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医院风波

  走进医院,他们急忙问了问医院的护士,护士安排他们先去交费,并告诉他们去哪里找大夫,老余也是第一次来医院,平时一个风寒感冒啥的轻了喝些热水,重了喝点西药也就没事了,医院属实是第一次来,要不是余思燕识字而还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但是当他们去交费的时候,虽然数目不多但是就他们手头这些算是从胡广明借来的钱真的只够挂号和问诊的费用,但是老余还是咬咬牙,交了手中那仅有的几十块钱,住院先暂时不住吧。对于90年代来说,一个拥有万元户已经很了不起了,而一天挣个几十块钱已经很好了,何况老余,一年的收入也不过才几千块钱,又要贴补家用,还要还债,旧的还完新得来。或许家徒四壁形容这个家再恰当不过了。

  抱着孩子找到了大夫的问诊室,这个大夫年纪差不多三十岁出头,他看了看老余怀中的小七问了相关的病情,具体什么原因造成的,老余也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这位大夫。老余把小七平放在一旁的小床上,大夫掰开小七的眼睛用手电照了照,又用胸前的听诊器听了听她的心跳问道:“期间有没有给孩子服过什么药物,或者有什么其他症状?”老余看了看燕儿,燕儿也看了看老余回答道:“大夫,我妹妹一直和我住一块儿,药物是村里一个大夫配的,也就是一些退烧的药,不过我妹就是时不时说胡话,我妹妹这是啥病……”还没等燕儿问完,躺在问诊室床上的小七又开始说起了胡话。

  年轻大夫也是经常见这种孩子的情况,大多是惊吓过度,但是这昏迷不醒,他也是头一次见。

  “这孩子,呼吸也很正常,眼睛没有异样,我从医几年第一次见,但是目前县里医院医疗器材条件有限,没法做CT检查,而且你们喂了孩子的药物也不至于这样的情况,我建议你们去省城大医院里看看吧?”

  “啥?大夫,那这不是坑人吗?收了钱怎么就看不了了!”老余也被这样莫名其妙的推脱惹怒了,钱花了病因却没找到。

  “老大哥,您别急,这孩子的病属于经神科方面的,只是我们这边没有相关的器材没法看,所以我也是没办法。至于相关的费用,这是医院规定,而没有这方面的器材,我们做大夫的也无能为力。实在抱歉!”年轻大夫很诚恳的解释道。

  老余刚想理论,一旁的燕儿怕事情闹大赶忙拦了下来,“爹,人家大夫也说的很清楚了,他们没有那个啥医疗器材,小七的病只能去大医院!这也怪不得大夫!”

  “那咱这钱就白出了?啥也没做,这是干的啥事嘛!”老余现在的样子活像一个撒泼的妇人,或许每一个患者的家属都是这样的心情吧!而医院毕竟有医院的规定,医院也需要一定的费用支撑,但是无一例外看病救人却救不了人的事情多如牛毛,所以很多医患矛盾就这样出现了。

  这个年轻的大夫也是性子急的人,看着老余这样闹也不是办法,后面还有别的病人就诊,随即说了句:“大爷你这说的什么话?什么叫不给你家孩子看病,我也是第一次见,看病花钱本来的事嘛,凭啥……”还没等他说完,一个白胡子的大夫走了进来,“吵吵啥?什么情况?”老大夫走了进来严肃的问道。

  “云老,您怎么来了?”这位年轻的大夫客客气气的说道。

  “别说那些没用的,发生了什么事?”老大夫不屑他的的话直接问道。

  这位年轻的大夫也就恭恭敬敬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说完看了一眼消停下来的老余,瞪了一眼,刚巧让老余看到,刚想说话,又被旁边的燕儿拦了下来,她揪了揪父亲的衣服,使了个眼色,老余才作罢。

  老大夫啥话也没说,转身走到床边看了看床上的孩子,和之前那位年轻的大夫一样也是掰掰眼睛,听听胸口,此刻的云老大夫心里也是奇怪,按理说一般烧退后都可以醒过来,老者突然想到一个人,他又转身看向老余他们说道:“我们无能为力……”老余刚想质问,他又说道“不过县里安和桥北街有一个中医大夫,他可以治疗这种病,治不好不要钱!”这个姓云的大夫信心满满的看着老余父女。

  老余也有些半信半疑的问道:“治不好真的不要钱?”此刻他就像听错了一样,又问了一遍。

  “治不好真的不要钱,我把地址给你写下来,你照这个地址去找就行了。”云大夫掏出胸前的钢笔从抽屉里找了一张纸,把地址清清楚楚的写在上面递到了老余的面前,老余接了过来,又递给了燕儿,“我不识字,给俺家闺女看吧!”

  燕儿拿到手里看了看,“安和桥北街,新民巷东一百五十米第二家,乔氏中医馆……”

  不一会儿,老余抱着小七和身边的燕儿走出了医院,小七拉了拉父亲的衣服问道:“爹真的要去吗?”

  “去!当然要去!小七都这样了,就当小七死马当活马医吧。”老余这话随有些不爱听,但是小七这种情况,不试试怎么知道。

  老余也不经常来这县里,燕儿也是第一次来,找了好久问了好多人的他们父女三人终于找到了这家中医馆。

  

医院风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