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突袭幸和

  夜微凉,晚风习习拂秀窗。

  月如水,盛情盈盈掬流芳。

  隐约中,好似走进了镜花水月里,清丽俊美的黄衫女子懒懒倚在暖阁前,指尖绕着一绺秀发把玩。

  恍若隔世般,思念汹涌,昧生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人。

  “昧生,你说我要不要跟他走啊?”黄衫女子含羞问道。

  “不……小姐,他是个骗子!”她骇然疾呼。

  黄衫女子听不到、也看不到她,她的目光正望向一旁——木榻边一个丫鬟在默默拾掇着一个包袱……

  那个丫鬟——不正是自己吗!!!

  昧生惊醒的时候,清晰地记得这一幕,仿佛刚刚才发生过,转瞬便成了前尘旧梦。

  一个小丫头探头探脑地走进来,看躺在床上的女人睁着眼睛,满面薄汗,欢笑道,“姐姐!你终于醒啦!你都睡了三天三夜啦!”声音清脆稚嫩。

  昧生尚未回过神来,怔怔地问:“……这是哪里?”

  “这是我家,是我爹救了你!”小丫头脆生生道。

  “你爹……”

  “甫平令左俊丞就是我爹,我是他的女儿,我叫左樱。”

  “哦……”

  昧生挣扎着想坐起来,怎奈身子如陷入泥沼般使不出力气……猛然间她想起什么,惊呼着挣出双手去捂脸,却发现无处可藏。

  “你是找这个吗?”小丫头递过来一条白色的面纱。

  “大夫也是为了给你瞧病,你别难过……是谁把你的脸弄成这样的……”小丫头同情地说。

  她的脸爬满了深深浅浅的刀疤,如同嵌入一条条殷红的沟壑,触目惊心。

  痛苦如藤蔓般爬了上来,仇恨像难缠的恶鬼再一次把她拖入地狱。

  “小姐哟!可找到你了!夫人正叫你呢!”一个老嬷嬷急匆匆找过来。

  “又有什么事啊!”小丫头噘着嘴。

  “夫人叮嘱过不让小姐各院乱跑的,尤其是这几天,王上和大将军都在府上呢!要是不小心冲撞了王上可怎么办?快跟我走!夫人找你有事呢!”

  老嬷嬷苦口婆心,一看就是平常没少被这鬼丫头折腾,嘴皮子都磨快了。

  “好吧,姐姐,我改天再来找你玩!”小丫头怏怏不乐。

  昧生将脸埋在被子里,一言不发。

  前院正厅里。

  夕林彦坐在主位上,大将军炎成修,甫平令左俊丞立在台下。

  “王上,宁珂还未对我们宣战,您是否先回衡城与众臣商议后再做决定?”左俊丞进言道。

  衡城是夕林的都城。

  “他们敢行刺,我为什么不能偷袭?”炎成修反问左俊丞。

  “只恐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一旦与宁珂开战,反倒是给了樊于可趁之机啊!”左俊丞道。

  “左大人这话说的可真是窝囊,宁珂那老头儿都敢行刺王上了,如果不给他们点教训我夕林岂不是成了软柿子任人揉捏!”炎成修嗓门高,说话时中气十足。

  “炎将军此言差矣,教训可以有其它的办法……”

  “什么其它办法?”

  “比如割地赔款……”

  “人家都杀到眼前了,还谈什么割地赔款!”

  左俊丞感到和这个粗人无话可说,遂向台上躬身行礼道:“王上,过去几年,樊于氏无往而不利,侵吞了宁珂大半疆域,恒主在时曾说过,唇亡齿寒……”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夕林彦厉声喝住,“够了!此事已定!不用管衡城那帮老头儿说什么,宁珂行刺我时,合盟已然破裂!我们就是要不宣而战!打他个措手不及!至于樊于——早晚有一天都是要开战的,不必怕他们!”

  左俊丞是个聪明人,意识到朝局已变,眼前的小主子可不认夕林恒之前那一套,心知自己刚才言论已惹主子不悦,立时噤若寒蝉。

  “左俊丞,你坐镇甫平有几年了?”夕林彦问道。

  “回王上,五年有余。”

  “五年了!沙城五年前什么样?甫平这些年没打过仗,你有这么些闲功夫不会好好治理一下沙城问题吗?”夕林彦怒斥道。

  “臣知罪!属实是边境问题棘手!臣一定竭心尽力!”左俊丞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这事回头再说,你先下去准备吧!关内所有将士务必在晌午之前赶到雁陵,甫平关内只留下三千精兵。”

  “是”左俊丞领命退去。

  集甫平与邻城雁陵的兵力于一股,突袭宁珂的重要边城幸和。

  他不是夕林恒,自继位起,便认定夕林与樊于之间早晚必有一战,与其拖着,不如先人一步,抢占宁珂,这场仗他早晚要打的,只不过比自己预计的早了那么一点点。

  “王上,我也去准备了”炎成修道。

  “你就留在甫平吧,我身边需要一个高手……下去部署城防吧!”夕林彦道。

  “是”

  炎成修出来的时候正看到一身素衣的昧生被拦在门前。

  “怎么回事?”炎成修道。

  见将军来了,几个侍卫连忙退到一旁。

  那晚在王帐过了一夜,第二天他们就到了甫平,那时她还在昏迷中。

  “大人,我想见王上。”她上前道。

  “你要见王上?”炎成修有些诧异,“你有事可以跟我讲,王上恐怕不会见你。”

  蔚秦的事了了,战事已起,她也不再有用了。

  “求你了,大人”她忽地跪下来,“我有事一定要见王上。”

  她纤弱的身子支在宽松的衣裙里更显得消瘦单薄,想起属下把她从废墟里救起送到自己这来时的样子,炎成修心中有些不忍,回身走进前厅,不一会儿又走了出来。

  “王上叫你进去!”他说。

  夕林彦斜靠在座椅上,看着跪在台下的女人,“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小人有一心愿,还请王上成全!”

