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再见不是陌生人

  六

  沈沁安急急忙忙赶到办公室,除了项目部十几个同事之外,对面居然坐着孙翰,他稳如泰山,自信满满地看着包还没来得及放下的沈沁安,沈沁安白了一眼唐宁,唐宁借故闪躲了,底下的人也不自觉低下头,所以沈沁安只好开门见山问孙翰:“你来干嘛?”

  孙翰调整了一下座椅,双手撑在会议桌上,幽幽地说:“BOM叫我来的。”

  “什么?”沈沁安一脸惊诧。

  “BOM准备找我们做他们的供应商,前几个月他们已经在跟我们的二级经销商联系了,不过最近调整战略,准备直接对接厂商,所以就找上我了。”孙翰不紧不慢地回答。

  沈沁安略微沉思了一下,觉得他们这个方向是正确的,虽然跟厂家的谈判周期较长,但是起码会拿到厂家的折扣,如果销量保证,低于经销商的拿货价也不是没可能。

  沈沁安环视一圈,说道:“那我们直接开始吧。”唐宁插上硬盘,打开平台试用版,输入了一个ID,沈沁安的心猛然沉了一下,重重掉在胸膛内,顿而又恢复了平静,那个ID名称是:“野渡无人”。

  唐宁在过整个平台的时候,沈沁安几乎没有听进去,她虽然一直盯着大屏,但是唐宁在整个模拟购买的过程她一点都没有注意,随后,唐宁点开了家居建材的几个大类,品类细分倒也完整,唐宁在解说完顺势看向沈沁安:“安总,您觉得如何?”

  沈沁安顺了顺气,说道:“Banner不好看。”

  底下人惊呆了,这算对于这个软件本身,是非常低级的问题,而且跟整个软件开发无关。

  唐宁也许察觉到沈沁安的异常,于是补充道:“我也觉得轮播图不好看,而且产品解说图也很粗糙,估计这只是一个试用版吧。”

  但是孙翰却提出了非常中肯的问题,他说:“这都不是重点,是BOM公司品牌部的问题,VI设计太单薄了,但是你们发现没有,这个平台是基于一个非常理想的状态生成的,首先从产品来说,即使我们盛世家居能够提供全系列的产品,但是像一些陶瓷产品,我们基本上没有竞争力,好的东西都在广东顺德那一带;还有就是,即使产品满足,那配送呢,国外一直没有相似的线上平台出现,就是因为配送成本太大,家居建材不像其他,对于物流的要求是很严苛的……其实还有很多需要细想的问题。”

  不过沈沁安倒是说出了关键,她说:“以上这些都是我们应该跟BOM讨论的问题,牵涉不到软件本身,它只是基于甲方的要求做的尽可能合理顺畅而且有客户体验感,不如这样吧,我们分一下工,从三个角度给BOM反馈,首先是VI方向,拉着咱们品牌部的人一块过来,家居产品的介绍必须要有空间感;其次就是购物流程,因为这是一个APP,那这个购物体验就必须要好才能有竞争力;最后,我会从产品、配送、售后几个方向提出问题,给出建议,这样,今天统一加班,明天中午12点我们再碰一下,散会!”

  话音刚落,唐宁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样,弱弱地问向沈沁安:“安总,软件开发公司问我们都什么意见?”

  “叫什么?”沈沁安急忙问。

  “什么?”唐宁一脸迷茫。

  “哦,我是问跟你联系的这个人叫什么?”

  唐宁瞅了一眼备注:“好像叫什么‘张晋斐’吧,不过他微信名叫‘张飞’,我也一直这么叫他。”

  沈沁安好像,有点失落,她只好掩饰说道:“说了多少遍,不要用微信私下跟对方联系,你的回答是代表你还是代表公司?咱们不是有统一的工作软件嘛,把他们加进来就行了。”

  唐宁垂下头,弱弱地回答:“知道了。”

  “哎,你又不吃饭?”孙翰眼看着拎着包走进自己办公室的沈沁安,大声喊道。沈沁安摆摆手,又转身叫住唐宁吩咐:“大家都还没吃吧,叫外卖吧,点他们爱吃的。”

  回到座位,沈沁安打开电脑,双肘撑在桌上,她捂住脸,想了好一会儿,然后打开眼镜盒带上框镜,准备进入战斗,没错,今晚又是一个不眠夜。孙翰在外头吃完2块pizza后拿着一碗粥走了进来放在沈沁安桌上,轻声说道:“你好歹吃一点吧,这事儿也没那么着急,别把自己身体搞坏了。”

  沈沁安果然没理他,进入工作状态的她周遭似乎有一道结界,孙翰也没勉强,叹着气出来了。

  沈沁安列出大纲,然后再细分,多年的专业技能和市场经验让她几乎可以应对自如,只是在某些问题上还需要请教同行:

  “刘总吗?我是沈沁安,冒昧问您一下,当时你们找的哪几家物流公司?”

