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对不起,只是因为太爱你

  二十五

  周子恒把老胡送回家,他已经完全不省人事,他爱人非常感谢他送他回来,两个孩子听到动静也跑了出来围着爸爸,奶声奶气埋怨爸爸不该喝酒,他爱人招呼两个小朋友跟周叔叔再见,他们乖乖照做,一看就知道家教很好,嫂子这么多年的全职太太做得非常称职,是老胡最坚实的后盾。

  从老胡家出来,周子恒在老胡家小区的花坛上坐了很久,夜深了,蛐蛐的叫声很聒噪,他终于下定决心,走出大门,拦了一辆出租车。

  陈浩其实在很久之前就把具体位置告诉他了,一直没想过要来。

  他摁响了门铃,很快,门开了,里面的薛楠穿着睡袍,一脸迷茫地看着他:

  “子恒,你怎么来了?”她整了整衣服,把门拉开:“快进来,我刚刚开了一瓶酒,是我们同事从法国带回来的,你可真有口福。”

  周子恒稍稍站定,才决心进来,他迅速扫视了一圈,薛楠的家真的很大。

  “对了,你怎么这么晚来了,上次我搬家,陈浩说你很忙没时间过来,我还想着等忙完这一段单独请你呢。”薛楠边说边给周子恒倒了一杯酒。

  其实他已经有一些意识昏沉,但是却没有拒绝,一饮而尽之后,他看到餐桌上打开的笔记本电脑,问道:“这么晚了还在工作?”

  薛楠连忙上前合上了电脑,笑着回答:“习惯了,夜里工作我的意识更清醒。”

  “你们为什么要从BOM撤资,你不知道这样对他们的打击的致命的。”终于,周子恒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薛楠深吸一口气,放下红酒杯,冷笑地说:“我就知道,你无事不会登我这三宝殿,你是为了师兄对吧?”

  周子恒不再隐瞒自己的情绪,他快步上前握住薛楠的双肩,质问她:“你清楚BOM和我师兄他们的能力,为什么不给他们一个机会,这件事如果成功,一旦上市你们会赚的更多。”

  “我当然相信老胡的能力,但这是整个行业的问题,连我们也没有办法,当初决定投BOM,除了他们先进的理念和整合各方资源的能力,我们也是怀抱着这样的美好希望的,可是现在呢,情况并没有我们之前预想的那么美好,短期内,这是一个无底洞,我们还有其他投资项目需要补充资金,不可能再往里砸钱了。”薛楠认真地解释道。

  “那当初为什么会匆忙上马,你们不做市场调研吗?再说了,你凭什么觉得这个项目不会成功,我从接手这个项目一直在研究这个行业,他们的理念非常先进,商业模式独树一帜,凭什么你们觉得不行就不行?”周子恒借着酒劲儿大胆起来,从来他对薛楠都是保持绅士礼节,从来不会像现在这样疯狂摇晃她的双肩。

  “不信你可以去问沈沁安,她在这行比我专业!”薛楠吼道,眼前这个人太大力,她只好想办法摆脱他。

  听到沈沁安的名字,他才渐渐冷静下来。薛楠又喝了一杯酒,继续说道:“我不得不承认,沈沁安真的很专业,她为BOM在14个城市的布局做了充分的调研和准备,她渐渐看出来传统家具市场其实树大根深,新零售在短期内不可能撼动,她想了不少办法,甚至亲自跟地产商谈判,因为即使BOM在短时间之内能够吸收足够规模的物流和安装人员进入,保障销售流程闭环,但是终端用户的消费习惯一时很难更改,所以必须要追溯上游,跟地产商或者装修公司合作;可是你知道吗?老牌的家居企业就像盛世这样的,他们完全能够给出比BOM更优厚的条件,他们虽然答应给BOM供货,但是,你觉得盛世家居有可能直接忽略下面的经销商而选择只有一个先进商业模式的BOM吗?这样一来,BOM还有什么优势?”薛楠其实在半个月前都已经拿到了沈沁安的这份四十多页非常详尽的市场调研。沈沁安当时存了一份私心,她不想打击BOM和各方人员一直所做的努力,所以这份报告并未提交,但是薛楠他们的人却通过汇智扬名的老黄,高价买走了这份报告。

