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处理琐碎

  任何人都不愿把自己最虚弱无助的一面毫无遮拦的展示给别人,更何况还是贵为九五之尊的肖策呢。

  “好,那我就不出去了,我来那面坐着就好,刘太医专心针灸吧。”说话间,她便向着离软榻较远的小隔间里走去。

  到了隔间发现隔间里也放了一把黄花木做成的躺椅,此刻也实在是乏的没有一点力气,竟胳膊倚靠着扶手闭眼假寐了起来。

  半个时辰以后,刘太医完成了针灸,他本来打算着针灸完了便背着药箱回去太医院。所以便想着去隔间里是去把九歌叫醒来继续照顾肖策。

  可是隔着轩窗便听见了躺在躺椅之上的九歌均匀的呼吸声,终究还是没有忍心去打扰已经由假寐变成了熟睡的九歌。只是轻轻拿起了药箱出门转身去寻来了养心殿手脚利落的宫女。

  九歌再一醒来时,已经又是一个小时之后,不过再一醒来时她睡的地方已经从黄花木椅上转到了本来应该是肖策躺着的软榻之上。

  本来刚起来该是迷迷糊糊的她也一瞬间被吓得彻底清醒。

  哪怕是在梦里她也知道她也知道她睡了许久。还没有睁开眼的刹那她便在想为什么她睡了那么久的黄花木椅都没有被硌的混身骨头酸痛。

  再一彻底睁开眼,眼前的局面更加的让九歌尴尬。

  她抬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肖策,似乎是针灸之后便连汤药也已经喝完,隔了半米多选远她也已经能闻到汤药独有的苦涩气味。

  他的脸色已经好了很多,似乎要比平日里还要红润一些。如果光光是这些,九歌还不至于太尴尬,

  只是他坐在她方才午睡的黄花木椅上,见到她醒了,眯着眼睛笑着问她醒来了。

  真的也是够了,明明应该是是肖策生病头痛,而她在照顾肖策。怎么现在这个情况成了肖策再照顾她呢……

  他明明刚刚还在头疼呀!

  黄花木椅虽然没有那么舒服,那怎么说她睡个午觉也还是可以将就的呀!他怎么就真的把软榻让给她了……

  让给她也就算了,他还坐着她刚刚躺着的黄花木椅。也难为他还在有些头疼的情况下吧她从那边的隔间抱到床榻上了。

  软榻还是很宽敞的,哪怕是他和她一起挤挤也不至于让她心里这么过意不去啊……

  隔了好半响她才抬头看他,低声地开了口:“嗯,我醒来了。你还头痛吗?要不要再在软榻上休息一会儿。”

  他笑着摇了摇头,从一旁桌面之上的果盘里给她取了一块西瓜,横递给了她手里。

  他用之前都不常有的温柔口吻慢慢地开了口:“不必了。这几日你辛苦了。晚上想吃什么?我让御膳房好好犒劳你一顿晚膳。”

  她接过了西瓜,脸也变得绯红,有些受宠若惊。

  她转了个身斜坐在了软榻之上,这才啃起了西瓜,低声地说了句:“谢皇上。不如晚上我们就吃酸菜鱼吧。”

  好像这样也挺好的。要他照顾她一时半刻,他也能懂得照顾人的不容易。也就该不会如此去漠视刘太医的叮嘱了吧。

  世间的变动多了去了,恐怕以后终有一日也总有她照顾不了他的一天。他总要学着去处理一些生活中的琐碎吧……

  “好,那今天晚上就吃酸菜鱼了。其他的饭就由着御膳房的意思去做吧。今天得记着让御膳房给熬一些绿豆汤,近些日子太阳实在是毒辣。

  中午之事,朕其实一直都想对你说句对不起,大道理再多,朕也该考虑考虑你的感受。

  至于今天为什么朕会在御你来时,同朕商量的工匠才刚刚离开沁雅轩,朕之所以一直都没有同你解释,也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

  肖策难得如此认真的道歉,他这二十余年的人生里,恐怕这也是他第一个和别人道歉。

  她的眼泪都快要流了出来,此时此刻,似乎一切都变得没有那么重要。两颗心,只要在一起,又何谈什么原谅不原谅呢。

  隔了好半响她才整理好了心绪去抬头看他,低声地开了口:“你应该早早和我说的。其实今天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我也不应该不顾你的面子随意的去拈酸吃醋。”

  说实话,她心里也明白,如果不是王公公说她的头痛又犯了,恐怕她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去养心殿了。

  ……

  肖策没有在说话,只是坐到了软榻上,将她轻轻地搂到了怀里,低声地开了口:“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四王爷有没有到了江南,希望他一切顺遂吧。”

  隔了一会儿,他才突然地冒出了这么一句。但是他心里明白,这一句话其实问的一点都不唐突,他今日已经想了整整一天了。

  她的心仿佛被猛然间撞开了一个缺口,接着便是一阵抽痛。她终究不是铁石心肠吧,哪怕是她对四王爷没有一丁点的感情,生死关头,她也不可能不去关心他的安危。

  而她这几日之所以从不提起四王爷,一来是让肖策宽心,二来也是用默然去麻痹心里的痛。

  她也想不出什么华丽的词藻来安慰他,他真的提起四王爷时,她至多也不过是说上一句“皇上放宽心吧。四王爷一定可以平安归来的。”

  肖策似乎还是没有抱着多大的希望,可为了让九歌心里能好受些,还是勉强笑着,低声地开了口:“希望如此吧。若是明日四王爷还没有传来消息,我就该去给四王爷写封信问问那里的情况了。”

  她中午时便到了养心殿,想着安置好了肖策之后,她也不过是去去隔间里小憩了一会儿。

  哪怕是她再困乏,也至多不过是谁了一个时辰,现在应该还有几个时辰才会到日落。此刻她却已经是饥肠辘辘。

  一来是她中午的确是都没有好好地吃顿午膳,二来,若是现在再不用晚膳,等一会儿肖策就又该像昨天一样去批阅奏折了。

  昨夜吃完晚膳时辰都已经不早了,他都依旧是坚持着把奏折批阅完了,更何况还是今日这么早的时辰呢。

  可她实在是不想让肖策勉强着去批阅奏折了。她害怕他一旦批阅起奏折,便会想高祖一样很快地便剧烈的头痛。

  

第三十九章:处理琐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