  “陈姐是我,您公司的工人是外包还是自己的?”

  ……

  终于,在敲完最后一个字,沈沁安摘掉眼镜,狠狠伸了一个懒腰,这个时候才感觉到肚子饿,她看了一下电脑上的时间,03:22,于是她端起桌上那碗已经冷掉的皮蛋瘦肉粥走向外面的茶水间,会议室、休闲区,大家横七竖八地或卧或躺,沈沁安把粥放到微波炉里,然后走进会议室,唐宁也在飞速敲打键盘,沈沁安轻拍了她的肩膀,低声问道:“怎么样了?”

  唐宁头也没抬,回答道:“基本上差不多了,我再汇总一下,只是关于VI设计,我们只给了一些参考,购物体验这一块我根据大家的意见重点分析了,您那边呢?”

  沈沁安笑着回答:“也差不多了,这样,你赶紧弄完,叫大家都回去睡,明天上午11点之前来公司就行。”

  吃完热粥,沈沁安从落地窗向外看,附近的几栋办公楼60%还亮着灯,楼下的餐馆依然热闹非凡,沈沁安居然很享受这一刻静谧,这么多年,她习惯了自己一个人。

  “回家吧。”她对自己说。

  “张飞,那边给回复了吗?”科技园的一家办公室内,黑衣男生面无表情地问下面的人。

  “还没,我也是下午才发给他们的。”

  “那行,催一下吧,要不后面我们没法继续。对了,让BOM重新设计画面,他们的Banner太丑了,换个风格。”

  张飞嘿嘿一笑:“头儿,这不是咱们该关注的问题吧,再说了你每天都一身黑,怎么也不知道换个风格呢。”

  “咱们头儿那么帅,披个麻袋都能玉树临风。”另一个过来倒水的程序员笑着打趣。

  男生似笑非笑,指着这一帮人:“我看你们还是嫌头发掉的不够多是吧,还不回去,怎么,要不要再给你们备点霸王防脱啊?”

  一众人做鸟兽散去,张飞叫住了正准备离开黑衣男生,询问道:“头儿,那边发了一个邀请,让我加入他们的工作组方便讨论,我注册了一下进去了,要不要把你也拉进去?”

  男生想了一下,说:“拉进去吧,不过我不会发言,就看你们讨论就行。”然后朝门外走去。

  “那还用你那个ID,我就不改备注了哈。”张飞高声喊道。

  黑衣男生头也没回,伸出右手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七

  7点半,沈沁安就被叫起来挪车,她只睡了3个多小时,脸色自然不好看,挪完车,她在洗手台照了照镜子,连忙洗把脸敷了个续命面膜,又睡下了。

  12点,所有人准时坐在会议室,沈沁安过了一下整体方案,觉得不错,基本是按照昨天讨论的几个重点贯穿的,各有侧重,沈沁安也分享了自己的想法,顺便给项目组的人培训了更多的专业知识和市场经验,最后吩咐下面形成完善的方案尽快发给BOM,做进一步讨论。会议结束,唐宁问沈沁安:“讨论组建好了,我把三个公司的相关人员都拉进来了,安总,你要不要进来?”