  “沈沁安的公司拿到BOM的尾款之后,已经迅速调整战略,加深与传统家居品牌的合作,她是个聪明的人,你不应该质疑她的选择。”薛楠补充道。

  周子恒此时此刻已经无话可说,他伸出双手,带着乞求的语调对薛楠说:“如果真的是这样,我无话可说,但是我相信你们会有更好的方式善后,老胡他不能失业,他还有一大家子要养活,还有他下面的团队,他们都是无辜的。”

  薛楠缓缓走到他面前,她何曾见过这样的周子恒啊,醉酒而且无助,他在求自己啊。薛楠试探性地问面前的这个男人,他眉头深锁,呼吸急促,因为喝了太多酒几乎已经站不稳,她说:“周子恒,你是在求我对不对?”

  周子恒已经无法睁开双眼,他双目迷离,满脸通红倒在薛楠的怀里。

  二十六

  周子恒费力睁开双眼,头太疼了,他实在没办法坐起身来,好不容易有些清醒,他环顾四周,完全陌生的家具和床品,显然,这不是自己的家。

  他想要下床,掀开被子却发现自己没穿衣服,他有些慌乱,开始回忆,知道自己酒醉进了薛楠的家里,却完全忘了后面发生的事情。

  “你醒了?”薛楠推门走了进来,他连忙盖好被子。薛楠看了他一眼笑了,“你昨晚吐了一身,我帮你把衣服洗了,已经干了,快穿上吧。”

  周子恒终于开始责备自己,他不应该这么失去理智,赤身裸体地躺在别的女人的床上。穿好衣服走出房门,周子恒简单告别了一下就匆忙下楼走了,只留下呆坐在餐桌前喝咖啡的薛楠,她已经换好了衣服。

  坐在出租车上,他收到沈沁安的微信:

  “对了,有件事忘了跟你说,学校的十周年庆典你要不要回去?你们程老师专门托我问你。”

  他揣起手机,头疼地靠在后座,司机通过后视镜察觉到他不舒服,好心询问他是否要去医院。

  他回到家里睡了一天,确切地说是闭上眼睛躺在床上,他将手机关机,压在枕头下面,什么事情都不愿去想。

  沈沁安自然一整天都没有收到他的回复,她有些不放心,收拾完家里,她驱车赶到他家,想了想,又在楼下买了一份皮蛋瘦肉粥。

  入户门已经录入了她的指纹,她打开了门,屋内一片漆黑。

  “子恒,你在家吗?”她摸到了开关,打开了客厅的大灯,换好鞋,把粥放在餐桌上走向卧室。

  “别开灯安安”他要求。

  沈沁安感觉不太对,她只好摸索着坐到床边,摸到了他的脸,沈沁安惊惶地坐起来:“周子恒,你又发烧了。”

  周子恒却一把拉住她趴倒在自己身上,抱紧,然后用力亲吻,嘴巴里,还残留着淡淡的酒精味道。

  “你喝酒了?”她喘息着问道。

  “安安,你知道吗?我真的好爱你,我爱了你整整十年。”他却答非所问。

  “我知道。”沈沁安老实回答。

  周子恒坐起来喝下那碗皮蛋瘦肉粥,沈沁安拉开窗帘,透过落地窗,居然还可以看得到远处天上的星星,高新区其实还没有被完全开发,并没有那样稠密的霓虹闪烁和万家灯火。

  “这两天的天气肯定特别好,只是学校庆典那天不要那么热就行了。”连续几天的阴雨让许多人都跟着情绪不高,但是沈沁安总能像一个小太阳那样给人光芒。

  2008年8月8号,学校邀请所有高三毕业生在学校多媒体教室观看奥运会开幕式,实验中学这一届的高考成绩非常不错,本科过线率是100%,重点大学录取率突破历史新高。这一届高三每一科老师的教学能力都不容置疑,值得昭赏,但是老师们还是会打趣:

  “咱们的文科一姐真是厉害啊,居然能压中高考作文题,连主题立意都不差!”

