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豁然开朗

  隔了一会儿,她才在心底里叹了一口气,想着自己什么时候彻底的解开了这个心结,就一定认认真真的给他道个歉。

  “好,我这就带你下去。厨房今天蒸好了包子。有什么话一会儿屋里我们慢慢说。”她低声地开了口,慢慢地拉他起来,抓住了他的衣袖从宫墙上安安稳稳地落在了沁雅轩的院子里。

  到了院子里,坠儿看着九歌又放肖策进了沁雅轩,表情无悲无喜,脸上有些自己都说不清楚的木然。

  也许她本来以为肖策可以是九歌的良人,可是听的九歌抱怨多了,她也难免会在心底里质疑自己心底里的最初的想法。

  可是现在呢?哪怕是那么多的矛盾,闹腾来闹腾去,她也自然可以去毫无原则的去重新接纳他?

  哪怕是她被他气的自己离开了养心殿,哪怕她为了不见他锁住了大门,哪怕她一时冲动把他拉上了三米多高的宫墙,临了,她还是可以如最初一样接纳他?

  她也不知道是该说九歌心软还是心硬了?若是心软,九歌也不至于因为这事搞得和肖策的关系如此的僵硬。

  可若是心硬如铁,她又怎么会因为他的一句朕从晌午到现在只吃了一碗素面,还有些头疼,在这上面坐不了多久就把他放进了沁雅轩?

  这哪里只是简单的让肖策脱困,这分明就又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妥协……

  一定要这个样子吗?无尽的抱怨,又偏偏毫无原则的原谅?

  太极殿垂帘听政一事,只要她可以扛得住压力,其实此事便只能算得上是一件小事。

  可若是她扛不住这其中的压力,那此事便是一件震惊朝野的大事。

  现在她之所以如此决绝的拒绝了肖策让她去太极殿垂帘听政的原因,不是她有多害怕群臣的流言蜚语,而是因为她二十多年来深入骨髓姐的自卑。

  现在问题的根本所在不是群臣认为她没有资格垂帘听政,而是她自己尚且都认为自己没有资格去太极殿里垂帘听政。

  可是她现在只顾得上这其中的风险,却忘了许多时候想要成事总是要有去冒天下之大不韪的。

  可是现在人已经被九歌轻易地放了进来,她一个丫鬟也自然没有再把肖策轰出沁雅轩的道理。

  对于九歌,她有些怒其不争。可是到头来,也只能是掩藏着自己心下里的不满,去麻利的取来了已经蒸好的包子。

  坠儿端上来包子,两人已经在桌子前小坐了一会儿。两人相对无言,气氛一时之间沉闷。坠儿也无心插手两人的事,放好了包子也变匆匆地离开了房间。

  九歌已经把肖策放进了沁雅轩,她也这么沉默一下也不是个回事,该解决的事也总是要想办法尽快解决。

  偏偏肖策又耷拉着脑袋,半响都没有开口。九歌本来想着肖策可以主动打破僵局,可是看到现在这样,也是渐渐地没了耐心。

  九歌终于冷着一张脸,淡淡地开了口。:“除了让我陪你去太极殿这件事,有什么话就赶快说,说完了就赶快回你的养心殿。”

  他机械似得吞咽着口水,脑海里想着自己该如何开口才能不再惹得九歌又是一肚子的火气。

  “我……其实也没什么事,我来这里就是想给你道个歉。是朕有些不够体谅你的辛苦了。”九歌的冷淡让他有些发慌,隔了好一会儿,他才慢慢地结结巴巴的开了口。

  她进宫月余,几乎日夜都在瞧着他是如何才一点点的去挺过这逐渐艰难的处境的。说到底她心里也还是晓得他的难处。

  她之所以去生气,不过是因为他真的忽视她看起来有些廉价的付出。

  后宫的事情那么多,单是一个皇后就让她疲于应付。她不可能像老妈子一样去寸步不离身的照顾他的起居。

  她也不也能完全去由着他的心意去行动的。他因为她在养心殿陪她数日,也算是事出有因,她也没有什么法子去吐露半句怨言。

  皇后不管是借着一点由头斥责她时,还是在六宫嫔妃面前大胆地向她挑衅,她也都一直默默地忍了下去。

  也许比文,她是比不过书香门第出身的皇后娘娘,可是论武,她也不是就真的镇不住娇滴滴的皇后娘娘。

  她之所以忍,以来是想给对方都留着体面。二来,她若真的和皇后娘娘动起手来,虽然皇后娘娘肯定胜不过她,但本来她就比皇后位份低上一大截,再加上又是她先动的手,不管怎么说也是她不占理。

  而且就算是肖策真的有心护着她又如何?他就是有心偏袒她,那也得她有可以去偏袒她的底气和资本……

  不然还能怎么样呢?皇后一家把持朝政依然上百载,是从高祖时期便已经有地方县志记载的大家族。

  一个皇上,一旦一个靠山倒了,那么自然而然地,就必须要有另一个更加稳固的靠山再重新牢牢地把他托举起来。

  而现在,很遗憾,她真的没法子去成为肖策的第二个靠山,圆滑的性格,几辈兴旺的家族,族中男儿个个争气,这些,都不是九歌能有的,也同样不是别的女子可以有的。

  这也是为什么,一国之母只有一个,却永远还会显得那么自然而然,非她不可。

  因为有些人一生下来,就是木秀于林,闪耀的普通九天之上的日月星辰。

  这些是芸芸众生都想拥有的东西。但上天从来残酷,偏偏这些东西,有人不仅无法拥有,甚至都无法去羡慕。

  这样的人很多,就比如六宫嫔妃,就比如九歌。

  九歌有心怜惜,一开口是却故意又是责怪的话语。若不是今天肖策来了沁雅轩,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头痛欲裂的肖策居然就真的在软榻之上足足地躺了半天。

  “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居然还要跟我如此赌气。看你刚才的脸色,是不是一个下午都没有叫刘太医给你瞧瞧?”

  责怪也好吧,最起码可以让他知道他要是苛待了自己,她也是会心疼的……

  身为一国之君,他的身体,从来都不单单属于他自己的,还是属于江山社稷黎民百姓的。

第四十九章:豁然开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