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后宫主人

  九歌终于想到了有什么该感谢四王爷之处,若不是他逼着她去学习宫规礼仪,她现在早就不知道该怯成什么样子了吧。纵是可以临时问些宫人,宫人也不会想的面面俱到,她也不过是学习个皮毛。该胆怯还会胆怯,该出岔子恐怕还是会出岔子。

  她先是见了凤栖宫里的掌事姑姑,麻烦姑姑通传,姑姑笑吟吟地应下,却也是去了许久。

  九歌在日头下站得有些头发晕,随行的宫人晓得她没有好好的吃早饭,再加上这时辰也越来越偏进晌午,盛夏热毒,才开始头晕。心下也暗骂掌事姑姑的笑面逢迎,害得人白白在这里苦等。宫人低声叹了一口气,手里用力搀扶着九歌,好让她不至于一会头晕力竭晕倒在地上。

  “谢谢你,小姑娘,你陪我在这里站了这么许久,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现在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宫人的手有力的的抓着她冒着冷汗的手,她的心蓦地便感觉着一股温暖,双腿不在无力颤抖,被她紧握的手也渐渐有力气用力回握。

  “主子不要怕,万事有我呢,咱爷是把你放在心上的,想来皇后娘娘也不敢过分的苛责您。。你也不要怕,哪个嫔妃还能不被皇后娘娘训斥几句呢,奴婢的名字叫坠儿,主子不要急,那掌事姑姑想必不过一时半刻便会回来了。她总也不好真的将咱这主仆二人留在外面太久。”

  她渐渐沉下声音低声安慰她,可另一只却也忍不住拿帕子来擦拭这额头的汗珠,有些心焦的等着掌事姑姑出来通报她们可以进去了。

  好在又等了几分钟,终于可以看见掌事姑姑一面指派这某处不知名的宫人随处收整着院子,一面慢腾腾的挪到宫门之外,一点点的推开了凤栖宫古旧沉重的木门,迎着她们主仆二人慢慢的走进等凤栖宫。

  偌大的凤栖宫,所有的楼台廊桥都极为古朴,唯一为这四处渗透这古朴气息宫殿填充着一缕新意生机的便是今年初春新值的绿植。往往新帝继位,旁的且不说,帝王皇后居住的宫殿基本都会大规模的翻新一下。可是肖策素来崇尚节俭,乃至于他继位半年多,这整座皇宫也都没有太大的建筑方面的翻新,乃至于凤栖宫都是如此。

  九歌想,她还没有来得及仔细的闲逛一番养心殿,若是仔细逛了一圈下来,恐怕也还是一派古朴的风范吧。

  王公公说让她得空自己列个清单,把沁雅轩缺的物什都清点出来,也好拿着让内务府的仆人去置办。她昨天一夜在沁雅轩也发现有些东西的确是紧缺的,屋子里也很空。可她瞧着皇后居住的凤栖宫也是久不翻新,心下便打定主意不要那么多的瓷器珐琅装饰,平素用的东西也不需多,足够日用待客便好。

  “姑娘里面请,奴婢方才去找皇后娘娘,娘娘素来体弱,昨夜里去御花园逛了一逛,却不成想从御花园回来便着了凉,凤体不爽。今天早晨方才好些,一夜睡不安稳,所以今天难免醒的迟了。娘娘方才还在安睡,奴婢不忍叫醒娘娘,想着娘娘还没有吃早饭,便给她做了一道娘娘这几天念叨了许久的家乡菜,竟糊涂得将姑娘晾在了一旁,害得姑娘被烈日晒了这么许久。无意怠慢了姑娘,实在是奴婢该死,还望姑娘恕罪。”

  掌事姑姑在前殷勤的为她们领路,若不是方才真的在烈日下晒了许久,她还真的不敢相信就是这样一位和善的姑姑竟可以不动声色的将她被晾在一边的事说得这么自然。

  皇后凤体尊贵,她身为皇后娘娘的掌事姑姑,替病愈的娘娘做一道想了许久的家乡菜也是她的分内之事。被她如此一说,她在凤栖宫外被晾了近一个时辰倒显得是相当微不足道了。依然有些晕眩之感的她勉强的说了句:“无妨,娘娘操劳后宫诸事,想必也是极辛劳的,既是娘娘凤体方才精神些,也确实是该好好调养。免得由小病落下病根,转成大病,那可不是后宫之福,不是皇上之福,不是天下之福啊……”

  她本也不想和个掌事姑姑说这么多的话,可一旁的坠儿根本不能插话,后面的话,她一个小小宫女,不方便说,也更不能说。

  “是这个理呢,奴婢近日也想着该怎么给皇后娘娘调理调理身体呢。”她是宫中伺候皇后娘娘多时的老人了,打皇后娘娘一入宫便已经跟在了皇后娘娘身边,自然也晓得这新来的姑娘并没有真的相信她的话,而她口中的无妨也不过是同她应承。

  但她也不需多管,是皇后娘娘的授意她才会把她晾在宫门外一个时辰,好让她吃吃苦头。纵她是凤栖宫的掌事姑姑归根结底她也依旧不过是个宫女,皇后娘娘的意思她也从来无需揣度,只要不折不扣的照办便是了。她要做的,无非不过是替皇后娘娘将身体抱恙这个谎编的再真实些……

  然后便是一路无话,两人快步跟在掌事姑姑身后,在姑姑领路下被待到了正殿。

  姑姑一面叫人看坐奉茶,一面又转身去叫皇后娘娘,凤栖宫的宫人们收拾妥当,九歌便随意找些一个座位坐下。

  有一个小宫女不知是看坠儿实在也是口渴的厉害,还是原本就与坠儿相识,竟在姑姑走后,也给坠儿递了一杯茶水,坠儿看了一眼九歌的茶杯,知道小宫女给她的茶杯不是凤栖宫日常待客的茶杯,九歌也点头默许她喝水。恰好实在是渴了,于是趁着殿里没有其他人,麻利的接过水杯,将茶水一饮而尽,那宫女讨回了水杯,便也飞快的离开了正殿。只留下坠儿在那里暗自纳闷,临末才想起用帕子擦拭了一下唇边的水痕。

  九歌还没来得及问坠儿与那刚才的小宫女是否熟识,便见有小宫女进来殿内,告诉九歌皇后娘娘马上就要来了,因为是在自己的宫里,所以无法唱诺,要她多少做着准备,不要一会呆在了那里,连福身做礼都忘了去。

  她轻轻的点头,不过一分钟,九歌听到有脚步向着正殿走开的的声音。果然一会从门口出来了一个穿着华丽宫服打扮的女子,白皙细腻的肌肤衬出她极好的气色。她体态轻盈却并不显得干瘦,柳眉杏眼,可人的唇也涂抹这极恰当的红,满头头饰在她的脑袋上也不显得簇拥。远远的走来,竟是美艳的不可方物。

  她大概天生就是为了接受别人仰望的目光而活的吧,九歌这样想着,一面感叹着皇后娘娘的绝色,一面不敢耽误了行礼,福了福身,颔首低眉,高声说了句:“民女见过皇后娘娘。”

第十章:后宫主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