  奥运会的开幕逐渐把全国同胞从大地震的悲伤中短暂转移出来,师生们看到大屏里跳动的烟花、国家领导人自豪的笑脸、击缶的震撼、圣火的点燃、奥运健儿的出场……拼命呐喊,笑声与泪水一齐绽放。周子恒就那样认真地看着身边的沈沁安或笑或泪,她的长头发、米色的棉布长裙、手腕上的黑色皮筋在那个夜晚分外生动,他多想一辈子留她在身边,但是一个月后两个人就开始了长达4年的异地恋,因为两个人的大学不在一个城市,甚至不在一个省,人家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周子恒那一晚用一个吻跟沈沁安告白了,却渐渐少了陪伴,直至误解、分离……

  最后,音乐老师带领大家唱《歌唱祖国》,虽然那时已经凌晨一点多,但是这终成为这个学校全体师生从未有过的狂欢,顾旻喻说,这一届的孩子从出生到长大都赶上了祖国最好的年华,而终将越来越好。

  虽然大家故意不去注意选择偷偷坐在一起的两人,但是很多人还是看到终场,男孩偷偷印在女孩脸上的那个吻,顾旻喻、老程、丁逸飞还有薛楠……

  二十七

  快要出发的时候,沈沁安还在自己的衣橱面前迷茫,女生对年龄的介意原本就是男生所不能理解的,更何况是这个极少关注女生且天天与一大群无趣的程序员泡在一起的钢铁直男:“真的,安安,你穿什么都好看。”

  沈沁安努努嘴:“你们男生都喜欢这么敷衍。”

  周子恒想了一下,然后提议道:“你穿那个粉色牛仔裙配白T恤,然后戴一个棒球帽。”

  沈沁安楞了一下,这个衣服她只穿过一次啊,还是在晚上,他怎么会知道,但是没有细想,按照周先生的建议穿搭好了,果然跟那个导购所说一样:“起码年轻十岁。”

  她还是十年前那个单纯善良的沈沁安,时间的洪流不舍得冲刷她的美好,但是,自己却老了。

  所以当周子恒牵着沈沁安并排走在学校的塑胶跑道上的时候,一黑一白,一个成熟稳重,一个单纯可爱,将近20公分的身高差还是吸引了不少师生频频侧目。

  “青春真好啊。”沈沁安在看台上扶着栏杆,不由自主感叹道。

  “周子恒!”两人顿时一惊,这么中气十足的声音不是老程还能有谁。他有些埋怨:“你小子出息了是吧,这么多年没消息,回来了也不跟我说一下。”

  周子恒连忙上前低眉颔首,沈沁安笑着看他,却没想到被顾旻喻拍了一下肩膀,她转过身来,顾老师更成熟了,眉眼间尽是温柔,她好像一直在带毕业班。

  “我一下子就认出来你了,这么多年,你居然一点没变,还是那么漂亮。”

  沈沁安不好意思地笑了,捋了捋头发,尴尬地说:“我是不想被这帮学弟学妹们叫阿姨才这样穿的。”

  几个人寒暄了一下,老程把顾旻喻叫走了,说是该去准备了。两个人转身走了没多远,老程轻抚胸口,长舒一口气:“幸亏当年没有棒打鸳鸯。”

  顾旻喻懒得搭理他:“我都说了,孩子们都有分寸,只要不耽误学习,再说了,你不是也说小周的语文成绩提高的很快嘛,他高考语文能考120,我跟你说我想都没敢想。”

  沈沁安溜达着碰到正在指挥学生们在主席台挂灯笼的丁逸飞,没想到他上完研究生又回来当老师了,她笑着走上前打招呼:“丁老师,听说您结婚了,恭喜恭喜。”

  丁逸飞上下打量了她一下,不可思议地说:“沈沁安,十年了,你居然一点没变啊,怎么样啊,谈对象了吗?”

