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象棋

  黄秀兰她们拎着两口袋菜回来的时候,许华年正坐在客厅的桌子前陪黄伟国下棋。

  黄伟国是个爱下棋的,时不时有人跑来跟他切磋,去餐桌下棋不合适,所以特地在市集买了张可以折叠的小方桌放在客厅的角落,方便有人来下棋好用。

  此时许华年他们就坐在那小方桌前。

  小方桌不大,一米八几的许华年坐在那配套的凳子上,感觉像是贵公子进了平民家,与之格格不入。

  门口光线被遮,忙着下棋的黄伟国侧头看过去。“回来了,菜买回来了吗?”

  “阿姨”许华年在他开口的时候就站了起来站起来,谦逊有礼,二十八的青年,一身常服,站的笔直,如晚辈一般态度恭谨。

  “买回来了。”

  黄秀兰冲许华年道。“哎,你坐,你坐。”

  张斌提着菜走在后面,在黄秀兰身后叫人。“爸”

  “叔叔”

  “哎,你坐吧!”张斌带着笑,态度和善,拎着塑料袋的很随意,明显就是做惯了这些事的。

  很难想象一个坐拥几十亿资产的老总,私底下会这么接地气。

  看得出来,他们家人应该很和睦。

  黄伟国冲张斌点头,随后冲许华年道。“坐吧小许,别客气。”

  “是啊别客气,你坐吧,我们先去忙了。”黄秀兰又劝了一下。

  “好”许华年谦逊点头,这才依言坐下。

  张斌提着菜率先进了厨房,放下东西,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

  拿起碗柜上倒扣的电饭锅内胆,张斌问黄秀兰。“十点半了,煮饭了吧,米在哪里?”

  平日里张斌在家只要不忙,一个星期总会下厨忙活几次,十点半煮饭,十二点前开饭时间很宽裕。

  “你出去,我来!”黄秀兰走上前拿过他手里的内胆,很严肃。“你出去好好考察下,回来给我说说,我好心里有谱。”

  “行”

  这是正事,张斌也不跟她争,况且他也想看看这个‘用心不良’的青年,哪里来的脸皮追他闺女!

  这个快节奏时代,会沉下心来下象棋的青年已经是少数,象棋下得好的更是少。

  看着面前的棋盘,下了几十年象棋的黄伟国坐直了身子,这是他想不明白时下意识的举动。

  “想不到你年纪轻轻,不仅会下象棋,还下得挺好”黄伟国说完,又小声嘀咕了一句。“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这么精。”

  他前面的感慨许华年没接话,倒是回答了他后面那句。“晚辈是跟晚辈姥爷学的。”

  这话说的是实话,他姥爷出生书香世家,他年少时被他姥爷硬是逼着学了不少东西,不仅仅是象棋,还有围棋,书法,水墨画……如此种种。

  “那你姥爷象棋应该下得挺好。”

  “可能”

  挺好?

  许华年不想说违心话。

  他姥爷的棋艺,别说挺好,那是完全跟这两字不沾边,简直一臭棋篓子。

  他学棋不过才三岁,自懂得规则之后,他姥爷下棋就没赢过他!

  所以就这情况,他只能干巴巴回了那么两字。

  可能?这是什么回答?

  眼前他的棋已经现了颓势,黄伟国懒得想,专心的移动了自己棋子。

  为了不打扰他们下棋,张斌从厨房出来,脚步很轻的站到许华年边上,低头看棋。

  黄伟国看他一眼,没说话。

  许华年冲他点了下头,思考片刻,移动了棋子。

  就这么一步,就断了对方退路,黄伟国完全不用挣扎了。“嗐,又输了。”

  “是晚辈侥幸而已!”

  “这就是谦虚了,小许。”黄伟国喝了口水,一副清醒样。“你怕以为我看不出你是在让我哟!”

  “外公英明!”被拆穿,许华年不慌不忙的拍了个马屁。

  站在一旁的张斌转了转心思。

  很好

  之前见他一副矜贵贵公子的姿态,他还以为他不是人间烟火,不懂人情世故呢,这会拍马屁,会想办法讨长辈欢心,看来还是想活在尘世。

  这个想法刚落,就听见黄伟国提他名。

  “张斌,我记得你也会下,要不过来下一盘。”

  黄伟国口中的记得,那大概是二十多年前,黄秀兰跟张斌谈恋爱被他看到,带回来切磋过。

  张斌突然想起那年被‘杀’的片甲不留的回忆,淡定摇头。“几十年没下了,怎么下得都忘了。”

  “哦,那算了。”黄伟国也就看他在这里,想起来了随口一提,见他这么说也没劝,站起来对着许华年道。“小许,下了几盘棋,也坐累了吧,要不坐沙发上看会电视。”

  “好”

  厨房里

  舒芬不在,黄秀兰为求省事买了几分只需加热下得半成品回来。

  其他的炒菜,炖菜不多。

  待她全部做好,将东西端到餐桌上时,时间也不过才十点四十。

  平日里黄伟国他们就两人在家,午饭吃的迟,基本上就在一点过,这个时候喊吃饭,似乎有点早。

  不过冬天菜冷得快,黄秀兰还是提早开了饭。

  *

  白月她们吃完午饭,打算跟主人说一声,就打道回府。

  舒建国家在临镇,晚了没有乡村巴士,也没打算吃晚饭,就跟着他们一起。

  作为新人,赵小小要敬酒,吃饭就吃的晚,几个朋友坐在她隔壁桌,时不时交头接耳。

  白月她们过来的时候,闺蜜团立即抬眼看了过来,明晃晃的目光注视着白月,眼里的好奇遮都遮不住。

  只是杨蓉看着白月的目光微闪,趁着其他人不注意,悄悄的开启了视频录制。

  不过白月没注意她,等舒芬跟主人家道了别,便微笑一一唤人道别。

  今日白月能来,已经是大大的满足了赵小小的虚荣心,赵小小很熟稔的挽留了两句,见白月没有继续留下来的打算就没在继续。

  谷洪人蓬喜事精神爽,被亲朋好友拉去喝酒了,舒芬视线所及没看到人,就对着赵小小说了几句祝福的话后带着白月离开了。

  “这么冷的天,你表娘还穿婚纱,也不怕感冒。”走出门,舒芬就感叹的一句。

  “现在有暖宝宝,贴在身上,很暖和,冷不着。”作为一个怕冷的人,白月虽然补贴暖宝宝,但也是知道有这个东西的。

  “就算有这个东西,但手臂肩膀那些贴不到也冷啊!”

  “是”

  舒建国在后面跟上来,舒芬转头看他。“对了弟,你这也来了,去我那住一晚再回去吧!”

  白月“……”家里还有个不定时炸弹,让舅公这话多的人去,感觉……

第三十七章象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