做好就叫两个人下去,躺了半天,头发都弄乱了,在楼梯的时候沈沁安专门理了理。

  大姐已经把自己弟弟的情况锦上添花地告知了对方父母,二位十分满意,一顿饭吃的和和睦睦,临走的时候,妈妈还包了一盒蛋黄酥给周子恒拿回去。车上,周姐姐一直笑得合不拢嘴,难以置信地说:“前段时间听人家说了她姑姑的事情,还以为他们家会不好相处呢,今天一见,这全家人性格都好,尤其是安安,这姑娘又好看又大方,能力还强,你要不是我弟弟,我指定找个更好的对象介绍给他。”

  周子恒顿时无语,但他还是交待道:“大姐,以后千万不要在安安面前提她姑姑,这事儿在她心里估计一直都没过去。”

  “所以啊,你以后要是敢欺负人家,你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大姐说完让子恒快点开车回家,老父亲还在家估计没吃上饭,她欢欢喜喜地抚摸那盒蛋黄酥,高兴地说:“咱爸最喜欢吃这种甜甜咸咸的东西了,只可惜现在吃什么都没胃口了。”

  初六下午回到家,沈沁安收拾行李箱,刚一打开,大红的户口本映入眼帘,临行的时候,爸爸偷偷塞进去的,这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四十

  3月15号,沈沁安交待完公司的活儿坐上飞往意大利的飞机,孙翰坐在她身边,沈沁安逗他:“哎呀,这3.15活动再重要也比不过青梅竹马的恋人心啊!”

  孙翰已经百毒不侵,他随手翻开杂志,不去理会女神的调侃。沈沁安想起来了,孙少爷已经在慢慢脱手盛世的业务,他很快就要去德国的工厂学习了。

  而这是林贝妮去德国继续学业之前最后一个大秀了。事事圆满,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感觉真好,她笑着看着自己手上的钻戒。

  不过这次轮到孙翰来调侃她了:“哎呦喂,是哪个倒霉蛋被你套住了?估计以后日子不好过啊。”

  要不是空姐过来检查安全带,沈沁安一定把孙翰打晕在这飞机上。

  飞机很快起飞,沈沁安习惯性戴上耳机安然睡去,飞行时间差不多20多个小时,中途还要中转一次,这段时间没什么好消遣,沈沁安除了吃就是睡,为此她昨晚通宵加班,终于把活动计划和具体执行方案整理了出来。

  飞机中间,一位黑衣男士礼貌地问空姐要了一杯咖啡。

  到马尔彭萨机场是时间是当地时间早上7点多,沈沁安睡意朦胧,孙翰稍微清醒一点,下了飞机,要不是空姐们叽里呱啦讨论着,沈沁安几乎会认为自己还在国内。

  孙翰也懵了,对面那个一身黑衣酷帅的男生,不是周子恒是谁?

  “你怎么也来了?”沈沁安顿时没了睡意,兴奋地跑上前抱住他。

  “同一班飞机,我怎么没发现你?中间还中转了一下,你难道不吃不喝不上卫生间吗?”沈沁安怎么也没想到,同处二十多个小时,她居然都没注意到他。

  “还不是因为你睡得跟个死猪一样。”孙翰现在已经越来越不客气了。

  这都是林贝妮搞的鬼,后来沈沁安才知道,原来,她给周子恒也寄了一份请柬。

  大秀当天,沈沁安穿上那间高定时装,林贝妮特别安排她的化妆助理过来给沈沁安装扮,周子恒先生居然难得地穿上了西装礼服,整个人看起来很不一样,但是沈沁安承认,周先生的确很英俊潇洒,别的不说,一米八三的个子放在那明摆着呢。

  男生比较好收拾,所以周子恒就静静地看着沈沁安化妆,女孩的眼睛很大,眉骨较高,欧式的双眼皮让整张脸看起来很立体,看着看着,周先生居然思绪飘飞,顿时恍惚起来。这个画面真的是太美好了,令人向往。

  周先生对于女生的穿着一向没有了解和研究,他身边的程序员95%都是男生,所以他无法用准确的语言形容沈沁安穿的这件礼服和今天的她,总之,貌若天仙会不会夸张了点?

