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余火,你终于舍得回来了么。

  原来以为找工作会比较困难,没想到回国前投的简历竟然有了回应,并且比较幸运的是,回国那天,飞机刚停稳的时候就接到了面试邀请,补了一个中文简历之后顺利通过了第一关。

  鉴于在H国留学的经验,知道他们注重仪容和着装的习惯,面试的时候找到唯一一套西装,踩着平时绝对不穿的高跟鞋,雄赳赳气昂昂就到了。

  据说工作不是一次就能找到的,况且本身专业也不对口,所以我也没那么多心理负担。

  我们那一批面试只有三个人,据说下午还会有二十几人,就更不觉得能录自己了,心态松到不行。

  面试的时候才发现专业对口的竟然一个也没有。面试的考官特别温柔,开场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我预期应该是电视上演那种特别严肃的专业知识提问,结果面试官一张口就是让大家简单自我介绍。例行的毕业院校和一些个人想法说完之后,考官得知我是来自他们国家,和我一本正经聊起了H国的风土人情,接着就我的学校聊了一阵,最后还给了个中肯的建议,说我H国口语特别好,就是书面的简历写的太简单,说下一次一定要好好写。我当时想这绝对是暗示淘汰我了,但是卧病没有表示出任何失望,意料之中的结果。

  出来那个楼心里已经默默做好了去其他公司面试的打算,谁知过了没有一周的时间,竟然通知我去上班。我想大概是我的学校给我加了分,毕竟那所学校在H国还是名列前茅的。

  后来我发现,我这个岗位最重要的是语言过硬,其他的都是次要的,果然语言这个东西是要在当地的环境学习才会扎实的。

  电视剧果然都是骗人的,工作做的很顺利,什么同事间的明争暗斗我都没发现过,大概是我不太敏感。但是我很庆幸这个工作找的特别顺利,所以勤勤恳恳的做好自己的工作。内容无非是一些工作文件翻译类的,再不就是简单口语转述,没想到在H国做过的兼职工作锻炼了我的能力。

   S市地铁出名不是没有道理的,以前在微博看到过的被挤上地铁挤下地铁果然名不虚传,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下班两个小时之后了。

  像往常一样买了外卖回家吃,眼看着电梯门就要关上的时候,三两步跑到门前,挤了进去,差一点夹到我的饭,不好意思的使劲抿了抿嘴巴。

  “对不起,谢”道歉的话没有说完整,抬头的那一瞬间便僵住了,我当时脑子里转过很多想法。

  谁给我开玩笑呢?今天也没吃蘑菇呀,怎么可能出现幻觉,一定是刚回国水土不服,江风怎么可能在这里,他老家不是这里呀,这什么狗血剧情呀。

  我这个人越紧张脑子转的越快,嘴皮子也比平时利索,用我妈的话来说就是露怯绝对不让对方发现。

  于是,愣了二十秒。

  “好久没见呀!你怎么在这里,过的挺好的吧,结婚了吧,娃挺大了吧,你爷爷挺好的吧,你爸妈现在不会恨我了吧。”揪着手里的外卖,结都不带打的说了一串,我太了解他了,他一定是按照家里的期望去相了亲结婚生孩子的。我想当年他母亲的一句“那个女孩子看中的不过是你的背景,是你身后的东西”总不会是空口说一下,按他家里的作风,他没有接受家里人安排的话,是一定不能出现在别的城市的。

  以至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自己感叹,当时想我脑瓜转的真快,两年多都不肯面对的结果,一下子就想明白了,不是不能面这样的结果的,只是没有在那种情况里面对而已。

  我想,事实真相大抵是不会偏离太多的吧。

  看着眼前这个比以前更消瘦的人握了握手指,看着他眉头皱的越来越紧,看着他阴沉的面容,我笑的越开,没有一丝丝的强颜欢笑,我真心的想看到他好。

  “你一点没变,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自作聪明!”仿若带着气闷的语气一出,那个午夜梦回怎么都梦不到的人利利索索的在八楼下了电梯,电梯门关上的一瞬间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听到了一声微不可察的哀叹声。

  没想到他竟然就在我的下一楼,不知是来访什么友,印象中他父母看中的姑娘不是S市的,肯定是有公干来的吧,这个时间点也一定不是工作应该是是去朋友家。

  等回了自己家,背靠在门上的时候腿才软了下来。我从来都是纸老虎,被惹恼了也只会炸一下,回到自己的地盘怕的不行。

  原来那天竟不是幻觉。

第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