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临近傍晚的时候,顾城进了病房。

  左安然看到顾城的时候,情绪明显更加激动了。

  顾城让医生打了镇静剂,随后便把左安然带走了。

  沈父沈母看着左安然被带走,却没有阻拦,与其让安然疯疯癫癫过一辈子,不如把他送到白云那边去,至少,在白云那里还有希望。

  顾城看到沈家人竟然没有阻拦,大吃一惊,但他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给他的工作减少负担,何乐而不为?!

  ******

  左安然醒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他看到个人影,下意识的想尖叫。

  “安静!”

  耳边传来熟悉的清冷的声音,左安然忘记了尖叫,直直的朝人影看去,这时他才发现他在白云的书房里,正睡在地板上。身下是临时铺的床垫,身上盖的被子有股淡淡的香水味,是白云的味道。也就是说,这是白云的被子?!

  左安然不由自主的愣了愣。

  “把茶几上的粥喝了。”白云的目光始终在手中的地图上。

  左安然看向书桌后的白云,心情极好,“好!”

  过了几秒,弱弱的声音响起,“我拿不到……”

  左安然无助的看向白云,他的腿断了,够不到茶几。

  白云这才抬起了头,看到了左安然可怜兮兮的模样,“等一下。”

  左安然乖乖的躺着,鼻间全是白云的味道,很舒服。

  他和白云的近距离接触,只有那一次从海里救他。就跟白云的声音一样,虽然只听过一次,只闻到过一次,但他就是记住了。

  过了几分钟,白云放下了手中的地图,把茶几上的粥递给了左安然,自己坐在一张沙发上。

  “左安然,“暗夜”的系统,你到底做了什么手脚?”那天左安然乖乖的交出系统时,她虽然怀疑他的不吵不闹,但时间紧迫,她也没有深究。

  不得不说,左安然设计的系统很好用,也非常安全,但是用了一个月后,系统突然提示授权失败,她猜到是左安然走之前设计的,目的很简单,接近她。像他这种不会掩藏情绪的男人,她一眼就可以确定。

  “暗夜”能够在她手里壮大,她不介意心狠手辣。事实上要不是看在夏天的面子上,左安然和沈家人早都已经死了,被活活的折磨死。

  但她没有想到的是,在放了左安然一条命后,这男人得了精神病还要摧毁“暗夜”的系统,或者说,也许这男人根本就是装的,至少她见到的左安然,很正常。

  左安然低头喝着粥,沉默。

  “顾城告诉过你吧,我的耐心有限。”白云说。

  “为什么你要把我扔到赌场?”左安然问。

  被折磨的日子里,他有恨过白云,可是渐渐地他发现他开始期待白云来救他。他恨自己的懦弱无能,却无法改变他对白云的情感。

  昨天白云出现的时候,他才猛然惊醒,原来当初他那么坚持要见白云,他那么想靠近白云,那么想待在她的身边,是因为他早就喜欢上她了吧。

  那现在呢?就算白云这么对他,他还是想待在她的身边,还是只有喜欢吗?还是……爱?

  “算计我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现在的下场。”白云冷漠。

  左安然沉默了一会,“我可以一直留下吗?”

  “先把系统修好。”

  左安然抬头看向白云,她没有直接拒绝,就是有希望对吧?!

  “现在的系统已经报废了,给我两天时间,我可以再重新做一个。”

  白云睨了他一眼,两天?果然之前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可以。”白云站起身,她要去睡觉了,“你要继续睡这还是睡客房?”

  “我睡这里就可以了!”他不想睡客房。

  “随你。”

  *****

  夏天追出医院后,找了大半个北市,始终找不到沈之墨。她筋疲力尽的回到沈宅,打开卧室的灯,沈之墨就那样直直的站在落地窗前。

  夏天的眼泪瞬间就出来了,她从背后抱住了沈之墨,抱得很紧很紧。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夏天哭着道歉,她害怕阿墨不要她了。

  “我想听你的解释。”沈之墨转过身,看着夏天,沙哑的开口。

  “我、我不是想故意骗你的!”夏天的声音哽咽。

  “我知道,先不哭,你慢慢说,我听着。”沈之墨温柔的擦去夏天的眼泪,不管怎么样,他爱得始终是这个女人。

  “我确实是和“暗夜”有关系,白云,是我的姐姐。”夏天鼓起勇气说出第一句话,她看见沈之墨只是震惊,却并没有生气,这才继续说道:

  “外界都以为白爷只有一个孙女,其实不是的,白云确确实实是我的亲姐姐,但我们的关系并不好。”

  “我虽然从小在“暗夜”长大,但爷爷从来不带我去外面,也有意的隐藏我的存在,至于原因我也不知道。”

  “爷爷总是跟我说,白云不是我姐姐。不过姐姐虽然对我很凶,但我知道她不会害我,她一定会保护我的。”

  夏天的声音是笃定的。

  “所以夏天是你的假名吗?你又怎么会离开暗夜?”沈之墨疑惑。

  “你应该听说过吧,两年前姐姐亲手杀了爷爷的事。”

  “嗯,听过一点,说是白云爱上了随身保镖,白爷不同意,白云一气之下杀了白爷,可笑的是最后那个保镖逃了。”

  夏天摇了摇头,“根本没有什么爱情故事,姐姐确实是有四个随身夜卫,你们口中的那个保镖叫余皓,爷爷被杀的那一天,余皓也想杀了姐姐。我当时亲眼看到了爷爷被杀,我问姐姐,为什么要杀爷爷。姐姐只说了三个字,他该死。”

  “我当时还是不肯相信,直到后来姐姐把我送到了花好月圆,之后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你救了我,我们相爱了。”

  花好月圆是北市有名的声色场所,打着酒店的幌子做着苟且的交易。

  沈之墨一直都很庆幸那天他救下了夏天,他不敢想象如果那天他一走了之,夏天会遭遇多大的伤害。

  “阿墨,对不起,我不是想故意瞒着你的,我怕,我真的怕,我怕我说出来,你就不要我了!”

  “我永远都会陪着你!没事的,一切都过去了。”沈之墨把夏天揽入怀中,轻声安慰。

  “直到现在我都不明白为什么爷爷会死,为什么姐姐要那么做,又为什么姐姐要把我赶出暗夜!”夏天的情绪异常激动。

  接下来的夏天讲了很多关于她的童年记忆,有快乐的有糟糕的,讲到后来,夏天在抽噎中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