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如同儿戏

  明明昨天晚上他都一直头痛的厉害!

  是因为今天在太极殿上又有什么不顺了吧?还是千疮百孔的江南又生起了什么异变?

  抑或是今天晌午太阳最毒辣的的时候他还在御花园赏花?再就是今天她不在养心殿吃饭,肖策的饮食一下子又回归从前大鱼大肉的老样子了?

  心里的答案又太多太多,可是没有一个可以去宽慰九歌心里的近乎是无奈的恼怒。

  他明明昨天还头痛的要命,还害怕自己变得像高祖一样无心朝政。可是今天呢?

  今天的御花园,她便看到他在大暑将近的时候的晌午在没有大树遮阴的地方乘凉!

  她知道他其实也很可怜很无助,她也想要在这时去用帮他一把……

  可是她做不到!

  她的怜悯无法寄托在自己尚且都不觉得自己可怜自己无论如何都不懂都不会得爱惜自己的人身上。

  越是深想她的脸色便越是难看,所有的怨怼与不满在此刻都化作了一声有些癫狂的怒吼:“我不去,他有病了便去传刘太医,找我干什么?我又不通岐黄之术。”

  如此反应,是坠儿与王公公都始料未及的,坠儿虽然一直听着九歌抱怨,但看着当时外表平静的她,坠儿一直以为九歌也不过是简单的与她倒倒苦水。

  她一个下人,当时听了,或多或少开导几句,隔天天一亮,就该把那些怨言都通通忘掉。

  可是她不是。

  她语言里所有的酸意与不在乎都是因为她实在是太在乎这个人。在乎到若是用严肃的口吻去和坠儿说,她都会觉得自己卑微到了骨子里……

  而现在她所有语言上的淡漠终究还是化作一次声嘶力竭的嘶吼,一场自作主张地置若罔闻。

  她终于不再将他的话看的高于一切……

  可是她还是高估自己的力量,她所谓的叛逃还是很快地就被无情地绞杀。她拼命的挣扎,也还是被王公公的手下强制着拉进了车轿。

  而最令她无法接受的,哪怕是她一直最信任的坠儿这个时候也没有一丝一毫的阻拦都没有。

  几乎是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和机会,坐在车轿里的九歌硬生生地被气出了眼泪。

  只是车轿外的王公公也是毫不知情,因为车轿里的九歌压根就没有发出一点点的声音。

  还是王公公在前面带路时回头看了一眼车轿有没有跟紧他的脚步时才看清楚九歌脸上满是泪水。

  这种时候,哪怕是情况紧急,王公公还是好忙叫停了车撵。叹了一口气,最后也还是勉强地笑了笑。

  他最后才又是恭敬地行了一礼。这才又低声的开了口:“娘娘,今日无礼之举实在是对不住了,也请娘娘莫要羞恼。这个时辰了,若是就连你都不再管皇上,那他就真的成了孤家寡人了……”

  ……

  孤家寡人。

  她难倒舍得他沦落到如此领地吗?

  她不是不懂他的艰辛,而是恼他本已是弱冠的年记,却还是小孩心性,成日里为所欲为。

  她要他清淡饮食,不吃甜食,可是人就总想要想办法去满足口腹之欲,他偶尔贪嘴犯馋她也不是不可以理解。

  可是刘太医的医嘱呢?难倒刘太医的医嘱他都可以不听了吗?

  如今朝廷局势震荡,明明是要他费尽心力的时候,哪怕他朝政压身,抽不出时间来亲访江南,但是只要他养好了身体,把这几日的政事能够处理的干脆利落,整个大楚国不仅没有一个人怪他,他还会成为老百姓称颂的圣明君主。

  可他没有。

  在四王爷替他下江南替他卖命,明察暗访之时,他不仅没有想法替四王爷扫除一些明里暗里的障碍,还在御花园里悠游自在地赏花!

  九歌终于尚且还要一直应付着想尽办法要给她难看的皇后,晌午还因为肖策生了好一顿闷气,今日早晨偏偏她又起的很早,一直到现在她都没有时间去合上眼去睡个午觉。

  说实在的,现在的她,真的是身心俱疲。

  哪怕是王公公的话足够让她动容,她慢慢冷静下来之后拿帕子擦拭净了自己满脸尚还未干的泪痕。

  隔了半响还是无比严肃无比认真地开了口:“王公公,你应该知道的,大局当前,我也不是那么容易拈酸吃醋的人,他明明昨天才头痛过,今天中午便又被晌午的太阳给晒着了,我是恼他身为一国之君,却把自己的身体看得如同儿戏。”

  “老奴也知道娘娘心里委屈,这几日有机会了奴才会好好劝劝皇上的。只是老奴还有一事相求,一会儿皇上见到娘娘,一定会先向娘娘道歉的,都这个时候了,我想皇上心里究竟有没有娘娘您应该是最清楚的……”

  “今日御花园之事,您也许会以为那是因为皇上不够专情,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本来是有机会与您交好的嫔妃,若是只因为皇上先扶了您一把,却反而变成了你在宫里的死敌,那样又是否真的值得?老奴豁出这张老脸,就是想求娘娘待会可以给皇帝一个台阶下……”

  苦口婆心。

  九歌叹了口气,全做默认。

  还能怎么样呢?肖策现在缠绵病榻,她总若是现在肖策向她道歉,莫说是有了王公公的这番话了,就是没有,他九五之尊,能够放下面子去向她道歉,她又焉有不去原谅的道理。

  不然她若是没有原谅他,她又为什么晌午时分来养心殿特意去看他呢?

  总不能说她是被王公公给绑这里的吧。那样的话,王公公一番苦心,反倒是要被肖策埋怨开罪了吧。

  如此一番周折,九歌不耐的挥了挥手,示意王公公赶快动身。哪怕是轿撵上安置了华盖,空气中灼人的热浪也热的人浑身难受。

  王公公在轿撵前步伐飞快,原本颇要费些时间的路程竟然也才用了一刻钟多些的时间便到了养心殿。

  有了昨日的经验,还没有进养心殿,九歌便开始照着昨日的模样指挥着养心殿里的宫女开始忙乱。

  人吃五谷杂粮,没有不生病的道理。九歌如此想着,便认为借口中暑换得一餐清淡些的晚膳也是说得过去的,刚好中午肖策还去了御花园,皇后娘娘就是看了启居注也应该不会起疑。

第三十七章:如同儿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