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起身江南

  可他偏偏就是不能发怒,如今她已是肖策亲封的婕妤。莫不是被逼的不得已,他也不会如此不管不顾也要想尽办法去尽早见上她一面。

  他以为,他已经很及时的见到了她。她纵是不能立刻答应在宫中暗中帮助他,将来也会一点点地为他妥协,将来她也总算还是会在必要时多多少少地给他一些帮助。最不济地,将来她也不会在他最关键的时刻反戈一击。

  可是如今看来,他费劲心里培养出来的九歌,非但不能为己所用,还极有可能成为划伤他的利刃……

  气氛一点点的变得极其尴尬,两人长久地对视着,却都是一个字都不想说出口。他的眼里有失望,有无奈,有心凉。她瞧得久了,心里尽然莫名其妙的涌出一阵酸涩。可她勉强让自己冷着脸,一字一顿的说:“着四王爷,九歌告辞了,王爷保重……”

  四王爷的脸色终于变得铁青,脑袋也一阵一阵猛烈的晕眩,心里终于闪过了不可抑制的恐惧与绝望。

  不愧是他苦心培养多年死士,对他整个人每个心思都了解至极。他自认为他已经是见过了太多的阳谋阴谋,可面对九歌,他永远都是毫无办法,自我怀疑。就像他现在目送着她与坠儿快步的回了沁雅轩,才踉踉跄跄地朝着养心殿的方向走去。最后也只能不停地心底里默默地问着自己是否真的做错了。

  他走的慢慢悠悠的,时不时抬头瞥一眼高悬在当空的月亮隔了许久终于才意识到时间已晚。

  他当下加快了步伐继续向养心殿走去。他是真的再也不敢耽误一时半刻了,无论是他听九歌的话安分守己,还是他继续将他的虎狼之心稍稍掩藏,他都不能在这个时辰让肖策疑心与他。

  沁雅轩离养心殿距离虽远,但好在四王爷之后的步速一直很快。不过一刻多钟,他便来到了养心殿的门口。肖策似乎是等了许久,派王公公一直在门外迎着他,也没有唱喏,便急匆匆的地将他迎进了殿里。

  “臣拜见皇上!”他正色跪下,颔首低眉,声音冰冷但不失高亢。

  “四王爷免礼,怎么今天来的这般迟?”坐在宽大的床榻上的他这才有些慵懒的开了口,神色冰冷,心里已然是有些不悦,碍于情面才强忍着不去发作。强忍着不悦耐着性子问他为何来得迟了,用眼神示意他坐下。

  “臣弟王府里突然有些急事,所以才来得迟了,还请皇上恕罪。”四王爷倒是也没有怯,随意胡乱编造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

  肖策皱着眉,听他如此搪塞自己,心里顿生反感。他很有心与他撕破脸皮去问他究竟是什么事情才能让他先放下皇帝的急召将他留在了府中,但想着自己还要将江南灾害的事情交给他处理,哪怕是拳头都不由自主的狠狠握住,最后也还只得是一点点地又极克制的松开了自己的拳头。

  肖策又抬眼看了下他,这才清了清嗓子正色的开口:“四王爷,你说江南受灾一事现在该怎么解决?奏章上报的突然,朕突然传召也算是扰了四王爷你的清闲了。只是朕也是实在没什么太好的办法了,所以朕想听听你怎么看。”

  “臣以为,解决这次江南受灾,重中之重是稳定粮价,防止奸商大发国难财。臣听说,金陵的粮价已经比大雨前涨了一成。若是不派人及时处理,那里的粮价不出一月势必飞涨。”

  “所以臣以为当今之计,唯有一面赶快派人带着北方的余粮去金陵稳定粮价,安定人心。一面要派大量人马去周边列国少量多次购买粮食,千万不要引起当权者的注意。否则我们即便是高价也买不回多少粮食。”

  “等粮价彻底平稳了,便应该彻底肃清江南地区的贪官了。而且此次江南如此缺粮,臣以为有不少京官肯定也与那些地方官多有勾结,势力之大,恐可以轻易动摇社稷。

  ”皇上恕臣直言,此事若处理不当,我大楚国百年基业,只怕是会顷刻崩溃。臣希望皇上也能早做筹谋才是。只是皇上,微臣有个不情之请,希望这次微臣彻查江南之事时,皇上可以由着微臣的意思挑选人手。不求每个人都是臣的心腹,但最起码微臣也希望皇上不要派些素来与微臣不和的人来牵制自己。”

