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5章 韩宇安慰颜奚

  那时的颜奚并没有完全理解郭岩话里的意思。在她看来,没有心的人是郭岩才对。她认为,是郭岩不了解她,甚至还联合起她的家人一起反对她。这样自私的男人,不是她想要的。走就走了,没有郭岩,她以后的日子会过得更好,更自在。

  直到今天,她才恍然过来。原来,一直以来没有心的人,真的是她。

  郭岩也是学医的,于他而言,急诊医生真的不是一般人能胜任的工作。他只是单纯的希望颜奚以后的工作不要那么劳累,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加上整个医院最容易出现医患纠纷也是急诊科,他也不愿意看到她卷入到一些无谓的风波里去。

  郭岩考虑的也是颜父和颜兄考虑的。他以为颜奚不听自己的话,起码家里人的话她多少会听一点。谁知,结果反而适得其反了。最后,还落得这么个下场。

  见颜奚如此固执,郭岩才突然发现,可能是自己真的不够了解她。或许,他应该退一步。所以,即使颜奚伤了他,他还是想要给这段感情一个交代。

  在周围人眼里,郭岩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她也承认这一点。他对她的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一样。也从不奢求她以双倍的好来还他。说得夸张一点,哪怕是颜奚把天捅了个窟窿,郭岩也会跟在后面把这个窟窿补上。

  郭岩是大她六届的同校师兄,在朋友眼里,他们就是羡煞旁人的神仙眷侣。

  是颜奚的不懂珍惜才害得他们有情人各奔天涯。

  一个男人,若不是真被一个女人伤透了。是断然不会说出那样决绝的一番话的。

  事到如今,除了怪自己,她还能做什么呢?

  “颜奚”……

  见她出神的太久,韩宇唤了她一声。

  顿时,她从回忆里回到现实。

  “你在想什么”?

  她强扯出一抹笑:“没什么”。

  “世上没有后悔药,有些事,过去就过去了吧”。韩宇宽慰道。

  “过去,过得去吗”?

  雨,下了一整天,也没见有一点要停的迹象。

  她突然打开车门,从车里走了出来。待韩宇反应过来,她已浑身淋湿。

  她问自己,往事已矣,生活还要继续。为什么不干脆放下呢?

  可是刻骨铭心的爱过。放下,谈何容易啊。

  她蹲了下来,身子缩成一团。哭吧,哭声伴着雨声,雨水伴着泪水,哭过以后最好再也不要想起以前的事。最好忘个干净,彻底跟过去划清界限。

  韩宇拿了雨伞下车,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再这么淋下去,你会发烧的。一个医生,连这点常识也没有吗”?

  颜奚完全顾不得他说了什么,只知道,这一通发泄后,她的心里会好受一点。

  “你刚刚不是问我,怎么分手的吗”?

  颜奚抬头看了他一眼。

  “上车跟你说”。

  颜奚抽泣了两声:“说吧”。

  “说什么”?

  颜奚白了他一眼。

  “四年前,纪高官韩盛国被双规的事你知道吗”?

  身为纪高官,知法犯法,当时这件事好多媒体都在争相报道。报纸更是满天飞,这么大的事她怎么会不知道。

  “我的前女友是A市最高人民法院某法官的女儿,怕我爸的事连累到他们,所以”……

  之后几个字不用韩宇明说,颜奚也能猜到。

  “后来呢”?

  “后来经过调查,是有人栽赃。诬陷我爸人最后被双开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没有然后了,她没有回去找你吗”?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在我爸被调查的一个月,她跟她父亲同事的儿子订婚了”。

  天呐!这么神速。

  “你都没有心痛的感觉吗”?

  “心痛,一件事看清一个人,有什么好心痛的。我当时还去参加婚礼了”。韩宇轻松地说。

  从他的眼神和肢体语言,她看得出来他不仅不是故作轻松,反而还有一种庆幸看清一个人的感觉。是她的错觉吗?

  颜奚瞪大了双眼:“我听错了吧”?

  韩宇笑了笑:“不是每一女人都值得被爱”。

  这句话似乎很有深意啊。

  “你的意思是,你没有爱过她吗”?

  “爱过,但不是你说的刻骨铭心的那种”。

  什么呀?怎么突然感觉这话题有些诡异。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无情啊”?

  颜奚看着他,点点头,又摇摇头。

  点头是因为大多数男人都无情,韩宇只是大多数男人中的一个。摇头是因为,那个女人太过现实。在她看来,爱情可以建立在任何于她有利的东西上。

  “韩宇,我好同情你啊”。

  三十又一的男人竟然谈了一场以利益为前提的恋爱。

  “同情”?

  “嗯”。

  他知道颜奚的意思:“我想,大概是因为我还没有遇到让自己真正心动的女人吧”。

  哦~是吗?想象一下,百里挑一的人中龙凤爱上一个女人会是什么样?让他动心,爱得死去活的那种吗?像他这样的,应该连情话都不会说吧?怎么哄女人啊?一吵架直接认怂?咦~光想想都觉得好笑。

  “想什么呢?高兴成这样”?

  女人真是世上最难研究的标本!前一秒还梨花带雨的,下一秒就笑逐颜开了。

  “没什么”。

  然后她撇了一眼时:“都这么晚了,阿嚏”。

  糟糕,真被这个乌鸦嘴给说中了。

  “那你是回家,还是”……

  “宿舍”。

  一路上颜奚打了无数个喷嚏。

  “路边有药店,要不你买点药去”?韩宇减速并提议说。

  “拜托,我是谁,小感冒而已。况且是药三分毒”。

  这是来自一个医生的忠告,他要记住。

  将近夜晚十一点,韩宇把她送到了宿舍楼底下:“实在不行,吃点药也没什么的吧”?

  颜奚冲他摆摆手,韩宇刚要开走,就被颜奚叫住了:“哎,等一下,你的外套”。

  这么重要的东西,可得还给他。

  韩宇接过衣服:“赶快进去吧”。

  颜奚冲他做了个再见的手势,之后拐进了宿舍楼里。

  有时候身边能有个这样的朋友,也是蛮不错的。

  

第25章 韩宇安慰颜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