  见惯了孙翰穿西装,但是今天的他还是看出来下了功夫的。

  无论如何,今天的主角是林贝妮,她不愧是超模,每一套婚纱礼服都演绎的特别棒,林贝妮是常常的天鹅颈,锁骨和蝴蝶骨超级性感,身材更是无可挑剔。

  设计师携全体模特谢幕之后,林贝妮才在T台远远朝他们三个打招呼。大秀结束后,林贝妮拉着孙翰拍照,说是最后一场秀要多拍点照片留念。沈沁安为了给两人留够空间,连忙拉着周子恒走出秀场。

  外面的广场上,来自各国的旅人和当地人悠游闲逛,周子恒跑过去买了一个甜筒递给沈沁安。

  两人手拉着手走在人群中说说笑笑,突然有一个戴着渔夫帽的中国小姑娘跑过来跟沈沁安说:“姐姐,你好漂亮,我观察你半天了,你男朋友也很帅,能不能让我给你们拍个照啊。”女孩指了指胸前挂着的拍立得。

  两人相视而笑,在女孩的指导下,两个人相拥着以大礼堂为背景拍了一张照片,女孩排完,抽出照片看了看,表示非常满意。

  照片上,蓝天白云下,大礼堂庄严肃穆,两个人身着华服,齐齐望向镜头,笑得很甜。

  小女孩跑开了,但是在不远处又转过头,大声喊:“你们今天就是新郎新娘,要幸福哦!”然后双手在头顶比心。

  沈沁安拿着照片爱不释手,口中低声喃喃:“连婚纱照都省了。”

  “什么?”周先生假装没听见。

  沈沁安红着眼抬起头,笑着对他说:“我说,周子恒,我们登记结婚吧,不拍婚纱照,不办婚礼,不度蜜月,就去登个记好不好?”

  周先生抱住她:“那岂不是太委屈你了。”

  “只要跟你在一起我就不委屈。”

  “那是不是还得回家拿你的户口本?”周先生说。

  “我妈已经给我了,回去拿你的。”沈沁安回答。

  “我的更不用,把公司迁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当地落户了。”不得不佩服自己,当时真的是太有远见了。

  于是,在回国后的第二天,确切地说,是2019年3月21号,两个人正式登记结婚,这天恰好是春分,春分,昼夜分寒暑平,阴阳相半,是个不错的日子。

  “要公开吗?”从民政局出来,周子恒依然抑制不住自己颤抖的心。

  “什么意思?”周太太不解。

  “我是说,你一直喜欢低调,结婚这事要不要跟大家说。”周先生解释。

  “我都可以,随你。”

  “嗯,那我看着办了。”

  等回到办公室,周子恒先生第一时间掏出手机对着两张红红的证书多角度拍摄,其实都看着都差不多,终于他选出来自己最满意的一张,发了一个朋友圈:

  “官方认证,如假包换。”

  一分钟不到,手机各种铃声此起彼伏,一上午什么也干不成,就忙着接电话,回复信息说谢谢了。

  沈沁安当然也看到了那条朋友圈,他们俩共同的好友不多,所以不知道那下面已经有百十条留言,虽然周先生的微信好友并不多。

  她想了想,把那张照片下载下来,然后,沉思了一下,自己也发了一条。

  杨浩看到周子恒的朋友圈,差不多是第一时间赶到他办公室见到他本人,兴奋地说:“你小子不容易啊,十年了,终于修成正果,不过,你这水平不行啊,你看咱们沈大才女发的,多么有内涵。”

  “给漫长的十年一个结尾,给不长的余生一个开始,周先生,余生请多多指教……”

  杨浩大声念出来,公司里的男男女女全部跑过来堵住了他的办公室,周先生憋了那么久,终于抑制不住地大笑,尽管眼角褶子横生。他终于赢了,打败了时间,打败了猜忌,打败了不安,整整拼杀了十年,才终于赢得了与沈沁安小姐共度余生的资格。

  林贝妮看到后,差点在飞机上跳起来,此刻她与孙翰正在飞往德国汉堡的飞机上,林贝妮突然哭了起来,她说:“安安姐真的是太不容易了,她终于可以跟自己爱了那么多年的人幸福地在一起了。”

  孙翰只好把她抱在怀里安慰,他们两个人,终于也可以有一个美好的开始了。

  当然,薛楠也看到了,她其实已经很久都没看朋友圈了,沉思了许久,才小心翼翼点了一个赞但又很快取消了,这时候医生过来抽血,她收起了手机放到一边,针管那么粗,她疼得龇牙咧嘴。

  四十一

  本来是想着不办婚礼的,毕竟两个人工作那么忙,但是大姐坚决不同意,她伙同沈爸爸沈妈妈,以十分强硬的态度打败了这两个人所有的进攻,“行,你们忙可以,婚礼什么都不用你们管,当天能出席就成!”

