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3章 旧伤

  颜奚微微一笑:“这样的人每天都有,你犯不上跟他们置气”。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气不过。你说女医生比男医生差哪儿啦?这些人都什么观念”?

  搞了半天,沙沙是在为颜奚鸣不平。颜奚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往另一治疗室走去。

  六月的天气,要么晒得人都能脱一层皮,要么成天下大雨。这不,这雨,一连都下了有四五天了。新闻报道说,A市好多地区因为连天暴雨发生了洪灾。

  好不容易逮着个全天休的机会。愣是哪里都去不了。不是在家窝着,就是在宿舍耗着。

  大中午的,本来说去一趟小吃街。可是,下雨天跟睡觉更配啊。

  “大嫂”。

  “颜奚,我今天得加个班。你哥还在酒店。你今天不休息吗,去学校接一下乐乐吧”。

  哎,本来还说清净一天呢,这这一回家,不用想也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

  “好”。

  挂完电话后,她把被子蒙过了头继续呼呼大睡。

  可是肚子饿得咕咕叫,没办法,起来叫个外卖吧。

  不知道是不是市区和非市区的坐标问题,新闻报道和报纸每天都在报哪里哪里又遭了洪灾。可是市区偶尔还能见着太阳。

  算了,这么点雨,还是出去吃吧。做了决定后,她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梳洗打扮一番便出了门。

  她走进一家中餐厅,点了两个菜。拿出手机,打开网页,翻到了今日头条。顿时心底袭来一阵酸意。

  郭岩,她的前男友,留美归来的医学博士生,年仅三十四岁的他就已经是美国旧金山医疗研究委员会的委员。现下,已被A市医科大学聘为心脏外科专科教授。甚至还有多家医疗企业争着让他去做高级顾问。其中包括简氏,博通和万企。但都被他拒绝了。他致力研究临床医学,对商业性的医疗公司并不感兴趣。

  他读博期间提出的论点,曾一度成为旧金山医疗研究协会最关注的焦点。回国后,他还曾亲自赴美参与过讨论研究。

  不过短短三年时间,他竟就有了这么大的成就。再看她,呵,依然还只是个医生。

  照片上的他跟三年前比起来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脸上多了几分自信。那是之前跟颜奚在一起时所没有的东西。离开,对他来说,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他身旁的女人?是他的朋友?女朋友?还是妻子?如今,她除了羡慕还有一丝嫉妒。

  他很优秀,这是她一早就知道的事。可是那时的她太过固执,对郭岩的付出,隐忍皆视而不见。郭岩给过她机会。但是在与他相守一生和急诊医生之间,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最终,是她的坚持己见给这段感情画上了句号。

  差一点,只差一点。她户口本上婚姻状况那一栏就成了已婚。

  如今,这算是上天给她的惩罚吗?大概吧!她不珍惜,自然有人代替她去珍惜。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她红了眼,关掉手机,拿上包朝门外走去。

  “美女,你还没结账呢”?

  身后的老板冲着她的背影大喊。她停住脚步,转过身:“对不起,多少钱”?

  “七十八”。

  她从包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没等老板给她找钱,就走出了店门。待老板追出去时,她已不见了踪迹。

  她坐在车里,想着五点多还要去学校接颜乐乐,可是她现在实在无心想其他事。范晓白要等到半夜十二点才下班。沙沙今天是大夜班,根本指望不上。颜先开年纪大了,现在外面又下着阵雨,万一他再有个好歹。唯一一个圈外的朋友田淼也没在国内。

  她思虑了很久,才鼓起勇气给韩宇打了电话。

  “韩总”。

  “颜奚,有事吗”?

  她吞吞吐吐地不知该怎么开口。

  “没有”。

  她刚挂断电话,韩宇就跟着打了过来。

  “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泪水不知何时落了下来。她强忍着哭腔:“没有,我打错了”。

  说着又再次挂断韩宇的电话。她跟韩宇才认识几天,朋友,不过是人家跟她客套而已。还是不要麻烦他了,要是再让他误会了去。怕是有再多一张嘴也解释不清了。

  韩宇盯着手机桌面看了半天。

  “韩总,韩总”……

  “说”。

  “等着您签字呢”。

  韩宇顺手在文件末页签下字:“张,我之后的行程是什么”?

  “半个小时后有个月结例会,然后就没什么事了”。

  韩宇愣了愣:“把例会改到明天,正好让他们再把自己手里的资料核对一下。我要出去一趟,有事给我打电话”。

  说罢,起身顺手拿起椅背上的外套走出了办公室。

  “韩总,韩……”

  助理张还没反应过来韩宇人就不见了。

  他重新给颜奚拨了过去。

  “喂”。

  “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在哪儿啊”?

  他所认识的颜医生不是这样说话没头没尾的人。想起第一次见她,因为自己占用医疗资源,她还冲自己大声嚷嚷来着。完全没有顾及他的面子。

  她当时对自己所表现出的那种不屑,是在发泄她对相亲交友这种方式的不满。足以见,颜奚是个很有个性的人。在他的印象里,即使她有过情绪低落,也是因为患者的事。她今天这么反常,一定是有什么事。

  他们是朋友,朋友有事,他不知道就算了。既然知道了,就一定要管。

  颜奚整理了情绪:“我真的没事,我就是打错了”。

  “把地址发过来”!

  “什么”?

  “我说把你的地址发给我”。

  颜奚本来想拒绝,可是最后却鬼使神差地应了下来。

  “好”。

  二十分钟后,韩宇根据她发的地址找到了她。

  “在你右手边有一家肯德基,有事下车说”。

  说罢,挂断电话,从后座拿过雨伞下了车直奔她的车走去。

  韩宇走到驾驶座边,敲了敲她的车窗,颜奚放下车窗。

  “下车”。

  颜奚从副驾驶座拿过包,下车跟着他一起进到肯德基店里。

  

第23章 旧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