  “不用了。”沈沁安想都没想,边收拾电脑边回答。

  “叮叮叮”,软件提示音响起,张飞点了一下,打开文件,略微浏览,不由地感叹:“我去!这个汇智扬名也太专业了吧,洋洋洒洒十几页,哪一项都点中了命门,看来咱们真是需要结合行业专业人员的意见,不能闭门造车。”

  张飞小跑到黑衣男生的办公室,连门都不敲:“头儿,那边给反馈了,很专业,咱们得抓紧改了。”

  男生皱眉抬头:“发给我先看一下。”

  张飞提醒他:“就在那个讨论组里,你打开就能看见了。”

  男生输入自己的ID进入讨论组,点开那个文件,一项一项,细细地看完,果然不同于他们之前做过的购物平台,这个改正意见结合了行业本身的独特性,包括加入最新的VR技术,丰富用户体验。他将这份文件下载下来,打印出来,在准备装订的时候,在猛然发现文件最后一页页脚有一行小字:

  “汇智扬名唐宁整理,沈沁安校正。”

  “沈沁安校正。”

  沈沁安

  ……

  周子恒感觉自己的大脑已经供氧不足,他呆呆地站在打印机前,眉头紧皱,他有些不敢相信,感觉是幻觉,强烈的期待中夹杂着一丝丝怯懦与担忧,他顺势坐到旁边的沙发上,几分钟后,他对张飞说:“三分钟后,我要这个汇智扬名最详细的资料。”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张飞有些不解和为难,他解释道:“我只知道是BOM请的品牌宣传公司,具体不太了解,要不头儿您上他们官网看一下,应该会有详细的介绍。”

  周子恒冲到自己的办公室,以最快的速度打开浏览器,哆哆嗦嗦输入“汇智扬名”四个字。

  外面的人惊呆了,他们几乎从来没有见过头儿这么失态,曾经有比这更复杂的项目,他们的头儿就算废寝忘食但是眼睛都不眨一下,所有人都相信他的技术,没有他写不出的程序,修不了的BUG。

  周子恒没有细看他们公司的详细介绍,他在第一时间看到了沈沁安的照片,她还是那么美,但是已经没有10年前那么青涩和腼腆了,她自信地笑着,让人如沐春风,虽然她穿着正装,但眼眸的澄澈依然没变,一如那个初次站在他们班讲台的样子:

  “同学们好,我是文科一班的沈沁安,这一节的诗词鉴赏课由我来为大家上,如果有讲的不好的地方请大家指出来,并多多包涵。”

  19岁的周子恒和18岁的沈沁安,就在这一刻产生了交集,然后才发生那么多值得一生怀念的故事,最美的青春,最好的人。

  他合上电脑,眼睛有些酸胀。

  “我们分手吧。”这是她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那个时候,他居然忘了挽留,于是自己的世界再也没有沈沁安了,他何尝没有寻找,没有期待,但是她就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上天有好生之德,要不是本市有高新技术引进的优厚政策,他和他的团队,怎么会在3个月前义无反顾迁过来。只是没想到,他心心念念的人也在同一个时空,他没想过的,沈沁安说,她喜欢四川,那是她爸爸曾经工作6年的地方,但是他去那里出差过,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并没有她的任何消息与痕迹。

  造化弄人啊。

  外面,他团队的人正在根据这份方案做修改,相信他们有了方向会做的更好,周子恒一直呆坐在椅子上,背对着所有人,脑子里像放电影一样,但是却没有逻辑主线,东一下西一下,全部都是沈沁安,他不想继续想,却根本停不下来,桌上,他手机铃声响了好久,一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只好拿起来,看了一眼,眼睛更疼了。

  “子恒,表哥说他们那儿房子就剩最后一套了,就是你上次去看的那个户型,你考虑的怎么样,到底要不要买?”

  “我知道了薛楠,我下午就过去交钱,你让他先把合同准备好。”他低声回答。

  八

  “周先生,虽然这个是我负责的项目,但是客观地说,这套房子真的不错,地产项目能有这么大的精装现房不多,而且是大地产商开发,品质有保证,另外你看,路很宽,绿化远远优于其他几个区,离你们科技园还近,缺点嘛,也有,配套不是太完善,但就这一两年的事儿,不远处就是本市的两所重点大学,地铁已经延过来了。”

  周子恒没太听进去,从这个房子的客厅向外看,刚好能看见大学的校园,虽然人影有点模糊,但是依然能分辨出男男女女,他们成双成对走在硕大的合欢花树下。

  “周先生,楠楠跟我交待了过了,保证是最低的折扣。”

  “我们下去刷卡吧。”周子恒轻声说道。

  从售楼部出来,周子恒拿了一堆合同和收据走下阶梯,他打开了车锁,保安早已经帮他打开了车门,薛楠的表哥又跟了过来嘱咐道:“房子装好才一个多月,暂时还没法住进去,不过里面还缺不少家具和软装,有不喜欢的装修,也可以简单改改,只要不动大格局就行,我们市东区有一个很大的家居城,那里什么都有,你可以去看下,挑挑自己喜欢的家具。”