  因为不放心,周姐姐还在婚礼前一天那么繁忙的情况下,亲自开车把两个人押解回去。

  那天早上,沈沁安在唐宁和杨帆的帮助下,换上了那套熟悉的衣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沈沁安居然有些不敢相信,仿佛时光倒流,永远停留在那个美好的青春年少。

  门外,新郎和伴郎在叫门,沈沁安终于越来越紧张心里扑通扑通直跳,她很期待看到他究竟是怎样的反应。

  门被打开,周子恒先生手捧着鲜花出现在门外,他看到屋里的那个女孩,长发飘飘,略施粉黛,穿着那件熟悉的校服,笑意盈盈地站在他面前,她从来没变过,十年了,依旧那么青春美好。

  周子恒的鼻子有些发酸,他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向那个女孩,忍不住拥在怀里。十年漫漫,年少依旧,时光再长,有彼此在,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怎么还留着高中的校服?”内心终于平息,周先生才想起来问她。

  “我拜托顾老师帮忙找的,我的早被我妈丢了。”女孩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那一会儿就穿这个上场?”周子恒捧着女孩儿的脸,温柔地问。

  沈沁安摇摇头,“还得穿婚纱,我爸爸说他等了快三十年终于等到这一天。”

  沈爸爸强忍住眼泪将女儿的手交到周子恒的手里,当地的婚礼司仪喜欢煽情,宾客们都已经泣不成声。

  两人并排而立,灯光暗了下来,大屏亮了起来。

  伴随着舒缓的音乐,一张一张照片依次出现在大屏上,两个孩子由小到大,从小学到高中,家长们再一次回望自己孩子的年少时光。然后音乐变了,照片换成两个人高三时候各种情景,其实两个人不在一个班,同框的机会很少,郭笑笑就找到他们学校各种活动各种场景的照片然后拼贴在一起,这些照片有的来自各自保存的文件夹,有的来自他们的同学或者老师,郭笑笑为了弄这些整整忙活了一个多月,最后一张照片是在米兰的那张,那个小姑娘帮忙照的,最后是一句话作为总结:

  “相爱十年,永远年少,漫漫余生,此生不换……”这句话一听就知道是顾旻喻写的,沈沁安的文风多少受到她的影响。

  沈沁安终于忍不住流下眼泪,她想起姑姑最后跟她说的那句话:“其实年龄大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否真的爱你。”

  姑姑,他爱我,他真的爱我,你看到了吗?

  台下,众人都被他们的爱情与坚持打动了,老程、顾旻喻、丁逸飞、杨帆、杨浩、唐宁、老黄、张飞……孙翰和林贝妮在德国没有赶回来,但是他们拍了视频表示祝福。

  至于最后到底住在哪儿,这个事情一点也不难办,笑笑是在6月底搬到沈沁安那里的,周子恒在送她的时候顺便就把沈沁安的东西收拾了,其实就六个大箱子,来回两趟就搬完了。

  然后,婚后的同居生活就没羞没臊地开始了,但是第一天晚上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习惯。

  “今天不会停电吧?”因为气氛有些尴尬,所以周太太没话找话。

  周先生连忙回答:“不会不会,水电煤气网络物业费都缴清了,不会出现欠费的情况了,这些在支付宝上都可以交。”

  “哦,这样啊,你看过日子还挺花钱的对吧。”周太太继续找话。

  周先生一脸认真,“是啊,要不咱们跟笑笑收房租吧,不能让她白住。”

  沈沁安霎时坐起身来:“我不是这个意思,那套房子就给笑笑住吧,再说了,大姐不是送咱一个车位作为新婚礼物嘛。”

  周子恒也坐了起来:“一个车位怎么能跟一套房子比呢,更何况还是市区的房子,怎么算都是咱们亏啊。”

  “那能怎么办,还不是因为你们老周家人多势众。”某人故意生气。

  周先生也不拆穿,就坡下驴:“那要不我想办法补偿补偿你?”

  “怎么补偿?”

  某人嘿嘿一笑,“你说呢?”

  周太太脸一红,顺势躺好,关灯,盖住被子,“睡觉!”但是周先生却不想善罢甘休。

十年前的那朵花还在静静地开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