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被算计的端木炜

    这时听见两个声音同时响起,“炜儿”,“四弟”。

  就见丞相府夫人脚步慌张上前拉住男子,语气带着慈爱,“炜儿,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来时可听女儿派去的奴婢说:小贱种跟野男人鬼混,被捉奸在床,让她来毁掉小贱种,让小贱种永无出头之日,随便找个安庙让她出家,或者送她去见她死鬼娘。

  环顾四周看到端木玥,眼神似乎要吃人,回头看儿子,怒气不争的问,“炜儿、是不是有人陷害你,母亲绝对不会放过她,快告诉母亲害你的是何人。”说完眼神阴森森直盯着端木玥,端木玥微微一笑对上丞相夫人的目光,不避不退,不卑不亢笑盈盈的。

  这时一旁小丫头像是才回神,看到端木蓉,一脸惊喜朝她走去,“扑”通一声跪下在端木蓉面前,嘤嘤哭泣。

  一边哭,一边说,“二小姐奴婢没有勾引四少爷,奴婢不知自己怎么会和四少爷~四少爷……,奴婢就算向天借了胆子也不敢勾引四少爷。”

  心一横,牙一咬,“肯定是三小姐陷害奴婢和四少爷,二小姐要给奴婢做主。”

  端木蓉像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端木玥,眼里明明是怒火,可还是装着一副姐妹情深的质问,“三妹妹,难道真的是你,是你了害四弟,你怎么可以这样狠毒无情,我们可都是至亲骨肉。”一边说一边抹起眼泪,真是美人垂泪,楚楚可怜,可惜少了男子在场,无人怜惜。

  不过让在场的夫人小姐们看了,觉得她是多么善良,多么知书达理。衬托出端木玥,不择手段,歹毒无情,连自家兄弟姐妹都要陷害算计。

  端木玥看在场的夫人小姐,她看的眼神变了,心里冷笑。“二姐姐,这无凭无据,就凭一个下人一面之词,你就这样污蔑我这个做妹妹的。”

  “三小姐做人要有良心,您不胜酒力,奴婢扶您到甘心宫醒酒,奴婢正要退出房门时,眼前一花,就不省人事了,这不是三小姐,还能有谁?奴婢和三小姐无冤无仇,三小姐不是要害奴婢,三小姐是要毁了四少爷,毁了丞相府。”

  “夫人,二小姐,奴婢…奴婢…死不足惜,只求夫人,二小姐给奴婢一个公道,奴婢死也瞑目。”小丫头边说边不停地磕头。

  端木炜一脸阴沉的,看着端木玥,再看看端木蓉,脸上的表情更加阴沉几分。他也不是一个蠢人,有宫女去找他,说瑶华郡主约他见面,想都没想就跟着来了。进门就味道一股香味,他心知不好,可还有晚了。

  听到丫鬟乌儿的话,他的肺都快要气炸了,八成是自家妹妹,想算计那个小贱种,可被小贱种摆了一道,算计到他头上来了。

  端木炜急步走到端木玥,想都不想,一巴掌就朝着端木玥脸上扇去。端木玥早有防备,身子一侧脸一偏,躲过了扇过来的手。

  声音温和,“四弟,你这是何意?一个下人的话,就让你不分青红皂白的对姐姐动手。”

  丞相府冷冷看着端木玥,“炜儿,住手。”

  端木炜听到母亲的话,怒气交加,胸口郁闷,恨恨的别过头。

  “怎么?难不成四弟以为打了我,就可以消去,就可以让丞相府不蒙羞?就可以推卸在皇宫犯下的大罪?”一脸的似笑非笑,毫不在意。

  端木炜脸一白,什么都没有在皇宫,在皇上寿辰,做这种荒唐事来,犯了皇上大忌,他不知道身为丞相的,父亲能不能保下自己。越想越害怕,脸白毫无血色,身体也开始打起哆嗦。

  更心烦的事,一旁看戏的妇人小姐,看他这个丞相府四少爷,眼神不对,遮遮掩掩的对他指指点点。

  “丞相夫人你们丞相府好大胆,以为这是丞相府啊!简直无法无天了”这时被无视彻底的太子妃,王洁溪声音里带着怒气不阴不阳说。

  丞相夫人郑秋霞,慌忙带着儿女跪在太子妃面前,“臣妇求太子妃娘娘饶了我儿子一回,太子妃娘娘看在我家,相爷为国为民的份上,又觉得份量不够,继续道;太子妃娘娘也看在郑国侯府,为大夏国立下汗马功劳份上。饶过臣妇之子,臣妇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臣妇愿意替炜儿受罚,求太子妃娘娘开恩。”

  郑秋霞回头看向她身后的端木玥,眼中满是杀意。都是这该死的小贱种,这个仇她记下了,现在无凭无据,如要查个清楚,估计女儿也要牵扯进来。现在最重要的是保住儿子,等回了府,定让这小贱种不得好死。

  太子妃眼里闪过什么?心想要是牢牢抓住丞相府这个错处,让太子爷在父皇面前求情,卖‘丞相府,郑国侯府’一个好。让太子爷这个太子之位坐的更稳,等到不久后,顺利的继承大统。

  两个人精,都清楚这事里面的蹊跷,怀心思。

  于是太子妃语气带了一丝安抚,“夫人先起来,本宫已让人通知太子爷和相爷。等太子爷和相爷来了,在商量要怎样去皇上面前求求情,毕竟令郎犯下的过错不是小事。”

  又冷厉扫过在场众人,声音严肃,“本宫知道在场的都是聪明人。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本宫想,你们大家心里都有数,好了,大家都散了吧!”

  等在场的夫人小姐都稀稀拉拉散了。

  丞相府夫人又恭恭敬敬的,给太子妃行了个礼,“臣妇多谢太子妃今日之恩,我家相爷也会感激太子。”

  等丞相夫人说完,太子妃知道丞相夫人后面那句的意思,眼里便流露出满意,话语也真诚几分。

  彬玉自始至终都是安安静静看戏,觉得没什么可看的,心到心里猜测的。

  语气淡淡,“本公主和三小姐投缘,不知三小姐可否,陪本宫去御花园走走。”

  端木玥友善一笑,“臣女见到公主也是一见如故。”

  看向丞相夫人,“母亲、女儿人微言轻,怕是帮不了四弟。”

  咬了咬嘴唇,“这种事……这种事女儿身为女儿家,也不方便在场,女儿就先陪公主,公主金枝玉叶,是皇上最宠爱的孙女。女儿有幸入了公主眼,是女儿的福气,望母亲允许。”

  端木玥说话非常有技巧,先是说自己,是个无关紧要的人,又是搬出皇上提醒丞相夫人,公主很得皇上宠。

  让丞相府夫人无法挑不出毛病,一个无权无势的公主她一个一品夫人是不放在眼里,可皇上她还是的掂量掂量。丞相府夫人,虽然恨得牙根痒痒,也不能发作。

  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一副慈母模样,很不自然摆摆手“去吧!”

  心想确想,想要收拾这个小贱种,不急一时,先让她得意一下,等回了府咱们在慢慢算账。

  

第二十九章被算计的端木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