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尸体

  第二天一早,采兮和管家忠伯带领王府,新买回来的侍卫,拉着几车尸体,去了京兆尹衙门报案。

  一行人浩浩荡荡,引来不少摆摊百姓的微微侧目。有胆小,还惊叫出声。大家都在纷纷议论,这是那府邸的,发什么事?还拉着着十几车尸体?

  人来人往的百姓越来越多,还有各家各府出来踩买的下人,都在指指点点。

  有个管事模样的人认出吴忠,大声喊道:“……这……这不是兰俊王府的大管家吗?这么一大清早,拉着这么多尸体,你这是要干嘛?拉着这么多尸体要去哪?”

  吴忠一脸的不愤,像那人缓缓道来,“这些畜生,趁皇上过万寿节,进皇城行刺,在他们赶往皇宫的路上,遇到我家公主从皇宫参加后宴回来,丧尽天良,一不做二不休,对我家公主下手。刚好遇到也从皇宫回御馆的蓝風国的蓝太子,和邳苍国摄政王相救。”

  在场老百姓和那吴管家的人都惊骇了,这是真的?是何人居心叵测,不怕皇上灭他九族,这可真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百姓们丢下手上的活,成群结队尾随跟着看是何人狗胆包天。

  边跟着边议论开来,“你们说这是哪位公主这么倒霉?

  “我知道……我知道那个管家是哪家的?有一次我替大姨妈去王府送货,见过这人,他是兰俊王的管家,那昨晚应该是长玉公主了。”

  大家倒吸一口凉气,“那就是刚从安庙祈福回来的长玉公主,这些杀千刀的。”

  “诶!长玉公主是个苦命人。”

  有个妇人压低声音说:“你们说说,那个‘高门贵族,名门望族’的小姐不都是犯了错才去安庙的,可咱们这位公主,是命苦才去的。”

  有人反驳道:“你知道什么?长玉公主是个忠孝两全孝人,这不都是为了亡死的父母亡灵,为万岁爷,为大夏国,小小年纪,甘愿去安庙吃斋念佛,求佛祖保佑吗?”

  提到兰俊王,大家都露出悲痛与惋惜。那么好的一个王爷,为夏国征战沙场,让夏国百姓不受敌国侵略,让百姓安居乐业的生活。却因为他,能征善战,招敌国忌惮,不惜代价的派无数高手给害了。”

  有多少人心虚不已,都摇摇头,长叹一声。

  京兆尹衙门大堂里,“一身官服,食材微胖,国子脸的周知府‘周易’问,得令干将‘曹孙’曹师爷”。

  “本官怎么眼皮一直在跳?像是有天大的事情发生。昨晚有人了报案,你们处理的如何?”

  “这皇上寿辰刚过,在过两三天就是中秋节。要是在这个脊骨眼上,发生点意外,我这个知府的乌纱帽难保啊”!一脸的后怕。

  话音才刚落,就听见鸣鼓响起。周知府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子,“叫你乌鸦嘴……乌鸦嘴…想什么来什么。”

  曹师爷住了笑,吩咐让站在门外的衙差,“去看看发生何事?小事情就不需理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衙差急忙出去看看,很快一个衙差匆匆忙忙又跑回来,鞋子都跑掉了一只。

  打声喊道:“……大人…大人…不好了,出大事了”,喊完,跑进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累的?

  周知府大惊失色的站起来,怕什么来什么,真是要了他的老命。

  大声怒道:“到底发生什么事?给本官说清楚”。

  衙差王四吞吞吐吐回道:“……大人……大人,外面有尸体,很多尸体。”

  周知府被他不明不白的话,气的吹胡子瞪眼睛,“什么尸体?那来的尸体?还不快给本官说的清楚,没用东西,要你有何用,传过话都不会传。”

  王四知道自己没说清楚惹恼了大人,急忙一脑门不带喘气像倒豆子吐出,“大人,有人拉了几车尸体来报案。说是兰俊王府的人,说长玉公主昨晚寿宴散后回来就遇刺,被路过的邳苍国摄政王,蓝夙国蓝太子所救。免于一难,一大早就来报案了。”

  一连串话落下,颐指气使的周知府瘫坐回椅子上,口里还不停的念着,“完了……完了……这下完了。”

  曹师爷上前扶着周知府坐稳,声音带着一丝沉重,“大人当务之急,先让王府的人进来,问清楚来龙去脉,再做定夺。”

  周知府反应过来,“对……对……对曹师爷说的对,来人,去请人进来。”

  他也是被提到是‘兰俊王府’给弄怕了,想想七年前,兰俊王之事,皇上杀了多少人,那血流成河场景,至今想起来都浑身发毛。

  采兮和忠伯进了公堂,后面不少百姓也跟随。周知府才平息心神,威严坐好,下手位是曹师爷,左右两边是威风凛凛衙差。

  采兮和忠伯对着周知府行了一礼,没有跪地下拜。周知府也不敢让他们跪下,俗话说得好,宰相门前七品官,更何况是皇家公主的大丫鬟和大管家。

  采兮上前一步又行一礼,“大人我家公主,刚从安庙回来,按理说可没得罪什么人?可偏偏就有人来行刺我家公主”。

  “望大人查明真相,给我家公主一个交代,给皇家一个交代,最重要的是给圣上一个交代。”

  周知府一脸头大如斗,还是慎重的回答;本官一定尽快查明真相,不知可有活口,或者尸体可有任何蛛丝马迹,能证明尸体是什么人?”

  “回大人话,无一活口,尸体王府丝毫未动,公主惊吓过度到今还未醒,发生此等大事,奴婢等和管家不敢怠慢,想要为公主尽忠,为公主讨个说法,前来报案。”

  这时管家忠伯一脸愧疚,担心道;“昨晚我家公主给圣上祝寿,回来的路上就招歹人刺杀。我等为人奴,护主不利,该杖毙,等公主醒了,老奴去领罚。”

  周知府,屁股有点坐不住,一脸茫然无措,你们拉来一堆尸体,让本官如何查案,死人又不会告诉本官,他们都是何人,又是受何人之托。

  

第三十四尸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