  刚好这个时候周子恒买完水过来,微微低头跟丁逸飞打了招呼。

  “能坚持这么多年不容易啊,祝福你们。”丁逸飞脸色微变。周子恒揽过沈沁安的肩膀,笑着说:“多谢丁老师,也祝您和师母恩爱百年。”

  等走远了,沈沁安不解地问道,“你那是什么祝福的话啊,老气横秋的,丁老师只比咱们大三四岁,再说了,你们又不熟。”

  “大一天那也是老师,再说了,你怎么知道我们不熟,我们还一起打过篮球呢。”周子恒歪着脸不怀好意地笑了。

  沈沁安有些惊讶,追上前问:“一起打篮球!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唉,就是你去补办身份证的那天下午。”

  “是吗?那你们谁厉害?”沈沁安记得当年丁逸飞篮球打得不错,迷倒了很多同学和老师。

  “当然是我喽!”这一刻的周子恒居然难得的幼稚。

  典礼开始了,老师和学生们表演的节目都非常精彩,主持人是一男一女两个高三学生,看起来很登对,串词流畅,气息很稳,沈沁安不由地羡慕起来,虽然她当年也做过学校活动主持人,但是那个时候穿的是校服,哪像现在,小礼服多精致。

  周子恒看着目不转睛的沈沁安,低声问道:“你记不记得刚上高三那次的中秋晚会吗?还是咱俩一期主持的呢。”

  “是吗?”沈沁安并未在意,她都没转头,“我主持的活动多了,再说了,天那么黑谁能看见脸啊?”

  好吧,周子恒无奈。

  小提琴独奏结束,主持人上台,介绍说接下来是优秀毕业生代表发言,前面的抬头很长,但是周子恒和沈沁安就听清楚最后两个字:“薛楠”。

  10年前,作为理科一班的班长,全年级第一名,薛楠常常在沈沁安的介绍之后登台发言,这么多年过去了,依然没变,她一直那么优秀,气质如兰。

  沈沁安静静聆听她的发言词,她说:

  “……我们这一届学生历经了最美好最难忘的一年,那一年,除了在书海中拼搏挣扎,废寝忘食,我们还遇到了非常多可爱的朋友,可以一起朝着各自美好的愿望奋斗,成为更棒的的自己,同时能够有能力建设我们的祖国。当我在国外留学,祖国的日渐强盛给了我们留学生坚实的底气,心中日夜挂牵的朋友支撑我们在异国他乡不那么孤单……”

  她的目光澄澈,眼神坚定,沈沁安突然很佩服她,据说她在国外留学,一个人吃了不少苦,而且在风云诡谲华尔街,资本主义虎狼的啃咬下,从未退缩,成为声名显赫的操盘手,更难得的是,多次拒绝国外投行的高薪挽留,毅然决然回到国内。她的确是他们那一届,所有毕业学生中,最有代表性,而且最有资格发言的那一个,沈沁安发自内心给她鼓掌。

  回去的车上,周子恒再一次问沈沁安:“你真的不回去看看你爸妈?”

  “不去,他们又要唠叨没完了!”尤其是从普吉岛回来后,爸妈难得加入小姨的阵营,他们怕万一有什么意外,他们的宝贝女儿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

  “那你呢?”沈沁安反问他。

  “我也不回,我大姐更烦人!”

  二十八

  回去之后,两人逐渐回归到繁忙的工作当中,沈沁安更忙了,老黄通过关系接了一个娱乐公司的推广项目,这其实不是沈沁安擅长的领域,虽然通过很多品牌选择代言人的时候接触过不少明星和他们背后的团队,但是沈沁安还没有完全独立运作过这种项目,不过公司员工空前高涨的热情给了她不少自信心,她开始没日没夜地研究模特林贝妮从出道到现在的所有经历,从网页介绍到视频资料,还有她们公司给她的定位。

  其实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公司,都是一个可以运作的品牌,想通了这一点,沈沁安心里放松不少。

