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十五分钟后,白云已经换好了一身黑色的运动服,训练场上的所有夜卫都围在了外圈,兴奋的准备观看临摹学习,左安然则是在旁边紧张的皱起了眉。

  一对一的打斗正式开始,首先上来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统卫,白云打算用空手道,对方一上来就是一个重拳,白云快速后仰,反击一个侧勾拳,直击对方腰部,统卫闪身的同时一个侧拳,白云一手护住,同时一个借力,向上一个高端冲拳,对方的鼻梁骨被击中!

  “漂亮!”场外的夜卫吹了个口哨!

  二十六个统卫,白云打了整整一下午,结束的时候已经快天黑了。

  “你们两个,以后跟着我。”白云指了指两名统卫,是三号和十七号。虽然现在是寒冬,但打了一下午,白云早就大汗淋漓,更何况这些统卫都是她精心选拔的,个个都是高手,她一连打二十六个,已经精疲力竭。

  “是!”

  “是!”

  点到的两名统卫喘着粗气,脸上是掩饰不住的高兴。

  “云云,喝水!”左安然急急忙忙的递了一瓶水,这打斗总算结束了,虽然是赤手空拳的搏斗,但他在旁边看的心惊胆战,这些个统卫下手一看就很重,要是他挨上几拳,肯定就骨折了!

  白云没有接水,径自朝主别墅走去,她现在很累,只想要好好泡个澡,然后睡觉。

  “云云!”左安然跟上,心疼的看着白云。白云的脸颊因为运动而红扑扑的,神色依旧漠然,平静的像个没事人。

  尽管什么都看不出,但左安然知道,云云一定累坏了!

  两人到达三楼,白云站在右边门口,“滴”一声指纹解锁,房门打开。

  时隔大半年,左安然再一次看到了白云的卧房,这几天他虽然住在白园,但都睡在客房,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进云云的卧室!书房的那面书柜墙,他还是不知道机关在哪!

  “云云……”左安然进房,看到眼前的卧室,满眼不可置信!房间的摆设还是一模一样,风格也还是记忆里的浅紫色冷淡风,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乱!

  左安然看着满床满地的衣服,还有随处的零食茶水酒瓶,小吧台的水槽里堆满了酒杯,房间的角落里放着未洗的床单被罩……

  “咳!”白云虚咳了一声,拿了一套干净的睡衣就进了浴室。

  左安然后知后觉的打开了衣帽间,衣帽间很大,却也是更加的凌乱不堪,满地的衣服,没有下脚的空间!他又走到阳台上,阳台是出乎意料的干净,他随手打开洗衣机,瞬间黑了脸,里面的衣服不知道已经放了多久……

  半小时后,白云泡好澡出来,看到眼前干净整洁的房间,心中错愕,这是左安然整理的?!

  “云云,你垃圾袋放哪了?”左安然听到开门声,从衣帽间走出来。

  呃!白云下意识的指了指一处柜子。

  “哦好,你先睡一会吧,我待会把床单衣服都洗了”左安然点头。

  “不用。”白云拒绝。这是她的床单,她的衣服,怎么能让个男人洗?!

  “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床上的被套我都换过新的了,你就安心睡吧!”左安然拉着白云在床上坐下。

  白云本想再拒绝,但一碰到床,她就忍不住想躺下睡觉,再看向左安然,只见他一脸心甘情愿,乐在其中的模样,罢了,随他去吧!

  “把窗帘拉上!”她慵懒的躺下。

  “遵命!”左安然走到落地窗旁,乖乖的拉上了窗帘。

  白云一觉睡到了天亮,她翻了个身,身旁的男人立刻黏了过来,白云无奈的勾了勾唇角,这男人真是睡觉都不忘缠她!

  看了眼手机,快八点了,她缓缓坐起身。

  “唔,云云……”察觉到白云的动作,左安然悠悠转醒。

  白云靠在床头,看着肚子上的黑色头颅:“左安然,起开。”

  “嗯……”左安然嘴上应着,脑袋却依旧趴在她身上,手臂也圈着她的腰。

  白云沉默,眼光深邃了几分,那天余皓的话所有人都听到了,这男人为什么还要回来?

  “云云……你身上好香……”左安然眷恋的磨蹭着脑袋,不肯起身。

  白云一把踢开了男人,径自下床,拉开了窗帘,进了浴室。

  阳光透过落地窗撒了进来,落在床上的男人身上,左安然看着浴室门,笑得满足温柔,有云云在身边真好!

