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心若为城

  也许人就是这个样子吧,哪怕你不喜欢,可你一旦在它身上投入了太多的时间精力,你便希望最终还是有所成就的。

  更何况她如此努力的练剑,不就是想要能在在王府暗无天日的日子里找到一个自己存在的理由吗?

  可如今眼看着她的武功可以敌得过亲王府可绝大多数的死士,肖策才脑袋一热觉得看着她实在是辛苦叫她不要再继续练剑?当初她如此厌恶如此疏懒的时候他做什么了呢?

  他见她转身欲走,知道他也许拦不下她,可他还是很仓促的开了口。来到这里之前,他也想过也许她压根就听不进他说的话,无论他说些什么,无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她都以为这一切不过是他的威逼利诱。

  可他该说的话,他还是要一字不落地说,不求她安心,最起码他自己可以问心无愧。

  “等等,你先别急着走,我有些话要对你说的,在这深宫之中,其实我就与你最是熟络,我还是希望你我能够不要那么疏远的。九歌,我知道你也已经看出来了,我是故意在这里等着你的。你在这里一定万事小心,若是受了什么苦楚,实在是在这里呆不下去了,大可和我去说,我是会想尽办法接你出来的,你我应该相互扶持的,在宫外我就是你的靠山,有什么难处千万要记得告诉我,我一定会尽最大努力去帮你的……”

  “我晓得了,四王爷。皇上他对我很好,王爷若是无事可做,也是断然不会出现在这里的,王爷公务繁忙,还是莫让皇上等得急了,九歌就不多打扰王爷了。”果然是如四王爷猜想的一般,现在的她真的是一点都听不进去四王爷的话,哪怕是只言片语。

  凉凉的夜里四王爷哼出一声似有似无的苦笑,仔细地瞧了她一眼,才压抑着嗓音低声地开口:“好,你回去休息吧。你也不要多想,我还没有闲到会半夜闯入内廷的,我的性命我的名声,我还是要的。若不是江南旱灾严重,就是一向富庶的金陵也有所波及,皇帝传召我入宫商量对策,你是断断不会瞧见我的。既然来了,你安心在这里待着就好,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也就是这一句话要嘱咐你,你在这里莫要委屈了你自己。”

  如此时辰进入内廷本来就极为敏感,皇上其实在下午的时候便已经派人来王府传召,可他还是借着盛夏热毒推脱自己已经中了暑,才能借故在这个时辰进宫面圣。

  他颇费周折,为的也不过是能有机会与她多说上几句话。纵是他知道她几乎是立刻就想要逃离,可他看着她言语间尽是冠冕堂皇的话语,莫说是与他说些知心话,一番言辞下来,她竟是是一个字都不愿意与他多说,他的心里,多少是涩涩的,怪不是滋味。

  在她心里,他便是与她没有什么恩情,至少也总不至于一点点的结仇,一有机会,她便把他当成陌路人吧?

  更何况王府用度一向奢华,她在王府里,不说是锦衣玉食金尊玉贵,也应该是受不的什么苦的。她难倒就真的一点都不念想着他们主仆之间的一些情谊,不念着他对她的好吗?

  他也晓得,他当初是不应该在她武功即将练成的时候如此唐突的让她跟着张嬷嬷去做王府里的下人。可他也是实在不忍看着她为了所谓的在王府里的一席之地如此拼命地练剑。

  他实在是想要告诉她,哪怕你不够努力,又天资愚钝,这冰冷而残酷的王府也永远会有你的容身之处。他并不是一时怜悯,而是他的怜悯一但刚刚冒出头就被她惊人地倔强强硬的压制了下去。直到他听到她一个人拿着剑默默的抱怨今天醒得比平常早些,还有半个时辰更漏的细沙才会流完。本该再小憩一会的她竟然因为害怕起得晚了就闭上眼睛躺在床上也依旧是忍不住的翻来覆去,直到半个时辰都过去了,她也没有真的睡熟。他才下定决心让她不再练剑。

