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真相

  13

  林佩玖走出顾家别院已经是1949的秋天,新中国成立,顾城随军队回了台湾,离开前一晚,他问林佩玖:“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没有等到林佩玖回答,顾城就自嘲地笑了:“他用血肉换来的,你怎么舍得走。我曾以为只要我肯努力,你就会爱上我,可是我用尽了手段,你的心也不属于我。”

  顾城卖了顾家的古宅,为林佩玖购置了新的房子,一切安排妥当,才安心离开。

  讲到这里,忆琼先生已经眼泛泪光,我安慰道:“顾城不该强求的,否则也不会有如今的结局。”

  忆琼先生没回答我,而是从贴身的衣服里拿出一封信和又从抽屉里取出日记本递给我说道:“也许它可以帮你更好的了解他们,季先生和顾公子。”

  我接过信和日记本,小心翼翼地拆开,由于年代久远,信纸已经泛黄,但是被保护的很好,字迹仍旧清晰,潇洒飘逸的行书,是季琼的亲笔。日记本上字是方正漂亮的楷体,力透纸背,来自顾城。

  季琼入狱的第三天,顾城见了季琼,在昏暗狭窄的牢房。

  顾城狠厉的目光落在季琼身上:“我会救你,但是要用她一生来偿。”

  没等到季琼回答,顾城就转身离开,皮鞋落地的声音,响彻整个牢房,身后传来季琼不卑不亢的声音:“我不需要顾公子救,但若真爱她,就给她自由。”

  顾城的脚步顿了顿,没有回头。

  顾城还是在季琼被枪决时做了手脚,救下了季琼。他把季琼也锁在别院,和林佩玖一墙之隔。

  每一次走过院墙,没有人知道顾城是抱着怎样的心态,一边是自己的结发妻子,另一边是妻子深爱的男人,而他立在中间,像个恶人,可他心里的痛又有谁能懂得。

  季琼被关到1931年,抗日战争爆发,顾城把他纳入了自己的队伍,像他们这样的人,在民族大义面前,什么都可以先放下。

  不幸的是,季琼倒在了战场上,顾城赶过去时,季琼的军装已经被鲜血染透,他用最后力气拉住顾城的手,凑在他的耳边:“给她自由。”

  季琼下葬那天,天空飘起了牛毛小雨,顾城亲手将他的尸首掩埋,看着季琼安详的模样,顾城心中五味杂陈,就算死亡他也永远保持着优雅的姿态,怪不得会让她着迷。

  顾城在季琼的墓前立了很久,他想起某一天傍晚,营帐里只有他和季琼两个人,季琼对他说:“像我们这样的人,身处乱世却不能独善其身,大概永远都不配被爱情眷顾。可是佩玖不同,她应该拥有更好的人生。”

  不知从什么起,他就做了决定,等到战争结束就放季琼和林佩玖走,把他曾经抢走的幸福都还给他们,可是季琼却先离开了。

  顾城仍旧没有放林佩玖,战火已经烧到上海,以林佩玖的性子又怎会独善其身,相比自由他更希望她平安。

  他囚她半生,囚住了她的人,也囚住了自己的心。最初囚禁她是因为嫉妒,愤怒,想占有她,后来是为了保护她。

  可是顾城什么都没对林佩玖说,任林佩玖怨他恨他,如果苍天注定他要欠林佩玖一生,如果非要有人痛苦,那就让他来承担一切,背负骂名。

  直到1978年,顾城旧疾复发,在台湾离世,他昔日的战友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了信和日记本,一切才大白于天下。

  林佩玖曾以为顾城是最自私的人,什么都想占为己有,殊不知他默默地为她承受了那么多的苦难。

真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