  她跪伏着,头埋在地上,一动不动。

  夕林彦心道:“替我挡了几刀就成债主了!可我最讨厌背叛者,你朝我要,我偏不想给。”

  他站起身来缓步走下台阶,蹲在她身前。

  “抬起头来。”他说。

  她缓缓直起身子,抬眸正碰上他的注视,他歪着头,眉角微挑,狭长的眼睛透着冷峻,周身散着一股迫人的气势,她不由地低下头。

  “你凭什么要求我?你的命都是我给的。”声音清冷微沉。

  “小人不敢,小人……只想手刃蔚则昭!请王上成全!”她身子又低了一低。

  这倒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于是他饶有兴趣道:“我说过,把头抬起来。”

  她只好照做,他仔细瞧她,远黛如烟含墨,一双单杏眼清澈灵动,看起来乖巧而安静,模样称不上多美,但着实不像一个心机深沉的细作。

  夕林彦心道:“真是一块骗人的好材料,可惜叛主的东西,再好也用不得。”

  “你应该坦诚,戴着这个做什么?”他指了指她的面纱。

  闻言,她震了一震,缓缓道:“怕吓到王上。”

  “我不怕,摘掉。”他命令道。

  她心中发抖,手指慢慢伸到耳后,面纱从一侧滑落,数条殷红的血痕暴露在空气中,她面色苍白,强装着镇静。

  夕林彦心中一惊,这蔚则昭对自己人竟也这样狠毒,真是够蠢!然而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怪也只能怪她眼瞎,跟了个心狠手辣的主子……

  他叹了口气,轻轻道,“蔚则昭跑了,不过他永远回不来了,如果撞到我手里也必是一死,你可以放宽心。”

  跑了!那个魔鬼竟然还活着!

  她又怕又恨,痛声道:“王上,抓到他请一定让我亲手杀了他!”

  夕林彦皱眉道:“你害了秦氏一族,有今日全是咎由自取,我念你诚心悔过,留你一命,你倒跟我要求上了。”

  “不是小人!是李由害了秦爷!他……他还骗了小姐!”她哽咽出声,神情痛苦难当。

  夕林彦有些困惑,炎成修没告诉他这些,他不解道:“李由是谁?”

  “他说他是盛朝的商人,但密道布防图是他让小人拿给蔚则昭的,我想他一定是蔚则昭的人。”她如实相告。

  “你说是李由,那他为什么要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你呢?如今人都死光了,叫我如何相信你?”

  夕林彦并不在乎是谁偷了布防图,如今他已然是蔚秦的主人。

  “李由把小姐带走了!小姐一定还活着!求王上救救小姐!”她哭着哀求。

  夕林彦心中发笑,站起身来无可奈何道:“秦氏一门都死了,你说的小姐自然也死了,我不怪你胡言乱语,你走吧!想去哪去哪!”

  “小人没有胡说!王上,求您救救小姐!她还什么都不知道!”她重重磕了一个响头。

  夕林彦敲敲脑袋,说为秦氏伸张正义不过是个噱头,他才懒得管到底谁是奸细,这女人要是一直这么闹,倒教他心里不安,但不知为什么他并不想杀她,于是只叫侍卫进来把她拉了出去。

  女人被拉出去时口中还一直苦苦哀求着“王上,救救小姐!”。

  冷日高悬,寒风瑟瑟,兵马已整装待发。

  三军阵前,夕林彦一身铠甲立于高台之上,拔剑指天,震声道:“仁义之师!替天行道!”

  台下将士齐声高呼,“仁义之师!替天行道!必胜!必胜!必胜!”

  甫平与雁陵相去不远,两地军士共计十万余人由雁陵守城令魏若风带领,在月黑风高之际兵分三路同时进攻幸和。

  半夜,幸和城外,一如往常般祥和安宁。

  一个站岗士兵迷瞪着眼睛吹着口哨正在草丛边尿尿,突然看到前方火光四溢,他揉揉眼睛,那亮光越来越大,浓浓的黑烟源源不断地从一处冒出来,士兵吓坏了,惊叫一声,往主帐跑去,“不好了!着火了!着火了!”

  有人从帐内跑出来,咒骂着。

  “你爹死啦!吵什么吵!”

  “不好了!不好了!粮草起火了!”

  “什么!哪里起火了?”

  “粮草起火了!!”

  ……

  “快醒醒!都他妈醒醒!”

  “快救火!!!”

  营场内人越来越多。

  “报——北面有敌军突袭!”

  “什么!”

  “全体集合!”

  “报——东面和南面有大批人马偷袭!”

  “大约多少人?!”

  “至少——至少也有六七余万!”

  “他妈的!”

  火光冲天,黑压压的箭雨从暗夜袭来……

  刚刚集合的士兵马上倒下大半,场面立时混乱起来……

  幸和守军不过三余万,敌军又是有备而来,此等紧急局势下,硬拼只能全军覆没,幸和守将遂带领剩余人马仓皇向西部大营撤去……

  不一会儿,夕林军迅速占领了幸和的东部大营,魏若风率领部众乘胜追击……翌日,夕林军攻陷幸和,俘虏一万余人,死伤不计其数。

第四章 突袭幸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