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五:争冕(2)

  这一整天下来,那座山是跑了有两万米。

  大家都是灰头土脸、大汗淋漓的回的宿舍。

  而623宿舍也总是以郭琪果开头。

  “哎呀,你们可爱的果果要虚脱了”。

  其余三人也像郭琪果一样,都趴在了桌子上,大家互看了眼,于是都弱弱的笑了笑。

  “不行了,本小姐身上的味道现在是难闻死了,我要去洗个澡,你们三个谁要和我一起去?”焦悦看着桌上的三人问道。

  季冼摆了摆手,钟意摇了摇头。

  “我也先不去了,我怕我走不动。”

  于是焦悦扶着墙手,一步一步的走向洗手间。

  。。。

  第二天的闹钟声如常想起,

  可是不同的是,‘哎呀’这个语气词响彻整个623.

  之后的几天都是体能的锻炼,不过大家也渐渐适应了这个模式,‘哎呀’这个语气词也很少再不约而同的响起。

  迟遇到临海后并没有直奔钟意的学校。

  虽然查了钟意的信息,知道了她目前所在的学校,但是迟遇并不打算现在就去和她碰面。

  到了临海,反而要先去拜访一位故人。

  临海空巷港——临海最有权势的地方。

  空巷港之所以名此,是因为之前的之前有个前辈立下了不可湮灭的功劳,那时的皇帝特意赏赐了这个地方并命名为‘空巷港。’之后,那个前辈的子孙便世代为君、为国效劳,鞠躬尽瘁。

  而现在这个空巷港的当家人也已然由正在向迟遇走来的那个满头白发但却身体硬朗的老人接替。

  “向前辈,好久不见!”迟遇恭敬的向面前的老人问好。

  “许久未见,小迟倒是愈发俊朗沉稳了。”老人抚顺着垂下的白色胡须,笑说着。

  “迟遇,好久不见。”老人身边的男子开口问道。

  迟遇也看向了说话的男子,“你还是老样子,连说话都是这么冷冰冰。”

  男子似乎不太满意,于是回了一句,“你也是老样子,连说话都是软柔无力。”

  迟遇听后不禁轻笑了下。

  “来来来,快随我进来,老夫这次可要好好的向你讨教一番才是。”

  “当然,愿与奉陪。”

  向前辈左手托着杯底,右手捏着茶杯,就这么一下一下的。

  “小迟怎么突然来临海了?”

  向李欧阳闻言也看向对面端坐的迟遇。

  “爷爷的嘱托,不敢不从。”

  向前辈听后,先是笑了几声,然后放下手中的茶杯,看向迟遇笑着说,“既然如此,你也要替我慰问一下你爷爷才是。”

  迟遇在向前辈的强烈要求下暂时先住了下来。

  庭院里,迟遇和向李欧阳漫步着。

  “现在我爷爷不在了,说吧。”

  “说什么?”

  向李欧阳停下脚步,看下迟遇。

  “呵”

  “为了解决一个人。”

  说完便又继续抬步向前走。

  向李欧阳赶忙追上去,“什么人?不会是上次截货的那个人吧?”

  迟遇顿住脚步,笑着说道,“就是他,而且这次务必要解决他。”

  原本迟遇是打算过短时间再来临海,想必那个时候钟意也军训完了。只不过上次截货的那个人竟然也好巧不巧的被查到也来了临海。

  既然有胆子截,那就要有命给我受着!

  上次是在山上长跑,这次是在泥潭里滚爬。

  “真不知道这些个地方是怎么被开发的?”

  “就是,这个泥潭还真是有些深的。”

  “这个泥啊,,,要是有洁癖可怎么办?”

  听着甲乙丙听的抱怨,郭琪果倒是出乎所料,反倒是焦悦,小姐脾气有些上来了。

  “警察还用在这么深的泥潭里摸爬滚打?”

  季冼淡淡的应了声。

  钟意这时看向一言不发的,正准备的郭琪果,“果果,你怎么。。。”

  郭琪果依然看向前方,但是话语间却出卖了她略作坚强的外表。

  钟意哼笑了声,原来果果还是我们的果果。

  随着指导员的一声令下,大家不管三六七八的都齐齐的向前冲起来,只是刚迈开几步就倒了下来。

  指导员在旁边呵斥着,有些师哥也在安慰着,看笑着。

  这个泥潭从起始到终点肯定有个百十米,而且泥潭里面情况也不容乐观。

  有些胆小的学员一下子就被击退了,幸亏了季冼,否则郭琪果也要止于此步了。

  幸运的是,钟意四人一个不落的都成功的过了终点。

  

十五:争冕(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