  周子恒点头致谢,发动车子离开了。

  其实不是第一次逛家居商场,大四那年,他和沈沁安因为躲雨就跑到最近的一个商场,记得那是10月的一天,北京很冷,但是商场内却很暖和,顾客很少,所以两个人手拉这手走进来的时候,经过任何一个品牌,导购都非常热情,沈沁安怕尴尬,于是直接说明:“不好意思,我们只是随便看看。”

  导购员笑颜如花:“没关系的,进来坐一坐吧,外面太冷了。”

  盛情难却,两个人相视一笑,然后走进了这家店。

  “我们品牌主做软体家具,包括沙发和寝具,我们邀请的是意大利著名的家具设计师,色彩搭配有层次,材料选用也很考究,很有设计感,在国内非常前沿,尤其是您二位现在看的这款沙发,曾拿过设计金奖,是我们店里的畅销款。”虽然两个人已经表明了态度,但是导购依然热情地介绍。

  “坐下来感受一下?”导购笑着邀请。

  周子恒已经忘了那款沙发到底什么样子了,但是他却记得沈沁安的表情,她抱着沙发的抱枕轻轻后靠,摩挲着触感轻柔的沙发面料,好像坐在自己家一样。

  他当时就想,也许我们很快就会有一个家,里面摆的都是安安喜欢的家具。

  “好贵啊!”沈沁安突然看到茶几上摆放的价签,不由自主地喊出声来。

  “你们是北航的学生吧,天之骄子啊,以后工作了买这些东西肯定不在话下。”导购员安慰道。

  “姐姐你真好,以后我们买家具肯定会选你们这个品牌。”沈沁安拉着他,笑着走出店外,又回头看了一下门头,好像默念了一下品牌的名字,“盛世沙发”,然后走出了商场。

  雨停了,好像没那么冷了,但是,没过多久,他们就分手了。

  “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吗?”好像所有的导购都那么热情,所以周子恒突然有些恍惚。

  他尴尬地笑着回答:“没事,我随便看看。”

  “没关系的,您可以先看看,有喜欢的可以坐上去感受一下,不知道您的房子多大,是什么装修风格,或许可以给您一些专业的意见作为参考。”

  九

  “安总,BOM约我们下周一上午10点去他们公司,说是多方会谈,软件公司和盛世家居也会过去。”快下班的时候,唐宁告知沈沁安。这样最好,起码不用一家一家去碰了,能节省不少时间。

  “那个,头儿,跟您说下,下周一上午要去BOM,您就不用过去了,我带几个人就行。”张飞对面无表情的周子恒说。

  “只有我们吗?”其实周子恒更想问:“沈沁安去不去?”但他却有些怯懦,不知道怎么面对她。

  “几家合作公司都得去,不过我们已经改的差不多了,就不劳您大驾了。”

  “我去。”周子恒飞快地回答。

  “我去!不是吧,这BOM多大面子啊,轮得到您亲自出马,不是说要不是看在你师兄的份儿上,就不接这个项目了嘛,你忙的过来吗?你不是刚对接了一个上市公司的案子嘛,怎么着,真准备不眠不休啊,用不着大哥,我们对年终奖挺满意的。”张飞有些惊诧,逮着机会就贫嘴。

  “找打是吧你,那个上市公司我们只是外援,我让老马过去,BOM这个项目我会亲自跟,你们别想着偷懒。”周子恒依旧面不改色。

  “真没必要头儿,我觉得咱们已经做的差不多了,真没必要劳动您这尊大佛。”张飞做最后的挣扎,跟这个阎王一起做项目,容易英年早逝。

  “我看你们还是对行业没有摸透,根据整个流程,还需要开发一款专门针对物流和安装工人的软件,前期这个APP好歹有参考,后面才需要我们根据逻辑一点点敲出来,还要试运行调试,根据销量做修改,一点点完善,所以说大活儿还在后面呢,我看你们这两个月是舒坦惯了,赶紧给我紧张起来,谁掉链子我拿谁开刀!”周子恒恢复了属于他的状态,冷面魔王,六亲不认。

  开完会确定项目的最终人选,沈沁安对大伙儿说:“周末还是要休息,这段时间大家辛苦了,等BOM这件事儿一完,我给大家放假。”

  “安总万岁!”

