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白家三公子

  没看到彬玉容貌之前,夏雨雪对自己容貌非常自信,可看到彬玉容貌之后,感觉自己就是井底之蛙。多看彬玉一眼,就自惭形秽多一分。

  她无法忘记看到小贱人的脸时,那震惊,那不可置信,那脸给她深深的震撼。那是怎样一张让天地万物失色的,一张找不到美好词来形容的脸。

  让她心里的落差,使她嫉妒羡慕恨在心里不停咒骂,“小贱人…小贱人………,凭什么……凭什么?上天太偏心了!为什么要把这样一张让天地色变的脸给小贱人。”

  她恨得发狂,妒的发狂,脸色青青紫紫,又转成白白红红不知是气,还是恨的。

  紧绷着身体,声音带着一丝些尖锐,“妹妹你怎么这么晚才出来,这是要进宫,你别管姐姐多嘴多说一句,你这也太没体统了,太不知分寸了。”

  彬玉嘲讽看着夏雨雪,打断她还想说话,“居然庶姐知道,那还在这里废什么话?”

  “姐姐……小妹也不是不知分寸,这也不是没办法,谁叫小妹都在安庙,没人教养这理所应当。这回来不就好了,往后让小妹多学学礼教,多学学规矩就是了。”一旁夏雨冰像是天真无害插话说道,还一副很认同的点点头。

  彬玉冷冷的撇了夏雨冰一眼,夏雨冰和夏雨雪两人,容貌长相还是极其相似,跟上一世没什么两样,一个喜欢扮柔弱,一个喜欢扮清纯天真。

  彬玉眼里的嘲讽更浓,“哦……原来两位庶姐还知道规矩,那为何见本宫还不知行礼?”

  两人又是嫉妒又是不甘,不情不愿敷衍了事行了一礼。

  “好了……在不进宫就晚了。”

  采兮心领神会上来搀扶彬玉,“公主奴婢扶您上马车,小心脚下,您可是皇家公主,皇上都说您是天下间女子之楷模,谁没规矩,谁没教养,都不可能是您。”

  夏雨雪夏雨冰听到采兮的话,又是恨,又是气,浑身发抖,手指颤抖指着从她们面前走过的一群人,说不出话。

  等人都上了马车远去,恨恨地跺跺脚,口里叫骂,“小贱人……小贱人……看你能得意几时?”骂完也让小丫头扶上了马车。

  彬玉可不管后面的人,如何恨她,恨得咬牙切齿。悠然自得的坐在马车上,优雅舒适的马车,马车顶上嵌上一颗又大又圆的夜明珠。茶桌上摆放着新鲜可口茶水,点心。

  彬玉眼睛里充满了冷漠和残忍,在这个皇权至上世界她要冷淡、冷酷,残忍,心黑才能活下去,活得好。

  马车行走了一段路,外面夜猫低沉声音小声道:“主子,白家三公子要见主子。”

  夜猫才禀告完,就听到一个磁性温柔声音,“可是长玉公主?”

  采兮打开帘子,漏出彬玉一张倾国倾城的脸,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高贵、优雅;端庄、温雅、清华,令人无比舒适的脱俗气韵,配上她绝世容貌,比任何一种艳丽的美貌都要夺目耀眼。

  白逸有稍微的失神,很快恢复一副无波无澜,又是翩翩佳公子模样。

  白逸在京城也是有名的绝代佳公子,胸藏文墨怀若谷,腹有诗书气自华,能文能武。

  彬玉也是第一次看到白家这位三公子,他一身月白项银细花纹底锦服,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好看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白逸微微上前,行了一礼,抬头时两人的目光相互审视对方。

  半晌白逸才说道:“公主有何打算?”

  “打算?不应该是替父报仇?”

  “公主可知,仇人是谁?怎么报?搭上整个白家,这仇还是报不了。”

  “不知祖父承诺公主什么?就凭公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何谈报仇?逸、望公主认清事实,做一个不谙世事的公主,平安一生不好吗?”

  彬玉嘲讽一笑,不是嘲讽白家三公子,而是嘲讽他的话,不谙世事,平安一生。

  那也要拥有不谙世事的资本,让所有人敬畏、忌惮、不敢招惹、不敢算计、才能平安一生。

  “三公子,可听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长玉自认自己不是君子,是小女子。”

  “古人云,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彬玉又凄凉一笑,“生为子女,不能为父报仇,视为不孝。”

  “三公子不必特意来此一试,长玉身上也有一半白家血。三公子的好意,长玉心领了。”

  彬玉周身气息已变,充满凌厉的杀气,语气阴森诡异,“三公子认为,本宫一个孤女,想要在这个不平的世道平安生存,该如何?本宫认为不进则退,不强则弱,不争则死。”

  白逸身体一寒,后背都爬满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他从未不知一个女子,也有如此重的杀气,像在战场上经过残忍的厮杀,打磨出来的。

  他愣愣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他曾是白家的骄傲,他自负自己是个深谋远虑,有城府,有谋略的人。

  可这一次认他体会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女子不可小觑也。

  彬玉不在看白逸示意放下车帘,马车缓缓驶向皇宫的方向。

  后面赶上了的夏雨雪和夏雨冰在马车上嘀咕,“姐姐那是白家三公子?这白家人都长得一副好皮囊,跟小贱人一副狐妹子样。”

  夏雨雪一副忧心忡忡,恨恨的咬牙,“妹妹咱们往后在王府又要艰难了,这白家眼巴巴赶来是来护着她的,这次机会难得,咱们要给自己多找助力,多找靠山,才能扳倒这小贱人。”

  “姐姐说的是,不知大夏第一美人瑶华郡主,看到她的脸会怎样?呵………呵呵……好期待这次的寿宴。”两人再次不怀好意的笑了。

  到了宫门口,彬玉从马车上下来,看到皇宫门口,已经停放不少带有不同王府标志的马车。

  在皇宫侧门着急等候的江凡公公眼前一亮,带着几个公公宫奴急忙上前恭恭敬敬的给彬玉行礼,”奴才给公主问安,公主万福。”

  彬玉淡淡挥手,“江凡公公免礼。”

  一行人起身,“公主皇上在凤贤宫,正和皇贤妃说说话,吩咐奴才,公主来了带公主去皇贤妃那见皇上。”江凡讨好地说道。

  彬玉一愣沉思一下,明白皇上的用意,调整情绪前面带笑容。

  “有劳江凡公公了,那就前面领路吧!本宫也有好些时间没见到皇爷爷了。”

  江凡差点被彬玉的笑容晃了眼,不敢在看,微微低着头。

  “皇上就知道公主挂念,这不?一大早就让奴才带人,在此等公主了………。”

  “公主软轿都准备好了,公主请上轿………。”

  

第十八章白家三公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