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南星

  这天午后天气格外好,冰雪渐渐消了,磬影阁外一片寂静。陆清鹂随手捡些枯木枝干,坐在门口,三两下变成了没有花的花环。

  “锦书,好看吗?”陆清鹂将花环递给锦书。

  “小姐心灵手巧,自然十分好看。”锦书接过花环,嘴巴动了动,想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

  陆清鹂起身进了屋:“今日天气十分好,我寻思着找个由头去姜府,见见南星哥哥。”

  一听到姜南星的名字,锦书拿着花环的手不禁抖了抖,花环掉在地上,又重新散成了枯木枝干。

  陆清鹂不耐烦地白了她一眼:“你是娘看你细心才拨给我的,如今怎的也这般毛手毛脚?自己找管家领巴掌吧。”

  锦书一听陆清鹂要罚自己,吓得魂都没了,连忙跪下:“小姐恕罪……奴婢,奴婢心中有一事……”

  陆清鹂睨了她一眼,将手放在炭盆上方来回挪动,道:“快讲。”

  锦书这才将昨夜之事向陆清鹂和盘托出。

  “当时奴婢实在吓坏了,所以今早才会这般毛躁……小姐恕罪。”

  陆清鹂听闻后,脸立刻涨得通红,胸口一起一伏,要将方才编织的花环毁了,被锦书及时制止。却立刻撅起嘴要哭,两只平时十分灵动的眸子瞬间溢满泪水,惹人生怜。锦书顿时不知如何是好。

  “小姐,那苏皖乔只是一介奴婢,还有翻天的本事不成?”锦书连忙紧着在一旁递上帕子。

  “唔……”陆清鹂听了抽泣,一脸收了委屈的样子望着锦书,示意她继续。

  “依奴婢看啊,上次姜大人对您印象可是不错,您只要多去姜府走动走动,还怕姜少主不喜欢您吗?”

  陆清鹂紧咬着下唇,眼泪才停了流动。

  晌午,术草堂方才打烊。姜南星闭了术草堂的门,携了小厮回姜府去。

  今日天阴沉沉的,姜南星不禁紧了紧自己的玄色暗纹大氅。姜南星喜素,很少穿玄色衣衫。不过远远看着,倒是英俊不减。

  如此冷的天,她还好吗……

  正出神着,姜南星被姜府一家丁叫住,说姜榈让姜南星速速回府。

  姜南星虽不情愿,倒也应了下来。

  方才到姜府门口,便见陆清鹂从门内出来。陆清鹂倒是一改往日艳丽风格,着绯色倒也俏丽。

  陆清鹂向姜南星简单拘礼,道了声,南星哥哥。

  姜南星出于礼节,只敷衍地点点头,便绕开陆清鹂向里面走去。

  “南星,你怎么才到?方才可是见过陆家千金了?”姜榈急急开口。

  “嗯。”姜南星向姜榈夫妇及二夫人拘着礼。

  姜榈夫妇对望一眼,姜夫人梓月点点头。

  “南星,你也到该成家的年纪了,你爹有意让你与陆家联姻。”

  姜南星的心跳瞬间漏了一拍,紧接着心猛烈跳动着,额头上还隐隐泛着冷汗。姜南星猛然抬头,脱口而出:“不可!”

  谁知姜榈是个急脾气,听自己儿子态度如此坚决,便立刻怒气上头。

  “放肆!你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没有一点姜府少主的样子,成日无所事事,允你开医馆已属对你纵容!”姜榈一把拍在书案上,梓月与二夫人赶紧在一旁调和。

  “爹,无论您出何言语,我定是不会娶陆氏为妻的。”姜南星见姜榈动怒,连忙跪下。

  姜榈气不打一处来:“逆子!你若不娶陆氏,我便砸了你那破医馆!”

  屋外不知何时下起了大雨,天气更冷了。

  姜南星不做声,姜榈看了一眼屋外的天气,便叫他跪在姜府外的长街口思过两个时辰。

  随已二月,但天气还未完全回暖,没个雨丝都好像变成了冰锄,向姜南星这边靠近。长街空无一人。

  姜南星浑身湿透了,他低着头,任雨水滑过发梢与脸颊,再滴在他玄色衣衫上。他一动不动,四肢仿佛早已没了知觉。

  姜南星一直都不甘自己的人生就这样被安排,他一直在抗争着。从前是为了自己痴迷的医术,而现在是在为了皖乔。

  陆清衫带了些小玩意来见皖乔,此时碰巧听到姜南星出事的事儿。

  皖乔心里嘀咕,大户人家公子果然不那么好当……说到底还是姜南星运气不好……

  “皖乔,你随我去看看吧,我怕南星他身体吃不消啊!”陆清衫倒是急得很,此刻倒显得皖乔更加寡恩薄情。

  罢了,罢了,去看看也不能怎么样吧……何况我也不是那不知恩图报之人,他上次可是救过我的。

  此刻的磬影阁也得知了消息,陆清鹂也正在火急火燎地往长街赶。

  时间一点点过去,姜南星面无表情地跪着,雨越下越大,显得他的背影更加单薄,更软弱无力。

  他晃晃脑袋,眼前似乎有些暗了。

  不能倒下,绝不。

  他调整姿势,继续跪着,好像感觉不到四周寒冷。

  

南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