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白云不知道左安然是不是故意的,但隔天早上,左安然就是发烧了。

  “云云……救我……云云……不要走……”白云看到左安然的时候,他的嘴里就一直在喃喃自语,眉头始终紧紧的皱着。

  “主上。”医生恭敬问候。

  “他怎么说?”左安然已经回到了客房的床上。

  “是昨天夜里受了寒引起的发烧,目前已经打过针了,估计睡一觉就会好了。”

  受寒?昨天书房的地暖和空凋都开着,怎么会受寒?白云疑惑了一下,但也不打算深究,不管这男人是有意还是无意,只要他还没死就行。

  “主上。”顾城快步进来了。

  白云看向顾城,等着他的下文。

  “有张天的线索了。”顾城在白云耳边低语。

  顾城跟着白云进了书房,“什么线索?”白云问。

  “南港的夜卫说,明晚张天会出海离开。”南港是北市的一个大型港口。

  “消息准确吗?”

  “是A级情报。”

  明晚……白云的食指有节奏的敲打着书桌,“我们现在还有几个机械库能用?”

  “南港那边只有一个了”

  “你去查一下南港警察那边的消息和人手,今晚之前给我准确的消息。”

  “是。”顾城顿了顿,又问道,“那“暗夜”系统那边,需要去处理一下吗?”

  自从左安然停了系统权限后,系统就崩盘了,系统资料被入侵,很显然是严正干的。

  严正可以说是老大哥,地位不容小觑。这几年坏了严正不少好事,严正早就想把他端了。

  “我们没有证据,严正不会认的。更何况严正那边一定还会有新动作的。”

  “是。”

  计划赶不上变化,当天下午,三名正在执行任务的夜卫被杀。

  严正故意传播了消息,如今不管是黑道还是警察,都知道了大量机械库被毁,与此同时,之前的任务线都被公开,不但损失了不少独家情报,大量夜卫的行踪也被人锁定。

  如今,岌岌可危。

  “主上,明晚的行动还要继续吗?”顾城等着白云的指示,如今大量的夜卫行踪暴露,尽管现在都已经紧急召回白园,但明晚的行动也许已经暴露了。

  主上上次的伤都还没完全痊愈,绝对不可以再冒险了。

  “左安然醒了吗?”白云依旧冷冷淡淡的,很冷静。

  “呃,我没注意。”顾城愣了一下,没想到主上会提到左安然。

  “你先去安抚一下弟兄们吧。”白云站起身,往左安然的房间走去。

  顾城错愕的看着白云消失,主上这是什么意思?

  “不要过来……不要……云云救我……”

  白云进房的时候,左安然还在昏睡着,嘴中依然在呢喃着她的名字,白云看向医生,“他什么时候能醒?”

  “主上,左先生一直把自己困在梦境里,一直喊着您的名字,您或许可以试着叫醒他。”医生说话的同时,额头上已经滴了好几滴汗,尽管白云什么也没做,但就是给人无形的压力。

  白云看向左安然,“左安然,睁眼,我在你面前。”

  左安然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但依旧紧闭着眼。

  白云伸手探了探左安然的额头,很烫,打针并没有任何效果。

  白云移开了手,只是下一秒,左安然便一把抓住了白云的手腕,“云云别走!”左安然一声大喊,双眼猛地睁开了。

  “醒了?”白云挑了挑眉,看向自己的手腕。

  左安然愣了一秒,随后也反应过来了,“云云,对不起,我、我没弄疼你吧?!”左安然连忙松了手,但下一秒又拉过白云的手臂,挑高衣袖,仔细的检查了白云的手腕。

  白云手腕上的纱布已经摘掉了,转而换成了一层保鲜膜一样的东西,透明的薄膜下涂了绿色的药膏在皮肤上。

  “松手。”白云命令。

  “哦。”左安然确认没事后,乖乖的放开了手。

  因为发烧,左安然整张脸都红扑扑的,更像只小猫。

  “你们都出去。”白云看向房内的医护人员。。

  “是。”

  很快房内只剩下了两人。

  左安然一脸期待的看着白云,两人独处诶!左安然的黑眸里有着星星。

  “以后不要叫我云云。”白云自动忽略了男人满眼的开心,纠正他的称呼。

  “为什么?叫云云多好听!云云!云云!”左安然不自觉的多喊了几次。

  白云看着左安然,这男人为什么老是要和她对着干?

  “监控系统,你能入侵吗?”罢了,现在正事要紧。

  “你要监控系统做什么?”左安然愣了愣。

  “能,还是不能?”

  左安然飘忽的看向别处,在问出来的那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他们做的事,自然不会是好事。

  “不愿意?!”白云说的是肯定语气。

  左安然沉默,他有自己的道德底线。

  “夜卫现在应该已经在沈家了。”白云悠悠的说。

  “白云,你要的是我,不可以伤害沈家人!”

  白云站起身准备离去。

  “我给你监控系统!”眼看白云要走了,左安然只能妥协。

  “今晚我就要。”

  “你不可以伤害沈家!”左安然强调。

  “只要你乖乖的,所有人都很安全。”白云作出承诺,“我等会十点钟再过来。”

  *****

  左安然不知道白云要全市的监控画面干什么,只是第三天一早,他看到了南港的新闻,直觉告诉他,这事有关。

  白云那天得到监控系统后,就离开白园了,一直没回来。

  现在云云在哪?她有没有受伤?

  左安然想下楼等白云,医生自然是反对的,但最终拗不过左安然,在医护人员的帮助下,下了楼。

  左安然在大门口从白天等到了晚上,凌晨的时候,左安然等到了白云。

  “云云!”左安然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向白云,但走得太急,一个不小心,直直的朝白云扑去。

  白云看着扑过来的男人,下意识的想一个过肩摔,但想到上次的经历,想到左安然的用处,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左安然以为自己铁定要摔了,却没想到扑进了一个柔软的怀抱,鼻间是熟悉的味道。

  “左安然,站好!”白云的音量些微的提高了些,带着警告的意味。

  左安然没敢继续抱着,乖乖的在白云面前站好,脸上却是抑制不住的笑容。

  “云云,你没受伤吧?”左安然将白云仔仔细细的扫了一遍,确定没事后松了一口气。

  “主上,左先生执意要下楼,我们只好带他下来了。”左安然身后的医生急忙解释。

  “有事?”白云问左安然。

  “我看新闻说,我担心你,就下来了。”左安然红了脸。

  白云懒得理会左安然,径自朝餐厅走去,忙了两天她还没吃饭。

  身后的顾城跟着白云,在经过左安然时,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刚刚主上没有推开左先生是让他震惊的,这也让他明白,左安然是特别的。

  白云要吃饭,左安然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连忙一瘸一拐的跟上!

第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