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求我和你离婚

全世界都求我和你离婚

长石

愿发自我心底的声音,能带给你无尽的快乐。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章 鸡飞狗跳

  盛国,闻名于世界的红钻宫总统办公室内——

  总统湛璟烨坐在办公桌前,微锁英眉,修长如被艺术家刻意修剪过的白皙大手,正握着一杆特制的镶祖母绿的钢笔,在面前的文件上“沙沙沙”的做着批示。

  窗外斜射进来的光线,镀在坐的笔直如一名接受过特殊训练的男人身上,使那张若古西腊雕塑般被精雕细凿的脸,更加透出了一股神圣与威严,却又带着极尽的神秘之感。

  一身独家订制的黑色手工西装,贴合的穿在他的身上,虽是坐在那里,仍是完美的勾勒出了其高大、健美的身姿。

  “阁下……”内阁大员,也可以说湛璟烨左膀右臂的重臣之一——汤安臣,轻扣了一下房门后走了进来。

  “说!”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独属于湛璟烨富有磁性却又极度冷冽的声音响起。

  “我进来时,府里的下人正等在门外……”汤安臣一脸为难的表情,欲言又止。

  “让他进来!”

  汤安臣敏锐的感觉到,总统大人的声音已经透着冷气。

  “阁……阁下……”进来的下人用力的低垂着头,却不难看出,声音在发抖的同时,身体也在瑟瑟的发抖。一身纯白色的下人服,染上了一条一缕黑色的污渍。

  “哎哟……快说呀!”感觉到总统大人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冷,汤安臣皱起眉头,在一旁低声的开口催促那个下人。

  “是!

  阁下,老夫人让我来请您回后府一趟。

  夫人……夫人她……”

  说到这里的时候,那个下人声音更加的打起颤来。

  “夫人又怎么了?快说啊!”对面带着寒霜一样的气息已经漫布开来,看着下人说话费劲的那个样子,汤安臣真想上前给上他一脚。

  “夫人她把阁下的‘风暴’全身的毛都给剃了,现在正在让六七十个下人在后花园里做蛙跳。

  还说,做不够五百个的,就让他们一口气喝下两升的水,然后三小时内不准上厕所!”

  那个下人在汤安臣的催促下,一狠心,想着横竖都是个“死”,早死早托生,便咬了咬牙,一口气都说了出来。

  不过,一想到夫人说的三小时内不准上厕所的话,小腹好似立即有种隐隐的胀痛之感涌了出来,不觉双手便捂了上去……

  空气更加的冷了起来,不要说是汤安臣,下人甚至已经感觉到呼吸都发生了困难。

  搁笔、起身,湛璟烨已经大踏步的向外走去。

  下人看了看汤安臣,还处于有些傻愣的状态。

  “看什么呢?走呀!”汤安臣这次真的踢了这个木讷的家伙一脚,随后紧跟着湛璟烨往外走。

  心里却是越发的没底。

  自这位总统夫人入府后,已经积累了“丰富”经验的汤安臣,不知道这位总统夫人这次又会把他们一贯冷静自持、高冷威严,甚至连泰山压顶都会毫不变色的总统大人,给气出怎样的一种令人惊掉下巴的表现来。

  “啊?哦……”下人尽量将自己蜷缩到最小的面积,双腿发软的跟在了两人的身后。

  刚走到后府的门前,就已经听到从后花园内传出来的声色各异的“呻吟”之声。

  汤安臣看到,总统大人的背影已带了萧杀之气。

  才转入到后花园绿色蓬荫的边缘地带,便已能清晰的看到,正有几十个下人,双手抱头,围着后花园中心的那个大花坛排着队的在做着蛙跳。

  一边跳,嘴里还一边气喘吁吁的喊着:“我是猪,只记吃、不记打;我是狗,不长眼、狗眼看人低……”