  “另外,唐宁,你交待一下其他人,马上就到五一了,小高峰,商场和品牌的活动也不能放松,传统的促销方法虽然老套但是毕竟有用,还要结合自媒体和线上做针对性推广,现在的消费主力是90后,要有的放矢,朋友圈和微博定投我觉得可以加大推广力度,其他我也不多说,今年我不盯活动,你们不能掉链子听到没?”沈沁安一直都是这样,事无巨细,不肯放松。

  “行了我的女神,你就回去好好歇着吧,大家心里有分寸,你带的人你还不了解吗?他们的方案和执行已经得到品牌方的认可了,您留点时间给自己,谈谈恋爱行不?”唐宁边说边把沈沁安往外推。

  她只好就这样赶在晚高峰之前开上了高架,周一车限号,她必须把车停到最里面,以免影响其他人正常出行。否则停到最近的停车场,离家还要再走一公里。

  刷了会儿微博,觉得没意思,沈沁安提着运动包去了家对面的健身房,今天没有预约,她想自己练会儿。

  拳击,怎么会有女生练这个?也许是刚参加工作那会儿,从庆功宴上回酒店,路边烧烤摊儿上男生追着她吹口哨吧。高三有一阵儿,上完晚自习,有人会送她回家,他一米八三大高个儿,特别有安全感。

  “你今天打球怎么心不在焉的?连胖子你都防守不了!”输球之后,陈浩埋怨起周子恒来,他是周子恒的同班同学,就是那个在课堂上带头起哄的男生。

  “沈老师,有男朋友了吗?给我们周大帅哥一个机会呗。”

  周子恒默默拧开一瓶水咕咕咚咚一下喝了大半瓶。

  “我找到沈沁安了。”他幽幽地说。

  陈浩呛得不行,咳嗽了几下:“谁?你说谁?”

  周子恒没理他,转身要走。陈浩却上去拉住他:“不是吧大哥,你怎么还放不下呢?当初是她甩了你,你还为她守身如玉这么多年,我告诉你,薛楠跟我说过她下个月就要回国了,你可别辜负她!”

  周子恒拉开他的手,不耐烦地说:“跟薛楠有什么关系,我又不会跟她在一起。”

  “你小子别这么没良心好不好,人家巴巴喜欢了你10年,别跟我说你不知道。”

  周子恒已经拉开门走出了篮球馆,他满身是汗,手上粘粘的,他在衣服上蹭了蹭,坐在路边的石墩上。

  当沈沁安捧着生日蛋糕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他的脖子上却挂着另一个女生的胳膊,薛楠激动地说:“真好,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雅思又过了,太幸福了。”

  那个时候他也是满手是汗,那是11月15号,几乎是北京最冷的天气,而他的安安,却坐着夜班火车赶过来给他过生日,就是想给他一个惊喜,却让她看到如此荒诞的一幕,他居然呆立在那里忘了解释,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毕竟,他的确正抱着另一个女人。

  “安安,我只喜欢你。”曾经他对她承诺。

  “那个薛楠呢?她不是一直喜欢你吗?”安安问他。

  “那是她的事儿,再说我们又不是一个学校,她也很快就要出国了,你知道吗,我师兄让我帮他做一个项目,虽然我技术还不是那么好,但是做辅助完全没问题,到时候会有一笔不错的酬劳,等你生日了,送你一个大礼物。”

  安安一直无条件信任他,在任何事情上都是,但是,现在怎么解释他抱着这个女人?

  “安安对不起。”他只能这样说。

  她吸了一下通红的鼻子,走过来将已经有些变形的蛋糕捧给他:“生日快乐周子恒,这是我们学校门口那一家,上次你去吃过觉得特别好吃的,不过在地铁上挤坏了。”安安带着哭腔,委屈地说着,她坐了一晚上的火车,又在北京的早高峰挤地铁来给他过生日……

  周子恒锤了锤脑袋,他真的不愿再想下去了。

  十

  黑西装?显得正式一点,算了,还是休闲装吧,不过是不是有点随意?周子恒杵在衣柜前半天了,穿什么好呢?她还那么美,而自己,好像已经老了。

  9点20,他已经坐在BOM的大会议室里,团队的人随后才来,他的师兄老胡,BOM运维中心的老大见到今天的周子恒很是惊诧,感觉有些不一样,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