  “方才臣来得迟了,其实是吩咐下人收拾一下行囊,通知微臣以为一些非去不可的人早早准备。此事不可耽误,臣打算明日就动身去江南,皇上看着若是觉得那些人也是非去不可的,也麻烦皇上派人赶快去通知一下明早就动身才是。”

  一切尽在计划之中,筹谋之内,他抿着王公公刚才端上来的龙井,笑得从容。

  如此一番话下来,就是连肖策也为他的这份从容感到害怕。事事不可谓谋划的不周全,圣心也可以随意揣踱,哪怕他直言不讳,警告他社稷将倾,他他还偏偏是没有一点发怒的理由,甚至都没有一丝的不快。肖策不由得疑心究竟是有什么是他四王爷不可以提前谋划的?

  若是论算无遗策,整个大楚国,,他说是第二,怕是没有别人敢说自己是第一了吧……

  “好,我也不需要特意去安排人手了,一切就都照着你的意思去办吧。”简单的一句话,那个时候,他竟觉得那就已经是最好的交代了。

  两人终于相视一笑,喝完了茶,四王爷才终于慢慢地起身,肖策也跟着笑着起身,迎着他出了养心殿。

  四王爷也只是笑,知道肖策一定有话要对他说才会特意把他送出养心殿。

  所以他也没有急着走开,只是站在冰凉的玉石台阶上,静静地等着他开口。

  夜凉如水,匆忙出门的他都来不及带件厚一点的衣裳,衣衫单薄的他也忍不住紧了紧衣裳。

  “四王爷,江南之事,朕就都拜托给你了。这天是有点凉,四王爷也要多照顾自己,等你这次回来,朕给你好好指门亲事,想来你及冠都已经三年了吧,也是时候给你找一位合适的女子当王妃了。”

  他心底里想说的话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对他说,可真的要他开口,他一时可以说的也不过是一些家常,一句甚至是算不得叮嘱的叮嘱。

  “皇上放心,这江南之事,至多半年,臣一定给皇上处理的妥妥当当的。至于王妃,却是不急,还是要看缘分的,老天也不会白白地就给我一个姑娘不是……”起先的公事他还算是恭恭敬敬的做了个应答,可聊到了私事,他还是忍俊不禁,不由得调侃起了这个把情爱一向看得简单纯粹的大哥。

  “好,我也是不敢逼你的,这次江南之行你一路千万小心。”听四王爷如此说,他也不好意思再给他强加什么压力。养心殿外响彻着他爽朗的笑声。眼底里是哪怕四王爷都无法察觉的一恍而过的担忧。他是有意避着四王爷的眼神,仿佛生怕四王爷从他的眼里读出些什么……

  “臣知晓了,天色已晚,臣就先告辞了”他低声的开了口,大事已定,也不想在这有些发凉的院子里继续待下去。

  事情都已经商量妥当,他也没有必要一直在这里待下去。倒还不如早早地回他的王府,为明日的江南之行早早地做些准备。

  肖策没有答话,看着四王爷高瘦的身影快步地离开养心殿。哪怕是他与四王爷把治理江南受灾的方法细节都基本上已经讨论好了,他也不是不放心把这件事交给四王爷全权负责,但他的心绪一时依旧是烦乱到了极点。

  他知道,这一切,都不过是因为四王爷的一句此事若处理不当,我大楚国百年基业,只怕是会顷刻崩溃……

  没错,他之前虽不敢自诩自己是一个勤政爱民的好皇帝,可也一直以为自己绝对不是一个昏君,绝对不至于在史书最阴暗的一角独自饮泣,孑然于世。

  可四王爷今晚的一番话,却让他猛的开始发慌。

  原来不知不觉,他的江山社稷已是如此摇摇欲坠。他所有的一厢情愿一直都不过是感动了自己,从来都不曾感动的了普天之下的黎明百姓,也许在民间,自己都别提是一个多么昏庸无能的皇帝了吧……

第十九章:起身江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