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梦魇

  白衣男子又不甚在意的问:“可知富贵街的那栋楼是………?”

  黑衣人被自家主子那眼神吓得还没有回过神,又听到主子问话,磕磕巴巴的回禀,“富……富贵街那栋楼,属下……属下………。”

  头快低地板里去,还有一咬牙,吞吞吐吐的回话。

  “属下不知,也没有查清楚,背后的主子是谁?只知道里面的东西非常奇怪,属下平生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白衣男子脸色一寒,他的人最近做事越来越不尽心了,脸色更加阴沉几分,正要发怒。

  坐在他对面的红衣服男子,坏坏笑道:“宇,何必为这些小事动怒,只要楼还在那里,总能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本少主这次是来玩的,对了……本少主听说,花落楼,今晚又有新鲜玩意,要不咱们去看看,”一脸的跃跃欲试。

  又一副煞有介事的叹了一声,“诶……!你说:一个青楼叫什么不好,偏偏叫花落,难道是,花容月貌姑娘,落入风尘。”

  摇摇手中的扇子,“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像似解了天下难题一般得意洋洋,一副欠扁模样,挺胸抬头,看着白衣男子仿佛在说:快来夸奖本少主,看本少主才高八斗,聪明绝顶,多风流倜傥。

  白衣男子懒得理他,看都没有多看他一眼,让黑衣人退下。

  起身往窗外看人来人往的街道,正好看到彬玉的马车从街道行过。

  微微眯眼,皇族?拥有皇族标致的马车。

  皱眉沉思看向马车,正好和拉开车帘,要吐出心中的闷气的彬玉,目光互相对上,瞬间彬玉厌恶的收回目光。

  她本在马车上感觉呼吸困难,想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谁想看到一个色胚,一直盯着她的马车看。因为自己前世的悲剧,彬玉厌恶男子看她的眼神。

  楼上的白衣男子微微一愣,半响嘴角慢慢勾起一个弧度。他确定他没有看错,那女子厌恶他看她的眼神,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女子对他产生厌恶。

  嘴角的弧度慢慢扩大,好看的似妖似仙,让人沉沦,无法自拔。

  红衣男子看到好友,没有理踩自己,站在窗前露出如此魅人心惑的笑容。

  像是发现新大陆,跳起来大声叫道:“宇,你………你居然笑了。”

  自己也走近窗户,一直往下看。没见什么可疑的,也见什么稀奇好笑的。很想弄明白,外面到底有什么可以让这冰块笑的。

  红衣男子摸着自己的一缕青丝,一副惋惜的模样,外面到底有什么?自己刚才到底错过了什么?

  回过头看着某白衣男子,可惜某人早就收回目光,脸上再无一丝笑容。

  心痒难耐的问:“宇,快说说;你刚才为什么笑?”

  他好想知道,感觉世界好玄幻,居然可以看到某人祸国殃民笑容。

  可惜某人冷冷回他四个字,“以你何关”。他捂住心口,扎心啊!

  这边彬玉的马车到了俊王府,从马车上下来,看到王府跟七年前没什么两样,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俊王府’。

  彬玉愣愣站在大门口,眼里一片暗红,眼神恍惚,是清明非清明。

  直到采兮小声提醒,“公主、管家他们还在跪着,”彬玉恍惚眼神才有一丝清明。

  上前亲自弯腰扶起忠伯,声音一如既往清清冷冷,“都起来吧!这些年辛苦忠伯,辛苦奶娘,也辛苦大家。”

  一群下人又弯下腰,“老奴等不敢,为王府效忠是老奴等的本分。”

  彬玉带着跟随她回来的人,款款玉步,仙姿玉色的走进王府,后面的一群下人也跟着进了王府。

  彬玉走进自己住的院子‘筱梦楼,仿佛走到上一世的自己困境。

  上一世自己因为美貌和皇帝爷爷在世的宠爱,被指婚云世子,招来她人嫉妒,在皇帝爷爷被毒害一年后。

  本是安安分分等着当一个待嫁女,换一个地方继续当米虫。

  可是谁能想到,他们有胆子算计自己,挑断手筋,脚筋,喂下毒药。关进柴房后,悄悄把自己下嫁,他们为她精心选好的唐家。

  想到唐家想到唐蝉对付她的手段,一瞬间,彬玉周身黑暗气息涌出,刺骨冰寒,让在她身旁的人,像掉进冰窖,冷的浑身发抖。

  自己仿佛又在黑暗的小房间,被唐蝉那疯女人折磨的日子。

  那冰冰凉凉刀,慢慢的一刀刀划开自己的脸,伤口的刀伤好了又划开,好了又划开。

  每天换着不同刑法惩罚自己,一天最少要用四五种不同的刑罚用在自己身上。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整整折磨了十年。

  自己那看不清是人脸的容貌,比鬼都还要恐怖万分,身上从上到下找不出完好的肌肤。

  人们愿意看见鬼,都不愿意看见自己,唐府没人管她死活,只有采兮在夜深人静时,偷偷送来吃。

  也想过不吃不喝就这样死去,可心里有一个声音,一直不停叫喊,一定让他们陪葬,不能便宜他们,不能便宜他们……。

  凭什么自己要卑微死去,而仇人们一个个活的好好的,活在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中。

  最终还是承受不住,烧了唐家烧了自己。

  彬玉.身体微微颤抖,散发出阵阵冷气,像大冰块一样。紧紧握起的拳头,指甲划破肌肤,鲜血一滴滴往下掉,会毫无知觉。

  掉进了梦魇,无法清醒。

  采兮、影兮、芸兮、…等人看到主子眼睛发红,小脸发白,身子颤抖,握紧的拳头滴血。

  素兮惊慌失措喊道:“快……快打晕主子,主子像走火入魔,这样下去主子会经脉寸断,武功全废。”

  几人手忙脚乱的把彬玉打晕,抱进房间床榻。

  素兮急忙上前给彬玉把脉,过了一会儿,才缓缓吐出一口气,喂了一颗药进彬玉嘴里。

  几人看向她,齐齐问道:“主子怎样了?”

  素兮松了一口气,“主子现在无什么大碍,主子是被心魔困境困住心神,又怒火攻心,我已经给主子喂下小还丹,等主子醒来就没事了。”

  大家听素兮说完,大家心齐齐落回肚子里,都不知主子为何情绪大乱,只要主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第十章梦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