  “还是我师弟给面子,不但亲自来,还来的这么早,等平台上线,哥哥请你喝大酒。”

  周子恒敲着键盘懒得搭理他,想想又补了一句:“这话你说八百回了,什么时候兑现了?你只要按时付尾款,一切都好说。”

  师兄老胡无可奈何坐到他旁边,低声嘱咐:“今天你可要好好表现,我们全力配合你,公司今年所有的预算都投在这个项目上了,10月份之前,必须上线。”

  周子恒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他低头看了屏幕上的时间,心里越来越紧张。不行,他必须很淡定,也不能表现出已经他是为她而来。

  9点50,会议室的门被再次打开。他没有抬头,但是老胡却已经迎了上去:

  “孙总,安总,您二位一起过来了,快里面请,软件公司和我们的人已经在座了,要不,咱们就准时开始吧。”

  会议室那么大,已经坐了几十号人,但是不偏不倚,沈沁安刚好被安排在周子恒的对面。

  迪奥小姐花漾,她还在用这个味道的香水。

  “今天很特别,我们几方第一次坐在一起讨论,首先非常欢迎大家的到来,我代表我们BOM对大家说声感谢,感谢对我公司的帮助,我相信我们一起在做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将会改变整个家居建材行业的市场格局,带来全新的资源整合和消费体验,废话不多说,首先请容许我做一下介绍,今天我们公司运维中心、品牌中心和用户交易中心相关负责人一起参加会议,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合作方的几位负责人也一起来为我们添砖加瓦。这一位,盛世家居的孙总,我们的老朋友了,将作为我们BOM最大的供货商,保障我们的货源;他旁边这位,沈沁安小姐,想必大家也听说过,汇智扬名的实际执行人,很多场合也打过照面,负责我们平台的整体推广工作。”

  孙翰和沈沁安都是微微点头,毕竟一个行业,大家基本也都见过几面了。

  “我左手边的这一位,就是这次负责我们平台开发与维护的,迅捷CC软件公司的负责人,也是我大学的师弟,周子恒先生。”

  沈沁安在那一瞬间猛然抬起了脸,她失态地看向对面,但是他却一直将脸埋在屏幕后,低着头,不发一言。

  周子恒想了想,他站了起来,在所有人鼓掌的瞬间,他望向他一直朝思暮念的女孩儿,他除了微微皱眉,并没有其他表情,就那么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喂,你想我吗?”他很想问她。

  沈沁安脑子完全是懵的,她听不到任何声音,脑子里盘旋着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歌,各种烂大街而且自己绝对不会唱出来的口水歌,什么“菊花爆满山”,什么“喵喵喵喵喵”,什么“姑娘想嫁人”,这都是什么鬼?

  “你怎么了?”孙翰察觉到她的异常,她终于回过神来,恰巧此时,对面的周子恒已经坐下。

  她试着镇定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里面有她完整的方案,同时BOM品牌中心的人也在讲解他们对整个平台的构思和期许,已经想要达成的效果,沈沁安即使不听也知道他在说什么,因为自己方案里有这样的内容。但是周子恒却一直抬着头,仔细聆听,他的左手撑着脸,骨节分明,是不是常常坐在办公室,他好像比以前白了一些。

  “那周SIR和安总有什么补充?”品牌中心的人讲完,将话题抛了出来,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向这两个人。他们,都没接话。

  眼看着气氛越来越尴尬,两个公司的第二相关人,唐宁和张晋斐同时站了起来,两个人面面相觑,这下,气氛更尴尬了。

  周子恒终于再一次地站起来,他又一次看向沈沁安,似笑非笑地说道:“我没有问题,就是怕安总瞧不上我们,到半路找了别人。”

  沈沁安终于明白了,周子恒早知道自己会来,他做了十分充足的前期准备,否则他不会这么淡定,五年没见,他居然还能在那里稳如泰山,不露分毫地插科打诨,就是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毕竟,他心里长着一个小恶魔,高中的时候他就那样,知道自己数学不好,巴巴跑到学校的补差小组当组长,全校谁不知道,他是理科大神,数学从来没下过140,就是因为沈沁安,文科班的一姐在数学补差小组。