  跳着跳着,有跳不动和跳不稳的,就趴在了地上。这时,便会有两个下人上来,将这个趴在地上的人拖到一旁摆了一溜儿大水瓶的台阶前。

  而被拖过去的人,绝望的看着眼前那满满的一大瓶水,随后,悲壮的抱起来,闭上眼睛,开始一口气不停的往下灌。

  看到这样一副“壮观”景象的湛璟烨,脸色早已发青,迈着大步正要继续往前走……

  突然,眼角的余光扫到一个泛着粉灰的不明“生物”向着自己直扑过来。

  走在湛璟烨身后的汤安臣,同一时间也感觉到了这一“危险物体”,汤家世代以辅佐湛家上位者为己任的强烈忠诚因子,在这一刻瞬间的爆发。

  汤安臣一个飞身,已经挡在湛璟烨的身前。

  只听“扑通”,重物坠地的声音响起。

  湛璟烨低头去看……

  一个光秃秃的“怪物”趴在了被扑躺在地的汤安臣身上,一人一“物”,正以一种无比亲密的姿势,贴合在一起。

  汤安臣第一时间只觉得唇上一凉,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除了咸咸的味道外,还有淡淡的一股腥臭味儿扑鼻而入。

  汤安臣睁大了双眼,仔细一看正与自己“热吻”的不明“生物”,大脑当机了数秒钟后,突然,一阵杀猪般凄厉的嚎叫声响起——

  “啊!我的初吻……我被一只狗夺去了保存了三十年的初吻!

  天杀的,风——暴……我要杀了你,我要吃了你的狗肉!啊……”

  汤安臣持续不断的哀嚎。

  而作为当事人,不,应该说当事狗的圣伯纳犬——风暴,被汤安臣的嚎叫刺得用力甩了甩“狗头”。

  瞬间,汤安臣的嚎叫声分贝增加了数倍,风暴把口水甩了他一脸,还有几丝直接甩进了他大张的嘴里。

  风暴终于主动结束了与汤安臣的“亲热”,从他的身上爬了起来,踱到湛璟烨的脚边,用它那无辜、还带有受伤的眼神,凝视着湛璟烨。

  风暴也很委屈,它招谁惹谁了,不但无故被剃光了一身漂亮的长毛,还失去了作为一只狗狗来说,也同样很是宝贵滴初吻。

  “言——忘——书!”看着眼前如一个大肉条般的“怪物”,湛璟烨的语气里,已带着恨不得嗜血的狠冽。

  “干嘛!”伴随着一个好听到可以令人瞬间迷醉的声音,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一个女子。

  只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这名女子的长相,实在是与其所发出的声音相差的如南北极一般的遥不可及。

  女子梳着与这个年代已经相去了久远的一对麻花辫子,厚厚的刘海长到盖住了一双眉毛,甚至到了快要将一双眼睛也要遮盖住了的地步。

  戴着一副大到可以遮住半边脸的黑色塑料粗框眼镜,但却怎么也遮不住那暗黄的脸色,还有一脸密密麻麻的雀斑。

  一条洗得已经发了白的九分牛仔裤,上身一件松松垮垮的圆领黑色大T恤,脚上是一双帆布运动鞋。

  这样的一身打扮,甚至要比这个总统府的任何一个下人还要来的寒酸得多。

  湛璟烨直觉头上的血管一阵阵的发涨,已顾不得自己之前一直唯恐避之不及的女子那张让人倒胃口的脸,冰森的目光直直的射到言忘书的身上。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湛璟烨有些咬牙切齿的问言忘书道。

  “什么?”言忘书却一脸的毫不在意。

  “为什么把风暴的毛给剃光?”湛璟烨极力压制着那一股又一股往上狂蹿的怒火。

  “我不像你们总统府的人,我可是个善良又有爱心的人!这种人都要热的快吐出了舌头的大夏天,狗没有汗腺,排不出汗来,你想让它活活的热死吗?”言忘书振振有词。

  “你,告诉夫人!”

  见已经冷的似冰的湛璟烨连一个字都不想多说的将目光投到自己的身上,正在玩儿命擦拭着嘴巴的汤安臣立即一指那个专门负责风暴的下人,传达了命令。

  “是,汤先生!

  夫人,狗的散热方式只有舌头、鼻头和爪垫,给狗毛剃光,根本无助于它的散热。相反,还有可能会影响它的隔热和隔虫,严重的话,有可能还会给狗造成心里面的创伤。”

  看到有总统大人在场,已经灌水灌的肚子里面叮咚作响的下人似乎多了一丝的勇气,声音比往常都要大了许多。

  “哦!看来是我的错,我以后注意。”见湛璟烨将冷冽的目光再次的射向自己,言忘书承认错误的速度惊人的快。

  “为什么让这么多下人在这里蛙跳,你是闲疯了吗?是觉得这样很好看?

  我给你权利,让你管理后府,你就把整个后府闹得鸡飞狗跳,你是故意和我作对是不是?”

