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名字

  夜里,他看着这娃睡的正酣,嘴里还咿咿呀呀的!老余更加喜欢这个丫头了!虽然女儿也是自己一手带大,但是这个突如其来的小女儿,真的格外得让他喜爱。

  “你说该给她起个啥名儿呢?”他若有所思的看着这女婴。

  “燕儿那会儿是因为有燕子在咱家起窝!所以叫余思燕!这还是村里一位老教书先生起的!可是现在先生已经过世,家里又没有识字的人……”他想了又想,手指捏撮着下巴的胡茬,就这样走来走去。

  “七月初七捡到的?又下着雨?这可就难办了?又不知道这娃的生辰八字”他现在的想法要是在以前可是不敢想的,这些可是封建迷信。现在不同了,现在是改革开放,是解放思想,传统文化好的也开始提倡保护起来,他不懂这些,只是村里大队的喇叭响着这些。村里的村干部经常议论纷纷的,有时候他也凑热闹听听,也开过会,也批斗过人,但是这几十年来从人民公社化运动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他是一步步走过来的。从挣工分儿到自己种田多劳多得,自由分配,他想都没敢想,村里人也没敢想!但是想生活下去的他们更清楚他们想要什么,土地不仅仅是粮食的种植,还有牛羊猪鸭的饲料,这恰恰都是土地所赋予的,大自然的产物,这是公有制向多种所有制的转变,这就是提高劳动的积极性良方,这就是生的希望。

  一个好听的名字却能让一个人一生都很精彩!对于他来说,有的事儿可小,但有的事可不小,当初大女儿的名字就是那个教书先生起的,教书先生的一些话一直在他心里记着,“名如其人,人如其名。”老先生这说的八个字,他不晓得什么意思!只知道老先生说完,提笔写了一个思一个燕字,然后说道:“这女娃命里缺土,又因燕子筑巢,故取一燕字,思越人,燕双飞,思又属金!这娃就起名叫思燕吧!”

  “柳大爷,您说了这么多?不懂呀!”他疑惑的看着老先生说道。

  “那就对咯,啥时候国家重视教育了这些就懂啦!”老先生摸了摸胡子说道。

  柳老先生一生经历了太多的太多,同时也经历了那段悲惨的时期,没过多久,他便与世长辞了。

  时间过去了很久,可是那些话,他记得一清二楚。所以燕儿念书的事儿,他一直都在考虑着。

  “哎?对了!十里外的赵家屯不是有一个从省城回来教书的老师嘛!”他灵机一动,想起了前先天赵家屯锣鼓喧天的,听说就是接省城回来的教书老师。这下可把余锁柱乐坏了!乐的一宿都没合眼,第二天,天还没亮就带着这个上天安排到老余家的小女娃启程了。

  那时候还没有什么交通工具,自行车可都是稀奇玩意儿,他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带着一个女娃,愣是走了十里多的路,到了赵家屯,去了这赵家屯村主任家赵铁柱家!老赵是个憨憨人,就是嗓门儿有点大,村里人嘛!都一样。

  “锁柱?怎么有空来我们屯子啊!田里的事儿忙完啦?”顺手拉开把椅子示意他坐下,眼睛被老余怀里的孩子给惊讶到了,“哎?锁柱这娃是……?”顺

  “俺家小闺女!”老余乐呵呵的说道。

  “哎?不是你家就一个闺女吗……”还没等他说完,老余就打断了话,“铁柱哥,听说你们村来了一个省城里的教书匠?”那时候老师这个词还不是很普遍。

  “你问这个干嘛?”铁柱更加疑惑了,“也不干嘛!俺就是找先生给俺家闺女起个名儿!这不是俺不识字嘛!”老余也是显得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

  “这事儿啊!来来来,俺带你去。”赵铁柱也没过问太多直接带着老余去找这个省城来的‘文化人’老余也就这样顺水推舟的隐瞒了过去。

  到了县大队的院儿里,因为学校的建设还没完工,所以这位人们口中的‘文化人’就暂时住在了这里。老余一眼就认出了这个来自省城的老师,他蓝色的确良衣服衬托出他的风度翩翩,胸口口袋里插着一直钢笔,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显得格外的风华正茂。他刚从屋里出来准备去未建好的学校看看!也想着如果不行,先在大队里教书,时间可以等,可孩子们的教育不可以等。

