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山间幽谷

  马儿停在了一处广大的府邸前。

  昧生望着朱红色的大门,默然片刻,……随将官入内。

  这里原是蔚府,现在是夕林临时的军营房。

  院内与之前已大不相同,满院茂盛的绿植早已干枯倾颓,一方方石桌上搭满了散发着汗臭味的军服,弯刀和长矛整齐地排满墙边,男人的吆喝声不时从一间间屋子里传出来,充斥着粗野的气息。

  将官唤两个卫兵给她收拾出来了一间屋子。

  “恩公,谢谢你。”昧生感激道。

  “举手之劳而已……以后叫我石停吧!叫恩公总觉着怪不好意思的!”他笑起来有两个浅浅的梨涡,给人一种信赖感。

  “好……我叫你石大哥吧!”

  他笑了一笑,“好……路上辛苦,你早些休息吧!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找长欢长庆。”

  长欢、长庆是刚才给她收拾房间的两个卫兵。

  天色已墨黑,树影在晚风中摇荡。

  石停立在院中老树后,微风扬起了他的袍子,长欢、长庆垂首等待长官的命令。

  “明天起,你俩不用巡城了,给我暗中盯紧了刚才那个女人,不要限制她,也不要跟丢了,看她去了哪里、见了谁、做了什么、每天都要汇报给我!”

  “是!”

  昏黄的烛光下,昧生侧倚在床边,神情疲惫,连日来的奔波突然放松下来,顿感周身疼痛、虚软无力,加上背部的伤还有些刺痒,又或是熟悉而陌生的环境,久久不能入眠……

  蔚秦的清晨不同于甫平,红日升起,白雾渐散,碧蓝色的天空下漂浮着大朵大朵相连的白云,清澈得好似一面波光粼粼的湖水。

  院中响起踏踏踏的脚步声和兵器叮叮铮铮的撞击声,接着列队开始操练,巡城的卫兵踏着整齐的步子一队队跑出去。

  昧生今日要独自前往秦府。

  令她意外的是秦府的守卫并不严格,甚至可以说是松懈,虽然这里已经是守城令的府邸,但内里掩藏的幽谷却没被发现,它完好的保存了下来。

  翠绿的葡萄架下杂草丛生,明黄色的藤椅上蒙了浅浅一层灰尘,秋千安静地挂在那里,经她开垦的小花园里的鲜花也已经被杂草吞没,只有那汪清泉还似原来般鲜活。

  登上被尘埃淡淡掩盖的阁楼,整个园子尽落眼中,从前小姐最喜欢坐在这里看外面的鸟儿嬉戏,如今这里寂寂一片,沧海桑田,只有孤单的脚步声,她的房间也空荡荡一片。

  这里已然没有了小姐的气息。但处处都留有她的痕迹。

  如一千只虫子钻进骨头里,如此真切地意识到,她真的不在了,是死了还是去了哪里,都是没有等她。

  失望吗?有。但想起她那双眼睛,像泉水一样清澈干净的眼神,那微光波动中尽是不舍,她说,“昧生,我等着你,我们一起走。”她便信她定有难言之隐,但若说小姐死了,她不信。她已经去过秦氏墓地,并没有找到小姐的名字,她只认识小姐的名字。

  何况她现在明白,外人根本不知道秦氏还有一个叫秦玉珠的大小姐!

  她突然失了方向,天下之大,李由究竟带小姐去了哪里?

  自己一个没有功夫、身无分文的弱女子又该怎么找到她?

  即便找到小姐又该如何告诉她?告诉她,她爱的人是一个害了她全族的奸人!?

  想到这些,昧生心中烦闷,只有找到李由才能弄清楚这一切,但他的身份既是假,蔚则昭又下落不明,要找到李由和小姐岂不是大海捞针?

  清泉顺着山石缝隙淌下来,经过园中的小池子,再顺着山涧流向不知名的远方。

  小池子大概是经过人工改造的,从山涧截留,水大概到人的膝部,背靠山石,周围被郁郁葱葱的树木遮挡起来,午间太阳从头顶照下来,河水变得发烫,到了午后慢慢冷却温和,此时最适宜沐浴。

  这里有太多快乐的回忆,朦胧着些许温情,如尘封的画卷愈久远愈迷人,小姐之于昧生,分离愈久,思念愈深。

  昧生坐在池边轻轻拨弄一汪池水,阳光下亮晶晶一片闪动开来……

  连日奔波是该好好洗一个澡了,她褪下衣物,迈入池中,将面纱取下,掬一捧水,从头顶缓缓洒下,手指触碰到脸颊的那一刻,她愣住了……温软滑腻的触感……那些剌手的疤痕呢?