  湛璟烨指着那些不断倒下、又不断被人拖走的下人,已经快要压制不住那腔怒火。

  “您没听到他们自己嘴里念叨的话吗?记吃不记打、狗眼看人低……

  犯了哪一条,这样的惩罚都是轻的,何况他们两条一起犯,不罚怎么能让他们长记性。

  再说,是你说的整个后府都由我说了算,那么我想怎么管,就怎么管。你要是不满意,可以将权利收回呀!反正我是无所谓。”

  言忘书摊了摊手,说的理直气壮。

  “你……你个丑女人,真是丑人多作怪!”言忘书把湛璟烨堵的气结,一团怒火已经不知要如何发泄才好。

  “那你还娶我,都这样了你还不把我休掉?

  你们……不许给我偷懒,继续,不然两升水加倍!”

  言忘书怼完湛璟烨后,回过头去又对那些虽在跳着却已放慢节奏的下人大喝了一声。

  “你……想离婚,做梦!”湛璟烨怒火中烧的低吼道。

  “靠,这都能忍!”言忘书脱口而出。

  “不许说脏话!”湛璟烨气得脸色已由青转白。

  “谁说脏话了?”言忘书立即予以着辩解。

  “你!”湛璟烨直指言忘书。

  “我说什么了?”言忘书不知是真的还是装的,一脸的迷茫。

  “你说——靠!”湛璟烨想也不想,冲口而出。

  “你也说了!”言忘书指着湛璟烨,一脸的得意。

  这时就听——“噗通……噗通……”那边跳着的下人同时倒下了一大片……

  仍在擦着嘴巴的汤安臣,已经抬手掩面。

  他无所不能的总统大人呦!再次被这位丑夫人打败。

  汤安臣甚至开始暗暗崇拜起这位丑夫人来,要知道,世间能有此功力的人,也唯有这位丑夫人莫属了。

  “我说什……言忘书,你真是个又丑又粗鄙的女人!”

  湛璟烨觉得,管理全国的人、将盛国打造成如今全世界最为现代化与最为强大的国家,也没有对付一个言忘书让他如此的头疼和有挫败感。

  “那你还不和我离婚?”言忘书又把话绕了回来。

  “你休……”

  “阁下,老夫人请您马上过去一趟!”湛璟烨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名下人的声音响起。

  “你给我好自为之!”湛璟烨用警告的眼神,狠狠的盯了言忘书一眼,转身迈着大步离去。

  还在不停的擦试着已经丰腴成香肠状双唇的汤安臣,见湛璟烨转身,幽怨的看了言忘书一眼、再怨恨的看了风暴一眼后,也立即跟了上去。

  而风暴,还没平复完身心所受到的创伤,落寞的看着主人连看自己一眼都没有就已离开,心里伤痛愈深。

  回过头来,再一看立在自己不远处的言忘书,反应了几秒钟后,突的“呜嗷”一声,如闪电般的逃去……

  “得,看热闹的人都走了,戏也没什么看头儿了,都散了、都散了吧!

  不过,你们最好都给我记住今天的教训。不然的话,下次要是再犯到我手里……哼哼!”

  言忘书挥了挥手,笑的却是一脸的不怀好意。

  那些被折腾到只剩下半口气的下人们,在听到言忘书说散了的时候,心里全都是一松,正要暗自庆幸时,却听到她后面的那句话,还有那瘆人的冷哼。

  不禁全身俱是一个哆嗦,后背也一阵的发麻。再也没有了任何一丝侥幸的心思。

  ……

  回到自己房间的言忘书,整个人都蜷缩进一个椅子里,屈起双腿,用臂环住双膝,心中,是一阵凄凉的疲惫。

  她不知这个压抑、对她来说又另类的空间,还能让她坚持多久。

  于是,不禁在心里再次一遍又一遍的问着自己——

  “都说红颜祸水,难道丑陋也会是一种祸端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当初自己与母亲所选择的那种生活,又有何意义呢?”

  但是心底里的声音却给了她坚定的答案,那就是如果现在让她选,时光若真的能够回流的话,她还是会选择从前与母亲相依为命的那种生活。

  因为,那时的时光,才是她最感温暖与安心的美好时光,是她最愿被爱与阳光包裹着的柔色的港湾。

  大片大片的回忆,开始毫不受控的裹挟着万千滋味,扑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第1章 鸡飞狗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