  这天,周子恒告诉她,晚上老胡想请吃饭,特别要求一定要带沈沁安来,其实她心里有些自责,但是还是去了。

  老胡的气色看起来不错,他知道沈沁安喜欢吃火锅特地定在海底捞,看着周围热闹欢畅的人们,三个人居然难得点了一瓶红酒。

  “我今天正式从BOM离职,手续都办完了。”老胡边涮毛肚边说。

  沈沁安停下筷子,抱歉地说:“对不起啊老胡,我不知道老黄把那份报告卖给了宏轩。”

  老胡倒不介意,他笑着说:“其实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宏轩撤投是迟早的事情。”他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于是转过来问周子恒:“你是不是找过薛楠了?”

  周子恒突然一愣,但又很快端起酒杯,“哪有,你想多了吧。”

  “那最好,我跟你说子恒,完全没必要,不过我们团队这次的补偿金确实还不错,兴许是看中我们的实力,BOM推荐我们去参与了一个政府的重点信息建设项目,待遇也算差强人意,起码兄弟们过渡得还算顺利,我也放心多了。”老胡夹起毛肚,估计是煮老了,沈沁安看他嚼着有些费劲。

  “恭喜你啊老胡,是金子在哪里都能发光的,我提议我们干一杯吧,反正今天都没开车!”沈沁安举起了酒杯。

  吃完饭,沈沁安因为公司还有事选择打车回去加班,周子恒和老胡并排走在街上,老胡若有所思地说:“子恒,刚才沈沁安在我就没多说,你肯定为了我去找过薛楠,否则她不会也完全没必要在董事会上替我们说好话,公司其他14个城市集中裁撤免不了劳动仲裁,但是薛楠却提议把补偿金重点都放在我们这边,我虽然非常感谢她,但是我还是想说,老弟,别犯糊涂,沈沁安才是最适合你的人,跟她在一起你不会有任何负担,她成熟懂事又不世故,这很难得,这么多品牌商在提到她都赞不绝口,你可要抓紧了,盛世那边还虎视眈眈盯着呢。”老胡说着说着居然笑了,他想起一件很好笑的事想跟周子恒分享:“前两天我听说两年前有个品牌的营销总想潜规则沈沁安,就说晚上去他房间讨论,结果你猜怎么着,这傻丫头带了七八个同事而且都是男生去了他房间,当场就被轰了出来,哈哈哈。”

  周子恒也笑了,笑得那么苦涩。

  回到家,周子恒闻到自己衬衫一身火锅味,脱掉丢在沙发上,随意从衣橱拿了一件体恤准备换上,这时候,门铃响了,他以为是物业过来检查中央空调的出风口就慌忙跑过去开门了。

  是薛楠,她穿着西装套裙站在门外,手里拿着一瓶高档红酒。

  周子恒楞了一下,连忙套上衣服。

  “你怎么来了?”周子恒有些不快。

  薛楠笑了一下:“礼尚往来啊,你不记得前段时间你还去我家探望过我,这瓶酒是送你的礼物。”

  薛楠笑着把酒放在餐桌上。

  “谢谢,不过我戒酒了。”周子恒想要拒绝。

  “是吗?都戒酒了你还一身酒味?再说了,喝点酒挺好的,只要不误事就行。”薛楠气场很强,字字刀锋凛冽。

  周子恒没有再接话,但是薛楠却并不在意,她走向那块地毯,笑着穿着高跟鞋踩了上去:“这块地毯真好看,你品味有提升啊。”

  “太晚了你该回去了,一个女生太不安全。”周子恒有些不耐烦,“改天我再专门请你吃饭作为感谢。”

  薛楠又笑了一下:“有什么好谢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再说了人家老胡不也一直帮你来着嘛。”

  周子恒不再说话,只好沉默。薛楠大致浏览了一下便不再久留,她走了之后周子恒在沙发上坐了许久。

  汇智扬名灯火通明,这几天居然连老黄都留下来加班,所以薛楠来拜访的很是时候。老黄带着她在公司上上下下转了一圈,她在沈沁安的办公桌上看到她和周子恒的合影,应该是那天在校庆上照的,那天她就穿的这么特别,跟高中的时候很像。