  沈沁安终于站了起来,她笑着迎上那个人的目光,镇定地说道:“见异思迁这种事儿我们从来不干,再说了,谁会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

  KO!周子恒终于坐下,整个会场的气氛不明所以,好像连会议主题都跑偏了。

  “那什么,要不今天先讨论到这儿吧,马上12点了,咱们一起吃个饭,下午继续。”终于,老胡把大家从诡异的气氛中拉了出来,随后BOM的其他人跟着附和。

  十一

  桌餐早都定好的,也不是所有人都来吃饭,满打满算就十二三个人,说来也巧,周子恒依旧坐在沈沁安的正对面,低头不见抬头见。

  说是简单吃一点,可桌上还是摆满了菜,可是不管周子恒夹什么菜,沈沁安都转桌子,好几次了,他只好放下筷子喝桌上的苏打水,连唐宁和张飞都看不下去了,他们只好用面部表情和眼神沟通:

  “到底怎么回事啊,我们的老大是不是认识啊?”

  “我不知道啊,他俩不仅认识,而且有仇吧。”

  孙翰也不敢给沈沁安夹菜,因为今天她看起来很不好惹,大姨妈来了?日子不对啊,都月底了。

  总之这一顿饭吃得心惊胆战,都不敢贸然说话,所以也没人敬酒劝酒,沈沁安居然难得在酒桌上吃饱了!

  走出饭店,沈沁安走在最前面,孙翰紧跟着,BOM的人在中间,周子恒和张飞落在后面,见大家走远了,张飞才从裤兜里掏出用餐巾纸裹着的一个奶油饼递给周子恒,心疼地说道:“头儿,垫垫吧,还得一下午熬呢。”

  周子恒差点老泪纵横,用最快的速度吞下那个香甜的奶油饼,天知道,他早上也没吃啊!

  下午才是会议讨论的重点,BOM用户中心的人根据沈沁安他们提交的方案,对孙翰的担忧做了针对性的解答;而周子恒也对平台的修改做了阐述,同时,他还提出针对配送和售后单独作出的程序框架,将挂靠在这个APP上,这样一旦用户下单,物流和安装相关人员都能第一时间收到信息,客服在没人抢单的情况下也能第一时间派单。这当然是所有人都满意的结局。但是当沈沁安看着他自然地在电脑上输入他的ID的时候,看到“野渡无人”四个字,心里居然还有一些酸楚和委屈。

  所以她说:“其实我们后续的工作就是联合BOM品牌中心做前期的平台推广,以及先要部署的14个城市的市场调研,关于平台建设的工作我们就不做过多的讨论了。”很显然,她还没准备面对周子恒,所以,也不想给过多的机会接触,他们都快30了,已经过了那个打打闹闹哭哭笑笑的年纪了。周子恒突然有一些感伤,其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是选择放手或者是向前走都挺艰难的。

  会议结束,沈沁安和孙翰先走出会议室,她今天限号,早上是搭孙翰的车来的,两个人的公司离得不远,毕竟都在东区。周子恒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依然没有起身,他问师兄:“那个男的是谁?”

  “你是说孙翰啊,盛世家居的接班人,那个沈沁安是不是对你有意见啊,你别放在心上,其实这次找她们有一大部分原因是看在孙翰的面子,毕竟盛世是我们最大的供应商,公司能谈到跟经销商差不多的折扣非常不容易,沈沁安呢,我们接触不多,据说很有能力,是这一行的老人了,盛世的老孙总早就把她内定成儿媳妇了,毕竟他儿子还是太年轻,需要一个比他大的人扶持他。”

  “她不喜欢比自己小的男生。”周子恒合上电脑,起身要走。

  师兄拉住他,不解地问:“你小子什么意思,你不是要追她吧,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谁敢跟老孙家抢人啊,要不是孙家惦记着,那沈沁安能一直没人追?”

  “她不是还没答应那个孙翰嘛。”周子恒不理他。

  “你小子别找死啊,喂!听见没?”

  回去的路上,周子恒开着车,一言不发,也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是什么心情,其实连他自己都很难描述,是在忌惮那个孙翰吗?可他明明不是沈沁安喜欢的类型,从她的态度就能看得出来,但是毕竟过去那么久,如果现在要攻城略地,抢占沈沁安的内心,他,真的一点把握都没有,那当年呢,是怎么追上她的?

再见不是陌生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