  他只知道她每日早起,却不知道她在冬日的清晨里用冰凉的井水洗脸,他看着冬日她皮肤干燥险些干裂,也没有心思去催她买些雪花膏,他看着她有些消瘦,却不知道她每天早晨都要啃着冰冷发硬的窝头,王府里的确是用度奢侈,可这一切都不是她该拥有的。

  她如何忍心让隔壁的人每天敲敲窗户来叫她起床呢;她如何忍心连累张嬷嬷天天天还不亮就早早来给她做可口的大饼,烧热乎乎的小米粥呢;她在王府里一直都是受苦的,不过是他真的毫无察觉罢了……

  她的心,从来都是是一座孤守的城,心冷得久了,哪怕是是一点点的暖,她也可以被感动得一塌糊涂。

  可哪怕是如此,王府里的苍凉岁月,他也始终没有真正的走进她心里。哪怕是到了现在两人见了面依旧是不断埋怨。

  她怪他他不够暖,当初随意而鲁莽的夺去了她的一场梦,他怪她不够柔,几年的时间过去了,心里也一直对他心怀芥蒂,忽略了他后来对她的好。

  “好,我这里也有一句话对四王爷您说,你之前跟我说过,皇上也许是忌惮将你重用后逐渐势大反而会威胁到他的地位,所以一直都不肯重用你。可是四王爷,也许皇上是有这方面的考虑,可是在九歌看来,这次他是真的给了您一个机会的。只要您抓住了这次机会,将江南灾情解决的干净利落,九歌以为从此以后皇上自然可以信任王爷,对你委以重任的。皇上肯容你这个时辰入宫,又放心地将江南受灾的事情交给你来处理,说明皇上还是有心重用的您的。九歌希望您莫要辜负了皇上的好意才是……”

  她思考了很久才终于把她这几天藏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她以为她也许永远都不会有机会亲口告诉四王爷这些话,哪怕这一切可这四王爷一手安排下突如其来的相遇,她还是决定不顾一切的将她心中所想一口气地说完。

  不为肖策,也不为她自己,只为四王爷可以在尚未酿成大错前迷途知返,不在青史上留下万世污名。

  纵是肖策对四王爷丝毫没有防备,他也不一定能真正的坐上这滚烫滚烫的皇位。更何况肖策对他早已是设下了重重防备,四王爷想必是几乎没有必胜的可能,既然如此,他为何不能就安安分分的当他的四王爷呢?

  臣谋君权,兄弟阋墙,她不能看着他一步步陷入不忠不义不悌之境而不自知,看着他一点一点的陷入欲望的泥淖里不能自拔,彻彻底底地将自己毁掉……

  讽刺。

  他本以为她会怒气冲冲地离开,想着原来的矛非但没有得到解决,反而变得更加僵化,一时很是颓丧。

  可等了片刻见她仍还愿意与她说话,以为事情终于可以有些转机,心下当即一喜,可他一字字地认真地听她以一种救赎的口吻姿态对他完这些话时,没有他意料之中的愤怒,反而在心里当即涌过的字眼便是讽刺。

  她当年父母双亡,他在她最落魄的时候收留了她。他供她吃穿,任她玩乐,临末还要因为心疼她练剑实在辛苦要她不要练剑,被她冷漠疏离对待了许久。

  若是当初她没有救起她,莫说是她可以在这里如此心安理得的指责他太过执着权利,恐怕她能不能活下去都尚且是个未知数。

  一个女孩子家,无父无母,若是想活下去,将来不是为奴便是做娼了吧……

  可哪怕是他对她有如此大恩,她还是对他如此寡情而疏离。她还是为了相识不过几日的肖策而劝他放弃长久的筹谋。

  他不求再这条路上她能成为他的左膀右臂,可至少她也不应该成为他夺权之路上的绊脚石,转身去相帮之前甚至是与她素未谋面的肖策,殷勤地替他出谋划策。

  这样的感觉让他恶心,也更清楚的让他看清他在她心里究竟是如何的不堪。

  

第十八章:心若为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