  “薛总,您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我们公司?你看我,一点准备都没有。”老黄客套地说。

  薛楠倒是职业:“黄总看您说的,我也是通过BOM才能接触到贵公司,要不然真是不知道行业内还有这么专业的品牌推广公司。”她突然停下来向会议室看去,那里面,沈沁安正带着项目组的同事们开会讨论,她阐述一番之后,下面的人都跟着点头鼓掌,可见对她都很信服。

  “安姐一直都拼命工作,这么多年连个对象都没有,我都替他着急。”老黄看着沈沁安也有些头疼,外面的人不知道情况的,总是埋怨他这个老板压榨员工,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是吗?”薛楠低声说。

  二十九

  沈沁安也是第二天早上才知道薛楠昨晚来过,她抱怨老黄怎么不跟她说一声,她也想在老胡的事情上当面对薛楠说声谢谢,但是老黄也很委屈:

  “人家薛总是看你那么忙不忍心打扰你,我跟你说,虽然你们是同学,但是你跟人家可差远了,你看人家,气质高雅、人也漂亮、说话不紧不慢,关键是人家是金融高管,年薪百万;你再看看你,啧啧啧,除了长得吧,还可以,你哪一点能比得上人家,性子倔不懂变通、脾气差、处熟了就跟个爷们儿似的,最重要的是,人家的年薪是你的好几倍……”

  沈沁安放下茶杯,她的脸色已经不是太好看,老黄也自知失言,所以老实地闭上了嘴巴。

  安总反击开始:“老黄,你有没有良心啊,我挣得少还不是因为你抠,我脾气差不懂变通还不是怕那些品牌商欺负咱们,我像个爷们儿还不是因为你没把我当女人看,天天加班,天天项目,我跟你说,老娘今天不干了!”

  老黄连忙安抚:“安姐安姐我错了,快坐下,你也有你的好啊,要不然身家百亿的孙少爷怎么能对你青眼有加呢,是不是?”

  马屁拍到了马腿上,沈沁安更恼了,盒饭都没吃就走了。

  她其实并没有真的生气,只是下午约好了去见林贝妮,经纪公司同意她们先接触下,加深了解。

  为了显得重视,沈沁安开车拐回去换了身衣服,还是显得职业一点比较好,喷了点香水,补了补口红,简单收拾一下她驱车来到摄影棚,林贝妮今天要在这里拍个家居杂志的广告封面。

  林贝妮不愧是名模出身,每一件衣服,每一个姿势都驾驭的很好,沈沁安作为一个女人都觉得赏心悦目,作为模特,1米76其实不算太高,但是24岁的她看起来就是很有气场,又不乏小女生的俏皮感,总之沈沁安对她的第一印象很好。

  在她补妆的间隙,沈沁安通过经纪人的引荐跟林贝妮简单打了个招呼,林贝妮被化妆师收拾着新的发型,也只好简单摆了摆手。

  最后一个道具是一个两人位的布艺沙发,估计是杂志赞助商提供的吧,沙发是很明丽的颜色,化妆师为了突出沙发的设计感为林贝妮画了很浓的眼影,做了夸张的烫发,让林贝妮半躺在沙发上,表达出沙发除了设计时尚之外还有舒适的坐感。

  摄影师咔嚓咔嚓拍了几十张,但是主编和赞助商这边都没过,总觉得差点感觉,还要再试几套造型,可是林贝妮换了很多姿势已经疲惫不堪,她的助理都看不下去了,双方交涉了很长时间,林贝妮无奈地瘫坐在沙发上,不知所措。

  沈沁安在一边也很无奈,对于时尚和摄影来说,她只是一个不专业的局外人,不过对于家居起码还懂了一点,她也想尽快接洽上林贝妮所以她大胆地,但是弱弱地举起了手:

  “那个,能不能听我说一句?”

  大家一齐看向她,“你好,你哪位啊?”

