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册封婕妤

  一番话编得半真半假,九歌也不敢有什么过于明显的卡顿,生怕皇后生疑。一番话下来她也只是微笑,在椅子上正襟危坐,小心翼翼的拘束着自己,说出来的话也尽是冠冕堂皇的客套话。

  “不打紧的,每过十日六宫嫔妃便会一同来凤栖宫拜谒,到时候你便可以把六宫的嫔妃都见上一面,认个脸熟了。”皇后自然也察觉出九歌的客套之中若有若无的防范,却也还是笑着答了她的话,她尚且都对九歌有些防范,更何况是一向谨小慎微的九歌呢,她若是真的能对她没有一丝防范,那她反倒是真的觉得稀奇了……

  “快中午了,我这里也该传午饭了,姑娘若是不嫌弃,便留在我这里吃顿午饭吧。”也与她聊了许久,她见有一身影在门口来回踱步,却半响也没有进来,想着大约是到了传午饭的时候了但小姑娘又不敢擅自闯进来,出于客套,她还是笑着问了问九歌要不要来这里用膳。

  “娘娘盛情,九歌本不该推辞。只是沁雅轩还有许多事情事情没有安排妥当,民女还得赶回去收拾收拾才行,我走的时候,也吩咐了下人们早早准备好了午饭。娘娘昨夜着凉,方才好些,还是早早吩咐下人准备午膳吧。民女以后闲暇时也会过来凤栖宫多多陪陪娘娘的。”

  依旧还是那么客套,她想着大约皇后也没有什么别的话要去问她,她也再也没任何话想去对皇后娘娘说。时辰也到了中午,她也委实是不想继续与她毫无意义的空耗着,她若是一定要恼怒,她也是不能去拦着她的。

  她突然很想立刻回到沁雅轩,很想很想,偌大深宫,那只有那里还是她尚未沦陷的逍遥乡吧。

  “既然如此,那本宫也就不强留你,青笺,还不赶快送送姑娘。”皇后也不是真的有心留她在凤栖宫里用午膳,她能委婉而又不失体面的推辞到她的邀请,那自然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一个时辰的时时小心,不管是九歌还是皇后,都累的有些狼狈,她当然是乐意顺着台阶下,在合适的机会将九歌送出了凤栖宫。

  “奴婢遵命。”从帘后款款走出一位宫人,虽只是凤栖宫的一个小小奴婢,但她的衣衫也都是上好的苏绣织成的,比她身上的简单的宫装也不知好了多少。

  九歌一时无话,是皇后娘娘过于宠溺下人还是九歌的穿着实在是过于简朴,九歌一时也不得而知,顿了一顿,才缓缓的行礼低声地说了一声民女告退,由着青笺的脚步带着她一点点的出了凤栖宫。

  到了凤栖宫门口,青笺便行礼回去了,一番相送,倒更像是完成皇后娘娘给她的一项任务一般。

  九歌自然懒得去理会,抬眼看着原本在树荫下侯着她出来的车夫看她终于从凤栖宫里出来,都直叹了一口气,暗想着终于不必要如此枯燥的守在凤栖宫的门口,也不必要她多有半步,九歌的脚步都还没有来得及迈开,车夫已经抬着车轿停在她脚边。

  “走吧!”看着车夫都尚且都嫌弃这时间过得格外无聊而枯燥,九歌更是沉沉叹了口气。想着一上午的如梦魇般的经历,心有余悸之外,除了一句走吧,竟是不知道再去说着什么,

  她只是想着赶快回到沁雅轩,吃一口热乎乎的汤面,打开小窗,躺在竹席上小睡上半个时辰,现在却也是极惬意是却不能真正享受的……

  回来的路上,她依旧是倚靠着车窗假寐,与来时不同的是,她没有那么多的心事,所以才能睡得格外沉些。

  “主子,快醒醒,当然心中了暑,还是赶快回屋休息吧,下人们已经准备好午饭了,照着你的意思,做的是很简单的家常汤面。主子好歹吃上几口,你便再去休息,早上您便没有好好地吃顿早饭,这中午你可不能再不吃饭了,奴才听坠儿说,早上你去拜见皇后娘娘,便觉得有些头晕,还是坠儿吧您扶到凤栖宫的正殿呢。”

  一天相处下来,那几个下人也都看出了九歌是个没脾气的,所以才不怕她怪罪,执意把在车轿里的沉睡的九歌叫醒,九歌勉强的睁开了眼睛,踉踉跄跄的下了车轿,被下人扶着进了院子,强撑着坐在桌前吃了碗汤面,来不及收拾碗筷便倒在了床上。

  众人见她睡下,便也都回去了自己的屋子小睡,一时也不急着去收拾碗筷,现在进了屋子,反而是搅了她的好眠。

  她睡的香甜,说来也怪,她在凤栖宫足足头疼了小半天她躺下,回到沁雅苑不过是休息了片刻,她的头疼竟也是好了大半。

  她足足躺了一个多时辰才起来了身,盛夏热毒,睡久了的她浑身也是软绵绵的,想着洗脸清醒清醒,便叫下人备好了清水,没掺一点热水便用手鞠起一捧清水,快速的往脸上捧去,贪婪的享受着刚打出来的井水带来的的凉意。

  时间已经是接近太阳落山,九歌一向是懒散惯了的,洗罢了脸想着今天反正也不必外出,索性也懒得再化妆,坠儿看出来她懒得再去化妆,但怕她一会又有什么事需要化妆,便有心把她叫到铜镜前,重新给她化妆盘发。

  可她却依旧是懒得在铜镜前端坐,任这坠儿摆弄。

  她推脱了几次,坠儿想着时间也真的是晚了,便也不再管她,倒是九歌现下又重新注意到她这还空空荡荡的屋院,想起来她还得派人去内务府取来家具和平常日用的物件,立刻让坠儿取出了纸笔,细细想着这沁雅轩究竟缺些什么,想到了便飞快的来纸上记下,她上午去了趟凤栖宫,晓得自己若是置办的过于奢靡繁琐也是极不合适的。

  可绕是她有心节省,许多东西能不要就不要,能省就省,快要结束时她还是无奈的发现她已经轻易写满了一张宣纸。可是九歌也没有一点法子,省是要省,活,也更是要活的,怎么说也是皇宫里,也得多多少少有点样子才行。

  “坠儿,就是这些了,你去和他们一同去趟内务府,不然我不放心,总是怕他们惹出祸来。”她抬手将写好宣纸递给坠儿手上,小声的叮嘱了两句便让坠儿领着人去了内务府。

  太阳即将彻底落下,她也终于不再有一点头痛之感,于是慢悠悠的出了院子,在院子里慢慢的来回踱步。

  隔了不一会,门外有人连续地敲了几下门,因为院里的下人基本上都去了内务府,怕是有正事,所以她不得不自己急急的小跑着去开门

  来的人是王公公,九歌见他手中拿着圣旨更是不敢怠慢,她好忙迎着王公公进了院,往里走了几步,九歌便停了下来,听着王公公大声的说着:“圣旨到!”

  她赶忙跪下,嘴里应着民女接旨,低下头来等着王公公宣读旨意。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萧婕妤九歌,淑慎性成,勤勉柔顺,雍和粹纯,性行温良,克娴内则,淑德含章。着即册封为正三品婕妤,钦此!”

  “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她以头叩地,缓缓将手举至头顶,行大礼接过圣旨。”

第十二章:册封婕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