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你选择哪

  吃完了晚饭,老顾收拾收拾回了自己的住处。临走时,老顾还警告了一番自己的儿子,大意是别欺负小乖乖云云。

  顾淮汐面上反应不大,内心却哭笑不得。这才多久,老爷子就和小毛这么亲了?

  “你给老顾灌了什么迷魂汤?”他抓住楚小腰的两只爪子,将楚小腰抱在眼前,直直盯着楚小腰的眼睛。

  “喵喵喵?”她做什么了?楚小腰弄不懂面前这位的脑回路。

  “我说,你什么时候和老顾关系这么密切了?”他现在严重怀疑,这两人背着他联系感情了。

  “喵——”嘿嘿嘿,是这个啊。得意地扬起头,大尾巴得意地在顾淮汐的手上扫啊扫,扫啊扫。

  那小模样,骄傲极了。

  “快说。”

  “喵喵喵喵喵……”当然是因为我聪明可爱啦!就算变成猫,我果然也是最招人喜欢的。

  虽然听不懂这小东西叽叽歪歪在说什么,不过看它摇头晃脑的样,估计是在炫耀吧。

  心中有些想发笑的欲望,他正了正脸色,吐出两个字:

  “蠢猫。”

  斜阳就像一个巨大的煎蛋黄,染得天空都是一片灿烂的颜色,远远望去,就像一个落入番茄锅的煎蛋。一朵朵颜色各异的云,就像一个个不同的食材。这朵是香菇,这朵是鱼丸,那朵是……

  隔着窗,楚小腰砸了咂嘴。

  夕阳真好……真美啊。

  “口水流出来了。”正在电脑前的顾淮汐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楚小腰抬起爪子擦了擦嘴巴,仔细看了看。愤怒了。

  哪有口水,骗子!

  话说顾淮汐在干嘛呢?楚小腰有些好奇。站起身子,迈着优雅的猫步朝顾淮汐走去。

  走近后,望着面前的庞然大物,她却有些犯难。

  实在没想到,变成猫后,爬个桌子都这么困难,要怎么上去呢?

  从小东西一直望着天空开始,顾淮汐的注意力不由自主就被分去了一半。表面上他是在工作,其实暗中观察了楚小腰许久。

  楚小腰咂嘴的样子,让他觉得十分好笑。小东西是在想吃好吃的东西吗?

  他更没有想到,这小东西坐着坐着突然朝自己这走来。怎么,它是想看看他在做什么吗?

  这个发现让他心里有一丝莫名的滋味似新生的嫩芽冒出,一发不可收拾。

  他嘴角勾起了愉悦的弧度,“求我,我就抱你上来。”头却吝啬低下看一看自己脚边的小家伙。

  他相信,它会求他的。毕竟撒娇卖萌求抱抱,是每一只猫的本性。

  喵?什么,求你?

  楚小腰有些咂舌,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人有些无耻呢?关爱弱小,难道不是你应该自觉的吗?还让我求你?

  求你是不存在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求你!

  作为曾经的新时代女性,现在的新时代猫咪,自食其力,是她的优良品质,哼哼。

  大眼睛转了转,楚小腰直直盯着面前这人黝黑的裤管,下定了决心。

  嘿嘿,这可是猫的天赋技能啊。

  什么东西在抓他裤子?察觉到有东西正在撕扯自己的裤腿,顾淮汐眉头皱起。

  “你在干什么?”顾淮汐质问某只正用爪子抓挠自己裤腿的猫,眉头深深皱出一个“川”字。

  “喵喵。”自食其力啊。

  楚小腰不松爪,扑灵扑灵的大眼睛,满是傲气。我可没有靠你哦。

  “放开你的爪子。”裤腿被拽出褶子。

  “喵喵!”不放!

  猫爪深深陷入裤腿,戳出几个小洞。后腿使劲,爪子发力,楚小腰就要顺着顾淮汐的裤腿往上爬。

  “放开。”顾淮汐额头隐隐冒出一根青筋。

  “喵喵!”就是不放。

  “你放开,”顾淮汐叹了口气,妥协,“我抱你上来。”再不松爪,他的裤子就要报废了。

  楚小腰犹豫着要不要松爪,毕竟她可是决定自食其力的人。

  犹豫间,身子一轻,楚小腰被顾淮汐大掌抱起,放到桌上。

  顾淮汐望了望着自己裤管上那几个深深的洞痕,抬头,认真地说:“下次再这么爬,你来给我缝衣服。”

  略略略,楚小腰吐了吐舌。心中有些不好意思。

  小模样煞是可爱,顾淮汐心中一动,有些想摸她头的冲动。

  伸出手,他的视线却落在了自己手腕上的表。

  他抿了抿嘴。现在是六点五十三。

  顾淮汐工作时,效率一向很高,但就今天来说,他的速度大不如前。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现在正趴在自己桌上那只正自娱自乐的小东西。

  眼神沉了沉,顾淮汐决定,暂时不理会这只猫。

  两爪捧着笔帽,咬着玩,眼睛时不时偷看一眼顾淮汐的楚小腰见他没有撸自己,难过了。

  顾淮汐什么意思,明明就打算撸……呸,摸自己的,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难道是嫌弃自己把他的裤子抓烂了?哼,小气鬼!

