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宫宴风波

  面具男勾唇一笑,金戈铁马,上阵杀敌,可真敢说。比试?这葫芦里到底又卖的什么药?小狐狸,是又想露出獠牙?

  “不知公主想比试什么?郯仁国,世子爷苍云,一脸惊奇的问。

  “可惜本皇子没有带皇妹来?”杞天国,五皇子晨王锦晨一脸惋惜,那脸上表情是否还在说,你是女子,我好男不跟女比。

  众人议论纷纷,完全不明白,为何演变成要比试!

  彬玉眸光冷傲的盯着摄政王叶修,“不知摄政王可敢?”

  她心中冷哼!那个官员是邳苍国的,不是摄政王叶修示意他说那一番话,他一个三品官员,岂敢在夏国皇宫,大言不惭。

  果然如传闻,邳苍国的摄政王,高傲不屈、狡猾多变、嚣张跋扈,傲慢无礼,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叶修忽眸光一寒,居而一声低笑幽幽传来,“本王有何不敢,公主请说如何比?”

  彬玉眸子眯了下,“本宫是主,摄政王是客……不过……客随主便,理所应当………”

  “人生有八雅,琴,棋、书、画、诗、酒、花、茶,又分琴韵悠扬,棋定天下,书破万卷,画笔传神,诗礼传家,酒逢知己,花团锦簇,茶韵飘香藏头于诗,四书五经、君子六艺…。”

  环顾四周盈盈一笑,福了福身,“请皇爷爷和莫少主,还有在场的所以人做个裁判。”

  一对黑亮的眸子深邃透明,像两颗神秘的晨星,时时闪着睿智的光亮。

  站在殿中继续扬声道:“本宫听说摄政王,骑术精湛,本宫虽生为女子,又不才,但愿与摄政王一比。”

  “赢者答应无条件对方三件事……”好像生怕摄政王不同一样,急促说赢了的好处。

  明眸皓齿,清澈的眼睛,又上下打量摄政王,像是自言自语,“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可怜白发生……”

  人人面面相觑,她虽像自言自语,可在场靠近前面的大臣的也听清,武功高强的也听清。

  摄政王脸色阴沉下来,居然如此,就别怪本王,不懂怜香惜玉,本王倒要看看,你除了美貌之外,还有什么?虽娶一个花瓶回去,也能赏心悦目,但能和娶一个聪明伶俐,本事不小的女人回去,性质完全不一样。

  一身淡粉宫装纱裙瑶华郡主,眸光不善看着彬玉,她就见不得,彬玉成为众人目光聚集。

  “长玉妹妹好大的胆子,让你唱一曲,你却推三阻四,最后还有比试?难不成赢了你,才配听你一曲。”一副高傲如孔雀般不屑。

  彬玉嘴角划过犹如刀锋一般的冰冷弧线,扬起丝丝缕缕的嘲讽,“请问瑶华郡主,你是那国人?”不等瑶华郡主回答。

  又继续道:“本公主是夏国公主,泱泱夏国的公主,岂是廉价的歌姬舞姬?人人都有资格听本宫一曲。上次本宫只为皇爷爷寿辰,其他随带听听便罢。”

  “生为夏国人,岂能容他人挑衅,岂容他人摆布,难不成瑶华郡主认为,被别人打脸,还有拍手叫好,打得好吗?”

  一席话让瑶华郡主又惊又怒,气的面纱下的一张小脸通红,若隐若现,给人一种别样的美感。

  高坐龙椅皇上犀利目光扫了一眼瑶华,在扫扫琦王等人。

  沉稳的声音,“玉儿,你一个女儿家家的……和摄政王比试岂不是让人,笑话夏国欺负友国,你太胡闹了……”眼里满满是不赞成和担心。

  “皇爷爷……俊王府哪怕不复存在,也绝不会给夏国蒙羞。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脸上满是自信张扬,狂傲不羁。

  叶修唇勾起清浅弧度的唇,蓦然一跃到殿中,同时大声道:“那便让本王看看公主到底有没有狂傲的资本!”

  说罢,靠近彬玉身边,扬起一阵愉悦而畅快的笑声来,清润又隐含低沉,极为悦耳。

  他的笑声在耳边,那温热的气息喷薄在耳边与面颊之上,让彬玉心中一阵厌恶。微微蹙眉,稍微退后一步,她最讨厌与男子靠得太近。

  面具男忽眸光一寒,手中酒杯咻的一声直叶修面门而去。

  叶修瞳孔一缩,侧身闪躲。

  铎!白玉酒杯擦着叶修的鼻尖飞过,直直嵌入墙板之上,杯身未碎,而是整只都完全嵌入木头的纹理之中,墙板就这么被他的内力打凹进去了一块。

  这一切变故,发生在电光石火中,让人反应不急。

  彬玉微微一愣后,灿若星辰眼望去,对上一双黑亮的眸子深邃透明,像两颗神秘的晨星。

  这双眼睛,是否似曾相识,一时又想不起什么时候见拥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

  往下移,鼻子到眼睛以上是一张面具,看不出是什么材料做的,鼻子下是唇,极为好看的唇,朱唇皓齿、皓齿内鲜、棱角分明,像是上帝精心雕刻的。

  在场的贵女们,眼神发光的,羞羞怯怯看向面具男方向,那又想看,又羞怯的模样。

  就知道没看见脸,一个声音就能迷死一片少女。这就是传说中,能让耳朵怀孕的声音?

  面具男身着一身雪白衣,头上墨发被扣在一个翠绿的玉冠之下。

  突然彬玉莞尔一笑,她想起现代词,想要生活过得,头上就得带点绿。

  面具男心神一阵晃荡,但自觉告诉他,彬玉那笑容里包含的意义,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瞬间的情柔忽然化为冷傲如霜,沉下脸,一双眸子眯了眯。

  那玉石之声富有磁性、沙哑,“失手……失手……”他这算是解释,可有点敷衍,不知摄政王殿下可否接受。

  这人两次进皇宫,他第一次说的第一句话,有可能也是唯一的第一句话。

  看他那说完抿紧唇,一副不在开金口的样子。

  还有那好听声音,玉石之声富有磁性、沙哑,如只听喧啾百鸟群,忽见孤凤凰。

  叶修嘴角抽搐,目光如炬看着朝他出手的人。场面一时僵硬,都不知道如何挽回。

  安静的大殿里,只有目拔弩张的两个人,让人看的心惊胆战。

第四十六章宫宴风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