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难测人心

  “九歌,你吃饱饭了就赶快去带着人收拾吧,今天先整理出个大概,晚上有个睡处便可以了,屋里需要布置的东西你估摸着列出一个单子,让内务府置办好了便给你送去,赶快去吧,我知道你是个肯吃苦的人,可今天有什么活你应该多让宫人去做,莫累坏了自己,朕已让人给你准备了冷却好的绿豆汤和冰糕,你热了便吃,当心中暑。”见她放下了碗筷,他便开始催她动身去收拾宫殿。

  她点头,笑着起身离开,在王公公的带领下开始寻找合心意的宫殿,她并不熟悉宫中的哪座宫殿是否有人居住,最一开始选中的宫殿基本都有嫔妃居住,走了许久,才渐渐有些无人居住的宫殿,只是都不大合她的心意。

  走到了某处九歌还不知名的院落,还未来得及深入,九歌便已经闻到了一抹清冽醉人的荷香。

  放眼望去,院子里一方水池上尽是馥郁的荷花,笔直的茎上是田田的菏叶,夏天晚上坐在庭院里吃着瓜果点心吹吹风,想必也是极惬意的。

  她转身继续往屋里走去,大厅与卧室也都很宽敞,卧室的小窗被竹竿撑了起来,在离小窗很远的地方也可以感受到微风吹进带来的丝丝凉意。这院子的名字也很合她的心意,沁雅轩,也是与满池的荷花极为相称。

  “王公公,我瞧着这沁雅轩便很不错,麻烦公公给九歌派些仆人支使,盛夏热毒,已经麻烦了公公许久,若是在一直烦劳公公,九歌也于心不忍。今日真的是谢谢公公了。”

  她眉眼含笑,缓缓地福了福身,真诚而又不失客气的像王公公道谢,她接过王公公手里拿的东西,与王公公小坐了一会,又亲自将王公公送出了小院所在的巷子。

  “姑娘放心,咱家这就回去向皇上复命了,一会儿便会有仆人来帮你收拾院子了,娘娘且耐心等等,先将屋院略微收拾收拾,剩下的,你吩咐给下人们让她们去做便是了。”

  王公公也是陪笑,轻轻的点头,嘱咐了一两句心下里便想着这院落收拾一番大约需要不少人手物力,必备的物品自是不必说,这院子数年无人居住,现下也是空的很,不少的杂草已经及膝,铲除也是很费人力的,古董文物也要从内务府搬来不少才行。

  “公公慢走。”她依旧是笑,脚下终于站立,打算将王公公送到这里就可以了。

  公公也不再说话,继续快步的朝着地朝着养心殿的方向走去。皇帝身边是最缺不得人的,他又是皇上身边贴身伺候的公公,若不是皇帝口谕,怎么着也是轮不到去帮一个新入宫的宫人去物色宫殿的。

  只要这皇帝不是过于喜新厌旧,说不准风水轮流转,九歌真的可以盛宠一时,风光无两。

  不过拍着胸脯说,他对这新来的丫头也算是很可以了,既没有过分的阿谀奉承,又在她需要帮忙的地方给了他足够的关照。

  对于一个新人,除了前朝的周皇后,他大概也没有谁是真的这么真心对待了。只是周皇后何等的温存贤惠机谨过人,当世女子真的无几人能有如此的风度。

  九歌小时混迹与乡野市井,入了王府之后也只是简单的随着府中死士学武,比起一般小家碧玉的女子尚且都不如,想必也更是无法与周皇后相提并论。

  他倒是不担心皇上被这姑娘迷惑,想着皇上应该也只是图一时新鲜,别的且不说,单凭她是四王府里出来的姑娘,想来皇上也不会真的把她放在心上的。

  更何况自古六宫之斗,争得头破血流黯然失神甚至是失去性命的不都是女子吗?

  人家姑娘都不担心害怕,他又在这里替皇上瞎操心什么呢?

  虽说几千年也不是没有专宠的例外,但女子也不只是单单靠自己的姿色容貌便可以独占圣宠。

  前朝周皇后便是这帝王家里极其幸运的例外。她与先帝恩爱非常,共育有三子一女,先帝的后宫几十载以来也只有她一位女子。

  这样的故事,经过史官的积大力渲染,不必多想也自是一段为民间百姓乐道的佳话。

  可纵是如此,也依旧还是有稗官野史记载,先帝之所以不纳后妃,是因为国丈周将军在边境拥兵三十万。

  圣祖初建盛世基业,国家根本不稳。圣祖忌惮周将军实力,才一生都不曾纳其他女子为妃。

  更有传言,两良家女子深夜入宫。第二天便惨死在圣祖皇上为其安排的住处,乃是被人强灌下了鹤顶红身中剧毒而死。自此之后,圣祖皇上才决意不在纳妃。

  可纵使如此,受伤的也还不是女子吗?

  此事非但不影响圣祖皇上英明,反倒依旧是成全了一段佳话。不论是专宠周皇后,还是野史里的记载,左右都不过是又赏了说书人一碗饭吃。

  他依旧是世人眼中与周皇后伉俪情深的圣祖皇上……

  王公公办事一向妥帖,她不过是等了一刻钟,左右便有宫人陆陆续续的来到了沁雅轩。

  她一面支使着宫人们干活,一面自己动手打扫。起初宫人们也多有阻拦,但看着活实在是多,也渐渐的不再拦着她干活。过了不多久,便有宫人通报门外有人陆陆续续的送礼。

  院子虽然杂乱,可她毕竟是新来的嫔妃,也总不好不见这些嫔妃。于是便走出院子准备见见她们。

  她半分也不曾耽误,可看着门口门可罗雀,不见半个人影,她的心还是蓦凉了半截……

  没错,她本就不该抱太多的希望的。这一刻,她突然觉得,她不过半个时辰前的欢心此刻竟如同痴人说梦般白白情钟。

  她也为她来这里谋生的念头而感到可笑,试问哪个嘴里说着谋生的宫中女子会不奢望那么一分来自君王的情爱与雨露呢。

  宫外萧郎已是路人,她所有对如珍珠般纯洁爱情的渴望,都只能在这她本不应爱的九五之尊上寄托。

第四章:难测人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