  心止不住地突突地跳了起来,难道……大白天也会做梦?!

  大夫都说她的脸永远也不可能好了……

  会有奇迹吗?

  会的。

  镜中分明映出一张光洁无瑕的脸庞,昧生不敢置信地看着镜中人,除了些许消瘦,肌肤比从前还要温润细腻。

  心中的阴云倏然散去……

  她忽然想到什么,反手去摸后背,鞭痕还在,隐隐作痛……

  莫非是狐仙洞那一晚的水?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更好的解释呢?

  感谢狐仙大人!!!

  俗世中人,有几个能坦然说容颜于你并不重要呢?

  双手合十,狐仙大人不仅救了我的性命,更解去了我心中阴霾,此等恩德,昧生铭记于心,他日若有机会,定当报答!

  她不知道,尾随其后的人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傍晚时分,空气干闷,阴云暗压,天空憋着一场大雨。

  石停已经回到房间,他是负责巡城的长官,一整天都在城内东奔西跑。

  今日哺时,守城令沈路在府门前被行刺,十人的近身侍卫队死了三个,沈路幸逃一命,刺客服毒自决,半点线索没留下。那些近身侍卫是沈路从夕林带来的,各个是精选的高手,十人对一人,竟然还赔上了三个!

  自从掌管巡防营,出了任何事都跟他石停脱不了干系!

  他心中烦闷,早年间潜伏在蔚则昭身边,从默默无闻熬成亲传弟子,废了多少心血!攻下蔚秦,他是头功!这沈路有什么资格数落他!

  或许他天生适合暗中行动,现在要他大摇大摆地走上街去抓反贼,只怕他认不出反贼,反贼倒先认出了他这个“叛徒”。

  “咚咚咚—”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长庆匆匆进来。

  “叩见大人!”

  “怎么?有情况?”

  “小人按您吩咐跟那边的守卫打过招呼,那姑娘果然去了守城令府,小人一路跟着,发现府里有一个暗阁,暗阁后的密道通往一处园子,很暖和的园子。”

  “什么密道?!”石停浑身一震,这收获在意料之外。

  “小人也说不清,但是路线小人记下了。”

  石停忆起当初炎将军领兵围住蔚家军,把秦府翻了个底朝天也没能找到蔚秦大印,原来竟是遗有密道,这秦氏一族挖暗道的功夫真是一绝!可惜死绝了。

  到底还是让我石停查出来了!

  看来这个昧生知道更多关于秦府的事,反过来想,身为蔚则昭的秘密武器,或许她也知道更多关于蔚则昭的事,那么她有没有可能知道蔚家军的事呢?会不会也认识寒城呢?毕竟她没有尽数交待,怀有秘密……

  “继续跟着,不要打草惊蛇。”石停道。

  长庆走后,昧生来向石停辞别,她相信小姐还活着,她已决定要住在幽谷,或许小姐会回来找她。

  石停在看到她的那一刻呆住了,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完全”的她,白皙细腻的鹅蛋脸,挺俏的鼻梁,丰盈红润的嘴唇,俊秀的单杏眼,眸中清亮,透出一种灵秀的气质,虽算不上美若天仙,但与当初废墟里的她完全判若两人。

  他当然知道是她,却不由有些犹豫。

  “昧生?”

  “石大哥,我来向你辞行。”

  “……你要走?”石停有些惊讶问道。

  “是,我要走了,真的很谢谢你……”

  “你要去哪里呀?离开蔚秦吗?”

  “不,我要等一个人。”

  “那也用不着离开呀,你知道现在不太平……”

  “没事的,那里很安全。”

  此时天色瞬间暗了下来,狂风渐起,乌云滚滚,雷声大作,大雨哗哗浇落,打的树叶噼啪作响,石停踱步到窗前,看外面瓢泼大雨,道:“……你的伤……好了?”

  他记得当时大夫说得肯定,最好情况也会留下疤痕。

  “说来话长。”她说,“你可能不信,我遇到了狐仙大人。”

  他自然是不信,这话更像敷衍,但也没再追问,暗中观察比当面挑明更真实,于是他顺应她的意愿,只嘱咐了几句万事小心,有事情还可以来找我这样的话。

第八章 山间幽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