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妃叹

虞妃叹

灯阑观雨

感谢支持我的作品,也感谢支持正版阅读!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虞妃叹

  世间情几多?空留憾!空留叹!自不可消说。

  ——引言

  秦末,烽烟起,战火烧。

  这时代,可真是苦煞了百姓,悲覆了英雄。

  在这时代,何为情爱,何为相守?最后,皆成身不由己。

  这时代,项羽男儿本色,八千子弟英豪。

  在这时代,虞姬芳容万人羡,虞妃苦楚几人知?

  秦二世三年春,清明这日,花开半数,雏叶新展,招惹的蜂蝶轻舞,飞鸟咏唱,再杂伴以清风掠水颤碎白云,花香弥风染醉行人,真真是美甚也,此番景呈。

  项、虞初逢正是在此时、此景了。这日,项羽遵叔之意,暗查大秦军机,事罢人闲,经倾莺楼处,被一音调吸引,寻音而得音源,便见楼台处,有一女子曼舞轻姿,仿若柔水,又似风绸,甚是唯美。惹的壮士情动,壮士心动乎,便消述海誓山盟心头。曰:“君生至此,未见一人可如斯,惹君不辞,缠染情丝。羞矣,倍述倾慕言,再赋诗经语。感矣,花容不比倾城颜,鸟语难抵伊歌喉。愿矣,生世共携手,策马过桥头。孟婆不奈何,来生共闲游。”项羽正看的出神、想的失意,忽觉有人轻拍了他的肩头,便回神来,抖了抖肩,正眼回望去。竟是那曼舞的女子,他手足无措,却也自然的行礼作恭,只听得那女子言“妾姬名虞,年芳二八,江左人氏。今为谋生计,业从倾莺楼多载,献歌呈舞,君郎见笑。才刚妾在楼阁见君郎矗立阶台已久,似有思虑,不知君郎何?”项羽闻言,再礼而曰“在下楚地人氏,姓项名羽,今奉办公事,偶至此处,见姑娘曼舞轻歌,仿若仙子,惹人倾心,故驻足停留。”……如此,二人相谈甚欢,从日出到晚霞,从傍晚到晨曦,日久情深。于是,在桃花满开的亭栏处、在飞鸟双飞的碧空下,互许了这三生世,共结了那姻缘发。之后数月,恩爱缠绵,自不言说!

  好景何曾长,福祸两相兼!

  秦二世末年,统治腐败,税收严苛,百姓怨声载道,起义势在必行。为了迎合民心,也为了满足自己的雄心,项羽举兵伐秦,势如破竹,一路所向披靡,直至巨鹿一战后,统军数十万,割据为王,坐拥九州,后世美称其曰“西楚霸王”。自然,虞姬便可称为虞妃了。

  许是天意,许是冥冥之中注定,项羽此人,真可为良帅,终不成明君。自鸿门宴后,项羽便开始傲慢自大,不仅放虎归山,而且还养虎为患。他只是沉迷于虞妃似水柔情中,淡了壮志,空有胸怀,却无伟略。酒肉为乐,谏言无存,苦煞了群臣,乱了河山。见此状,虞妃进言曰“刻骨铭心,自然无悔,霸王,汝可深知?不过,情关外,谋关内,君自当以霸业为重,莫要乱了轻重乎。”闻此言,霸王回曰“妾是君肝肠,无你,饭茶不香;无你,无力战场!妾所言,君深知晓。”

  所谓“兵败如山倒”便真是了,数月的光景,什么三十万精锐、什么八千子弟、什么不败将军,什么西楚霸王,一切都成过去。

  终究,武力还是比不得谋略!

  当失败来临,霸王有什么?心心念念的虞妃、万夫不挡之勇、昔日的荣耀!真真可叹可笑。在战争面前,凭你爱有多伟大,也免不了受伤,更免不了失败。大军压境,任你天生神力,奈何终会累垮,当你放下手中的银枪,当你沉睡在稀稀落落的帐篷时,敌人正在进发。对手日益强大,而你沉迷美色,无法自拔,依旧我行我爱,以我为法,昔日的荣耀啊,再辉煌,终究会结束它的生涯。

  乌江头,渡口。屈指可数的兵将,似若泼朱的暮光。泛滥的江潮,乱舞的草鸟。兵士的疲喘,敌将的叫喊。原来,失败是这样、原来,无奈是这样;原来,真可视死如归、原来,真可心有不甘;原来,骄兵必败;原来,悔不当初。一瞬间,项王似乎是顿悟了,回头看看虞妃,说道“天不容我项羽,或可;天不容虞妃,必然逆天!然,君无能,上不可仗剑敌天,下不能护妾周全。如今,强敌凌犯,必死!死,可与妾同;死,可传千年。无悔!只真真苦煞虞儿,君心愧愧!”言罢,泪染袖衫。

  虞妃闻言,带着无悔的果敢,轻轻为项羽抚去泪水,振振言“可恨虞妾非男儿,共君厮战乌江头!君自是真男儿,当可流鲜血,不可流咸泪。哭,只因所爱之人离去。今妾在此,便死,终不离君而去。大不了,从今后,妾是垓下独飞魄,君为乌江染水魂,魂不飞,魄便不散。但只问,妾为君死可死三生,君待妾可待三世否?”

  项王的血染红了乌江,虞妃的血芳香了垓岗。终究,他们化为了春魂,结为了冬魄,生生世世来过!

  原来,拥有一颗心,活着,才会觉得快乐。

  原来,交融两颗心,不论生死,都为欣喜。

  (本文借以历史,却也有遐想,可谓是真真假假。但文字里的情感不假、霸王的爱与虞姬的情不假、誓言更是不会假!

  本文似小说,然又不似小说。似散文,却又不比散文。总之,不管是小说,还是散文,文章所著感情至深便好!

  本文将虞姬称作虞妃,不符合历史是真,感其视情之重、用情至深也是真

  附:本文借用历史,佐以虚构而成。)

  识霸王兮江楼,回首,眼眸,羞兮疾走,暗参前世可曾携手。恋霸王兮渡头,君走,妾守,悲兮烦愁,独伤长亭泪染袖手。别霸王兮垓口,并肘,剑吼,死兮归游,且盼君魂妾魄携久。

  —《敬虞妃柔情》

  薄蔑王侯誓天同,但率八千扼秦喉。巨漉沉舟浑铁汉,咸阳拥姬醉情种。心颤鸿门诏邦沛,垓下骓骏负芳容。冰剑热血飞空时,魂嘶乌江泪宁红

  —《敬项王豪义》

  作者:笔名灯阑观雨,原名祁化智,祖籍甘肃临洮,现就读于青海大学,爱好文学写作,平素喜赋杂文。

  

虞妃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