  这几天他找不着云云,吃不好睡不好,如今回来了,自然是要多抱一会,多享受一点福利!不过……左安然看着身下精神抖擞的小安然,无奈的苦笑!

  白云洗漱好,走进衣帽间,发现里面的衣服都已经按照色系挂好,她心中满意,没想到这男人还真会整理收纳!

  两人下楼已经是八点半了,在沈宅早餐时间是固定的七点半,因此夏天和沈家三人都已经吃好,此刻餐厅里就只有他们两人。

  “云云,你今天要出门吗?”左安然看向白云。

  “嗯。”白云看了眼左安然的半碗粥,这男人真要减肥?

  “你要去哪?我可以一起去吗?”

  “嗯。”

  听到白云同意带上自己,左安然的笑容高高挂起。

  “你确定吃这么少?”白云还是问出了口。

  “嗯,我吃饱了!”左安然强迫自己放下筷子。

  白云打量了左安然一番,这男人有186公分,瘦得跟竹竿似的,居然还要减肥?!

  “你这身板,难怪一摔就骨折!”这么瘦的身子,也难怪之前她一个过肩摔就腿骨折了!

  呃!左安然笑容僵住,慌了神:“云云,你不喜欢我这样吗?”

  白云懒得理会他,径自吃饭。

  左安然见白云不理,心情是一落千丈,灰蒙着眼,低着头,看着委屈巴拉的。

  白云这才反应过来,这男人这反应,他要减肥不会是因为她吧?!

  “胖点更好。”她试探的开口。果然,男人一听这话瞬间有了神。

  “云云你是喜欢我再胖点吗?!”左安然确认了一遍。

  “看你自己。”他的身材是他的事,与她无关。只是她的话一说出口,男人的神情就又颓废了,一幅要被抛弃的模样。

  “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增肥。”白云忍不住补了一句。

  “那我多吃点!”左安然一听,立刻又拿起了筷子,这几天的减肥让他很饿!

  白云看着男人饿死鬼的样子,嘴角浅浅上扬,这男人还真是个活宝!

  耳边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白云恢复了冷漠。

  “白云!”沈父快步走了进来,径自坐在了餐桌上,身后沈母、沈之墨和夏天都跟了进来。

  白云看了一眼,继续吃着早餐。

  “沈爸,怎么了?”左安然疑惑的看向沈父,同时塞了一大口煎蛋。

  “你自己问白云!”沈父吹胡子瞪眼的样子。

  左安然看了白云一眼,他知道云云才不会跟他解释勒!

  “阿墨,怎么了?”他求助的看向沈之墨。

  “刚刚夜卫告诉我们,待会就把我们送回沈宅。”沈之墨解释,不同于沈父,他的表情很是淡定,语气也很沉稳。

  送回去?左安然看向白云,白云依旧径自吃饭。

  “那个沈爸,你看我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吗!你们就放心回去吧,我不会有事的!”左安然劝说沈父,这次擅自带他们来白园,云云没有责罚他,没有疏离他,他就已经很庆幸了。

  “放心什么!要是没有鬼,为什么这么急着赶我们走?”沈父不赞同。

  “爸,你先消消气!”夏天想着沈父的高血压,担心开口。

  “你闭嘴!”沈父不悦。

  夏天愣了愣,放在两侧的双手成拳,瞬间红了眼眶。余皓那事之后,沈父沈母对她的态度更加不满了,她现在连说句话都没有资格。

  “爸!”沈之墨皱眉看着父亲,把夏天搂进了怀中,拍背安抚。

  沈父看在儿子的面子上,没有再说话。

  “沈爸沈妈,云云也是为了你们好,你看你们住在这儿,不但出门不方便,也没有朋友交谈,还不如会沈宅方便是不是?”左安然继续劝说。

  “那行,安然你跟我们一块儿回去!”沈母接话。

  “我不行!”

  “为什么不行!”

  “我、我……”左安然眼神飘忽,一时想不到能说服的理由。

  “他是我的人。”清冷的嗓音响起,一直沉默的白云开了口。

  左安然惊喜的看向白云,两眼冒光。

  “对,我不能走,我现在是云云的人!”左安然理直气壮的挺起了胸膛。

  “安然是我们沈家的人,什么时候成你的人了!”沈母道。

  “他现在是“暗夜”的人。”白云回答。

  左安然的黑眸闪过一抹失望,原来刚刚那句“他是我的人”,指的是“暗夜”的人,他还以为……

  呵,也对,就他这破败的肮脏身子,云云怎么可能会对他特别!

第二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