  楚小腰咬着笔帽,忍不住东想西想。

  还是,自己即使变成猫了他也不喜欢自己?思及此,手中的笔帽,似乎也没那么好玩了。

  楚小腰,又忧伤了。

  不得不说,某人一旦认真工作,是真的认真工作。丝毫没有察觉自己手边那只小猫奔腾汹涌的情绪。

  沪北市市中心,在最近几年开始外移,顾淮汐住处的这栋大楼,就在新商圈的最优地段之一。

  顾淮汐住在大楼31层,这个位置,恰好能透过落地窗将沪北风光尽揽眼底。

  大楼紧邻沪北河,河上建起跨河大桥。每到夜晚,各色灯光纷纷亮起,是沪北河风光最美的时候,也是商圈最热闹的时候。

  但热闹都是别人的,与这间房子的屋主无关,也与屋主的小猫无关。

  待顾淮汐完成工作,已是夜里十点。

  他关上电脑,眼神有些疲倦,入眼,迎接他的是似曾相识的猫屁股。

  挑了挑眉,他本来就不是爱说话的人,今日,很特殊。

  但也仅仅只是今日。

  清了清思绪,抿抿唇,没有理会那只正在发呆的小东西,径直走向浴室。

  他打算去洗个澡,而后睡觉。

  *

  有人说过,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但是人却能钻入同一个牛角尖,两次。

  从开始的生气、心虚,到自责,后悔,再到现在的平静,楚小腰想了很多很多。

  或许,顾淮汐从来没有冷遇过她,他只是不在乎。

  是的,不在乎。从小时候,到现在。

  不知道未来谁会有幸,得到他的青睐,成为他的女朋友?可以融化他竖起的厚厚坚冰,绽放融融暖意;可以每日清晨醒来,细细描绘他的眉眼;甚至得他一心一意呵护,捧在手掌心……只是那个人,一定不是她。(作者:相信我,是你,就是你啊宝贝!)

  耳边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眼眶热热的,楚小腰仰起头。

  她有些想爸爸妈妈了。

  浴室中,洗了把脸,顾淮汐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您好,我是顾淮汐。我想咨询一下,猫情绪多变是不是正常的?快两个月大。嗯,我知道了,谢谢。”

  眉头舒展开,顾淮汐脱掉了衣服,开始洗澡。

  *

  顾淮汐洗完澡出来时,看见桌上的小家伙蜷缩成一团,可怜巴巴的。

  他有些无奈,要怎么和它交流呢。

  “小毛。”他轻唤了一声。

  无猫应答。

  走近一看,“原来睡着了啊。”

  “唉。”轻叹口气,他戳了戳楚小腰摊开的肉垫,“小猫,睡觉了。”

  “喵……”谁啊?楚小腰懒懒叫了一声。

  “睡觉了。”

  楚小腰迷迷糊糊睁开眼,听清他的话,炸了:“喵喵喵!”

  你有病吧!我不是已经睡着了吗?

  顾淮汐叹了口气,戳了戳她的小脑袋,“别在这睡。”

  “猫窝。”顾淮汐指了指角落中的小窝。

  “还是床?你选择哪个。”

  眨巴眨巴眼,楚小腰有些费力地扬起头。

  沐浴过后,他原来蓬松的一头黑发被打湿,塌塌地搭在额前,遮住了他漂亮的眼睛。

  楚小腰有些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顾淮汐换上了一件亚麻的白色T恤,浅色的长裤。许是刚刚沐浴过的原因,较之以往的他多了一丝丝慵懒。常年浅淡的唇色也鲜见地润泽成粉色。

  额前的发丝上,一滴水珠渐渐聚成。

  滴答——那颗水珠好巧不巧滴在了她的猫鼻子上。

  楚小腰痴了,脸上有些发热。

  她、她感觉鼻腔有些热热的,她是不是要留鼻血了。

  眉梢微动,眼睛微眯,顾淮汐眼里盛满了笑意。

  “蠢猫。”

  他把楚小腰抱起,朝卧室走去。

  幼年的猫大多比较活泼,但也有个别猫情绪多变。作为主人,一定要耐心陪伴,多和它交流。

第四章 你选择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