  沈沁安没有直面回答,她只是走上前去,站到沙发旁边发表自己的看法:“我想请大家看一下这套沙发,颜色是柠檬黄,看起来虽然就一种颜色,但是在细节上处理的很有艺术感,这个扶手和后靠的弧度由浅及深,也符合人体工学,但是如果林贝妮坐上去她就是一个简单的黄沙发,问题出在哪里呢,其实我觉得还是因为贝妮本身太过于光芒四射了,本身衣服都够夺目了,妆感和发型还这么夸张,所以整个画面看上去没有重点,也不能突出模特的优势,所以,我建议可不可以把背景调成复古蓝,在色调上有一个对冲,给贝妮弄一个简单的造型,清丽一点就好,就像这样……”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在衣架上拿过来一个白衬衫,应该是上一个男模特留下的,然后又把化妆师脖子上的黄领带取了下来,递到林贝妮的面前,示意她换上。她心里很紧张的其实,毕竟这不是在公司,也不是在业内,人家不见得会给她这个面子。

  但是林贝妮居然照做了!

  她换好衣服出来,众人眼前一亮,去掉那些夸张的妆容,她的脸难得看起来秀气透亮,衬衫下的双腿白皙笔直,而脖颈间的领带正好与沙发的颜色辉映。

  “来吧!”她俏皮地给了众人一个讯号,摄影师开始更换沙发背景色,林贝妮根据自己专业的引导简单地倚靠在沙发靠背上,披散长发,双腿微曲,摄影师一下子抓拍了十几张,然后拿下摄像机一看,居然真的很不一样!

  不到半个小时就拍完了,主编和赞助商看到电脑里的照片赞不绝口,摄影师也兴奋地说:“我觉得基本上可以不用P了,Benny的表现很好,只是一直都看她给大品牌走秀,那些造型都太时尚,突然一个简单的造型感觉更抓人,也没有喧宾夺主,不愧是名模。”

  所有人都上去跟林贝妮寒暄,只有沈沁安站在一旁看,这是已经快8点了,林贝妮已经都这么累了,估计她们今天也没时间深谈,所以她想上去打个招呼就走。

  “沈小姐,谢谢你,感觉你很专业。”林贝妮说。

  沈沁安连忙摆手,“我只是经常看品牌商拍产品图册罢了,今天没有弄巧成拙也是万幸了,林小姐,改天再来拜访。我先走了。”

  “等一下!”林贝妮叫住她,然后从化妆台自己的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她,沈沁安接过来一看,居然是林贝妮本人的,合作了这么多明星,经纪公司从来没给过明星本人的联系方式,所以沈沁安受宠若惊。

  千恩万谢地收好,然后笑眯眯的走出摄影棚。

  三十

  今天心情好,沈沁安一点也不想加班,这个时候子恒应该还没下班吧,记得他家冰箱还有一箱黄桃,反正他也不会吃,不如做成黄桃罐头吧。

  对了,还得再买个玻璃罐子。

  到地下停车场的时候,子恒的车已经停在那里了,难倒他已经回来了,也好,刚好给他一个惊喜,因为这段时间太忙,差不多一个多星期没见了。

  随便找了一个空余车位停下,拎着玻璃罐子走向电梯。

  沈沁安还没出电梯就听到女人的争吵声,这栋楼是一梯两户,对面还没入住,难不成是从子恒房间传出来的?入户门这么不隔音吗?

  原来门是半掩着的,子恒怎么这么不小心,那这女人的声音是怎么回事?沈沁安轻轻推开了门。

  “周子恒,我是一个女生,跟你提这件事我已经够难为情了,你还要我怎么办?”是薛楠的声音。

  “薛楠,那根本不代表什么,我什么也不记得了。”子恒的语气是不知道是在辩解还是在否认。

  “那你总该记得你赤身裸体躺在我床上吧?”薛楠大吼。

  “嘭!”沈沁安手里的玻璃罐子碎了一地。

  居然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了,沈沁安在门口站了很久,她愤恨地看着两人,这个场面真是太熟悉了,那天姑姑打开门不也是同样的场景吗?姑姑当时也是什么话都没说,但是差点把她的手攥碎了。

