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丞相府小姐

  皇上揉揉发胀的额头,感觉身体疲乏,声音威严:“太子,琦王,安王,普王,招待好莫少主,和各国来客,众爱卿也请自便。”

  长长“叹”了一声,“朕老了,身体不如年轻人了,先回去休息片刻。”

  大臣们赶紧跪安,“请皇上保重龙体,恭送皇上。”

  皇贤妃,周淑妃也赶紧跟着皇上起身。

  大臣们再次开口,“恭送娘娘。”

  等皇上娘娘们走后,彬玉冷冷一笑,她清楚看到,皇上说老了那句话时,太子眼里的喜色,琦王眼里的势在必得,其王爷的急切。

  皇上一行人也走,太子,太子妃,代表皇上,场面又开始活络起来。

  该展现才艺的,展现才艺,该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的觥筹交错、推杯换盏,有的自斟自饮。

  彬玉觉得无聊,带着采兮四人出了大殿,几人一路走,一路说。

  “主子,那什么瑶郡主的,对主子好像报有大大的敌意,要不属下去除掉这个隐患。”沐兮担忧的说。

  “不必跳梁小丑,不足挂齿,密切注意琦王最近动向,至于瑶华郡主小惩大诫,她不是最在乎自己容貌,那就帮帮她,让她越来越美。”

  明明主子的话软绵无力,她们背后一凉,打了个颤哆嗦着,心想,主子,你确定,你这是小惩大诫,你和瑶华郡主到底什么仇,什么怨。难不成上辈子瑶华郡主毁了主子容,所以主子一出手就是毁她的容。

  彬玉一行人不知不觉来到,御花园假山后面的一座亭子里,彬玉眼神诡异,像是看向远方,碧绿的树木,又像是什么也没看,眼中没有焦距。

  采兮上前,“主子刚传来一个有趣的事,主子想不想去看看戏。”

  彬玉神色淡淡的,“哦……看来这皇宫是个藏污纳垢的地方,什么脏的,臭的应有尽有。”

  神色一怔,“走……去看看又是谁耍什么阴谋?也让你们明白,京城里的任何一个微不足道的人也不可小视。做不了下棋人,也不要做随便被炮灰掉的棋子。”

  甘心宫里一片吵闹,叽叽喳喳议论不休。彬玉踏进甘心宫偏殿,见有不少小姐也在院里,见左丞相府二女儿端木蓉,正在和她的丫鬟说着什么?

  彬玉耳力好,虽然隔得有不近,还是听得清清楚楚,要进宫前,彬玉就服用自己配好的药,让旁人一看,她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没有内力,没有武功。不止她,跟她一起进宫的都服用了。

  只是看起来没有,不代表真的没有,所以彬玉听得特别清楚。

  丞相府二小姐端木蓉和身边小丫鬟,边说边用裙怕挡住脸,一副做贼心虚,“久环你确定里面的人是那小贱种。”

  “小姐、放心,这次定让三小姐身败名誉,咱们趁这次机会,除掉三小姐,往后丞相府只能只有一位嫡女。”

  听到小丫鬟给她肯定,丞相府二小姐心下大安,脸色并换,装模作样,泪眼蒙蒙,提高声音像是受到惊吓,“久环……你说什么?里面与男子苟合的人是三妹妹。”

  说完好像发现自己说错话了,用手绢捂住嘴,一脸内疚,手足无措,像是为自家姐妹痛心疾首,又像是震惊到了极点。

  一脸不可置信,喃喃低语:“不……不可能,三妹妹怎么可以……可以做这种苟且之事,这样的不知廉耻,有辱门风之事,是……是我这个做姐姐的没有管教好。”一脸自责,眼眶里满是泪水要落不落,弱不禁风摇摇欲坠的样子,丫鬟惊慌失措扶住自家小姐。

  一脸惶恐,“小姐……小姐……这……这个如何是好?要不奴婢去通知夫人?让夫人来处理。”

  端木蓉被丫鬟提醒,像恍然大悟,强行镇定下来,“对……对去通知母亲,这………这是皇宫,是皇上寿宴,三妹妹太大胆,太胡闹,太大逆不道,三妹妹这样做,可是要杀头的,这是犯了宫中大忌啊!……”

  她们声音不大不小,刚好也让在她们身边的人都能她清楚。

  彬玉上前,都没有人发现她,小姐们羞红了脸,大家都是大家闺秀,都是未经男女之事的,个个臊得命红耳赤。还在认真听端木蓉主仆,你一句,我一言。

  这时端木容身边另一个小丫鬟,见大家都竖着耳朵听。心里乐呵呵,这下三小姐彻底无法翻身,小姐回去肯定给她更多好处。

  脸还要装作愤愤不平的样子,“小姐,这三小姐太不要脸了,连累小姐名声,还败坏我们丞相府的名誉,世上怎么会有三小姐这样不知廉耻的人。”

  之前说话的小丫鬟双手搀扶端木蓉,嘴也没闲,不停发牢骚。

  “三小姐,这想害整个丞相府,在府里放荡就算了,进过宫也寂寞难耐,不顾场合在皇宫里乱来。”

  她们使劲往丞相府三小姐,身上泼脏水,不停提醒大家,丞相府三小姐是淫荡不堪的贱人,不分场合与外男苟且。

  在场的小姐都捂住了自己的嘴,这丞相府有三小姐,居然如此不知廉耻。

  有小姐道:“三小姐,名门贵女,黄瓜闺秀,这往后还要怎样嫁如意郎君。”

  有小姐一脸不屑;“呸……什么黄瓜闺秀?你没听小丫鬟说嘛!这三小姐在丞相府都乱来,放荡不堪之人,那还是什么黄瓜大闺秀。还嫁什么人,谁家敢娶这样的小姐,要不剃头当姑子,要不一尺白布。”

  小姐们齐刷刷点头赞成,都觉得丞相府三小姐昂脏,下贱,污秽不堪,往后要离丞相府三小姐远远的,免得自己名声跟着受损。

  这时才宫女看到彬玉,急忙下跪请罪,“公主万福,公主恕罪。”

  彬玉淡淡的,“起来吧!”

  还没等她问,宫女悄悄在她耳边,把发生的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不说不行啊!她们只是卑微的宫女,在皇宫不管发生任何事,问起罪来,她们谁都跑不了的,还不如把话说出来,也许公主看在她们是无辜的,能皇上面前为她们说说话,饶过她们一命。

  小姐听到宫女的说话声,看是彬玉,也纷纷上前给彬玉行礼。

  当丞相府二小姐清楚看见她容貌时,眼里的嫉妒疯涨,恨不得彬玉的脸是她的,不过只是一瞬,很快又是一副温婉大方上前行了礼。

  彬玉依旧是那万年不变,清清冷冷的声音,“二小姐勉礼,本公主有一事好奇不解,请二小姐解惑。”

  不等端木蓉反对或同意,彬玉继续慢条斯理的说:“二小姐是亲眼看见里面的人是贵府三小姐?或者里面的人亲口承认,她就是贵府三小姐?”

  

第二十七章丞相府小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