  “是省城来的教书先生吧!”老余客客气气的双手伸前呈握手的样子,“您好!我是。先生是旧社会的称呼啦!您还是称呼我老师吧!请问您有什么事吗?”老师也伸出了右手握向了这位淳朴的农民的手。

  “奥,您贵姓?”老余激动的问道。

  “我姓周,单名一个晓字,您就叫我周老师吧!”周晓回答道。

  “周……周老师,俺是隔壁村的,俺叫余锁柱,俺也没别的事儿,就是想让你给俺闺女起个名字!”此刻的老余就像是见到了活菩萨似的,激动不已,同时也道出了他的来意。

  “起名字?余大哥这孩子生下来没有取名儿吗?”周晓一边说着一边示意老余和赵村主任回屋里。老余也没急着回答,像是没听见一样。

  回到了屋里,周晓关上了门,示意他们坐下!老余把怀里的孩子放到了床边,找了把椅子也就坐了下来,村主任赵铁柱也就顺理成章的坐在了老余的对面。

  周晓一边翻着一本挺厚的书一边问着老余,“你家闺女什么时候生的几时几分?”

  这可把老余问住了,该怎么回答呢?周晓扶了扶眼睛抬起头看向老余,老余有些慌张。毕竟村里都传的那样了,他也倒不怕啥,可是这孩子的将来!不能十里八乡的都穿开吧!一想到这些,老余更慌张了。毕竟这是一个人的名誉!不容侵犯。

  周晓又重复了一遍,怕老余没听清,老余嘴有些颤抖的说道:“七……七月初七,清……清晨七点七分吧!”老余一生从来没有说过慌,第一次觉得特别特别的慌张!为了这个孩子他心里在和自己作斗争。

  “这孩子就叫余晓柒吧!晓呢预示着她像初晨的东方太阳!柒虽是一个大写但是有水有木又是七夕节!这孩子挺好的生辰啊!”周晓,把名字写在了纸上递给了老余,老余双手接过了纸,看着三个落落大方的楷体字,乐的都合不拢嘴了。

  “谢谢周老师!谢谢!”老余回过神来,赶忙站起来向周晓鞠躬,周晓也赶忙双手扶着老余的双臂,微笑的说道:“您不必客气,举手之劳,举手之劳!”

  周晓送出了老余和赵铁柱后,老余停下了脚步,转身向周晓邀请道:“周老师不忙了,希望能来俺们村看看,俺们村也可好哩!”

  “好的,一定一定。”周晓再次伸出了手握向老余,握手后又礼貌性的握了握赵铁柱的手,“那就送到二位这里吧!二位要是有事就来找我!我先去忙了。”

  或许有时候撒谎也是一件好事吧,尤其对于这样身世的孩子来说,老余心里明白的很,虽然他不知道这娃的生辰八字,虽然这些都是他捏造的,但是每一个父母其实都是一样的就是希望孩子将来出人头地,他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但是他觉得问心无愧就行了。

  出了大门后的赵铁柱怎么问老余,老余也只是囫囵吞枣的回答了他,这让老赵更加疑惑,但是老赵也没有深想,毕竟他不是那种刨根问底的人,也不爱那些八卦的事儿。

  与赵铁柱告别后,老余乐乐呵呵的走在这羊肠小道上,手不时的摸了摸怀里的那张写有名字的纸,转头看着背上的小女儿。

  “以后你小名就是七七啦!”

  走着走着,老余一高兴,于是唱起了这当地山里人的歌,歌声散发着浓浓的乡土人情,他的歌声就像告诉人们,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了,新的时代也开始了,新的‘春风’也吹遍了这个美丽的中华大地。一切的一切都将紧罗密布的迎着改革‘春风’飞舞了起来!

  

名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