  姑姑转身就走了,把沈沁安留在原地。

  15岁的女孩子,迅速把门反锁了,然后报了警,又叫了一堆双方的亲戚。

  但是,现在要怎么办呢?还是反锁门报警吗?这又不是她的家,这个男人也不是她的谁。

  手机响了,沈沁安接通,电话那头不耐烦地大声喊道:

  “大姐,你占我车位了!你赶紧给我开走,要不给你车砸了哈。”

  “我马上下去挪车。”沈沁安淡淡地回答,挂了电话,沈沁安深吸一口气,转身走了。

  “安安,你听我解释,我没想过瞒着你,我只是怕伤害你!”周子恒终于回过神来,冲出来拉住她。

  沈沁安终于控制不住了,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喊道:“你在害怕我受伤的时候就已经在伤害我了!”

  她满脸通红,恶狠狠地甩开周子恒的手,一字一句地说:“周子恒,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了!”

  “沈沁安对不起。”薛楠也过来了。

  她又看了薛楠一眼,委屈地哭道:“还有你薛楠,我恨你,我诅咒你一辈子都不幸福!”

  “对不起安安,但是孩子是无辜的,我怀孕了……”薛楠蹲下来抱头痛哭。

  沈沁安面无表情地走进电梯下到负一,走向自己的车,用钥匙解锁。那个喝醉酒的男人借故过来发酒疯,只是他同伴看到沈沁安的样子拦住了他。

  拉开车门,系上安全带,发动车子,松开手刹,一脚油门疾驰而去。离开小区了还在忍,直到将车开上高架,沈沁安这才大哭起来,兴许是嫌自己哭得不好听,她打开收音机,交通广播正在放HEBE的《你就不要想起我》。

  “你真的有办法舍得不要?”声嘶力竭地哭喊。

  周子恒的脸像过电影一般在沈沁安脑海里盘旋,初见时,他红着脸抬头,再见时,他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中间这么长时间,十年了,这个人都没有变过,起码在她心里从未改变,但是就在这一刻,碎了,心也死了。

  太可怕了,这时候居然没有一个人可以倾诉,沈沁安把车停在路边,拿起副驾上的抱枕抱在怀里,不停抽动着身子,抱枕上绣着“盛世家居”的字样。

  然后,车在孙翰家门口停下,沈沁安有次拒绝孙翰的时候,孙少爷怒气冲冲地说:“沈沁安,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等哪天你失恋了可别来找我哭。”

  “那怎么行,不找你哭找谁哭,我失恋了也是你诅咒的。”沈沁安不以为意,当时看着难得生气的孙翰,还觉得很好笑。

  所以报应来了不是。

  沈沁安疯狂擂门,孙翰无奈地从沙发上起来开门。

  “孙翰我失恋了!”沈沁安看着里面的憨厚老实的孙翰,委屈地嘟嘴大哭起来。孙翰把他拉到沙发上哄了快一个小时。

  来来回回就是那么几句骂人的话,因为不知道具体情况,孙翰也不好妄自揣测,也不敢细问,只能顺着她的话帮她骂人出气。

  再去拿茶几上纸巾的时候,沈沁安这才注意到上面摆了好几个明星的照片,沈沁安记得,这几个都是盛世家居的代言人。

  “你们今年还要续约吗?”沈沁安问道。

  孙翰拿起那几张照片,无奈地说:“我也不知道,现在市场不好,竞品又多,如果不用明星代言,别人用了我们的市场知名度肯定会减弱,但是继续用呢,每年的代言费都高达几千万,公司企划部和财务部因为这个事吵了好几天了,我爸不管,让我拿主意。”

  沈沁安擤了一下鼻涕,破涕为笑:“看在安慰姐姐的份上,我就给你出出主意。”

  “真的!你不难过了?”孙翰不可思议。

  “工作使我快乐!”安大小姐说。

对不起,只是因为太爱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