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宴会风波之我想杀人

  回到宫中后,乌那雅云无理取闹:“姐姐你不是说过鬼王的正妃之位会是我吗?可那林汐槿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可以欺骗我呢!”

  乌那拉也正愁身上一身火气无处发泄,怒骂:“闭嘴,你没瞧见那老太婆在那儿吗?她可是连本宫一丝面子也不给呢,本宫容易吗本宫。那老太婆不给脸本宫,你竟也敢找本宫发泄?!你若是还是想嫁给鬼王的话,你就给本宫踏踏实实的待在宫里,不要乱动,不要净给本宫惹出事端。否则,你的后果,本宫也不该负责。”

  从小到大这是乌那拉第一吼她。乌那雅云感觉到十分委屈,有些抽泣:“姐姐莫气,云儿先走便是。”

  乌那拉和乌那雅云是草原上的女子,可偏偏两人长得不与周围草原女子一般黝黑强壮善斗,反倒是遗传母亲长得很是清秀、妖精,因为是混血的,两人都具有不一样的异域风情。

  她们的母亲是和亲郡主,是曾经鹤志国的郡主,所以一生下来便是身份尊贵,受部落人敬仰。

  乌那拉长大后更是妩媚漂亮,而且因十岁时来昊天城献舞一曲就被皇上赐封为胭脂公主。虽然是这么说,她小小年轻才艺皆具,文武双全,不然也不会得宠了这么多年,可是族中人偏爱她小妹!

  乌那雅云灵力没有她的高,性子也因被族人宠溺而变得刁蛮任性。而她之所以不得宠只因当年有人对族人说将来她的妹妹是位贵人,会给罗马天雅族带来好运,所以本因受到万人羡仰的她------胭脂公主却被受冷落……

  凭什么!她乌那拉十五岁就要嫁给这么一个三十老几且已有多位皇子皇孙的老男人。

  本来应该是作为罗马天雅族的准储王女乌那雅云来和亲的,却被他们谎称准储王女身患重疾才导致让她代嫁!

  如果有可能,她一定让他们尝尝痛的领悟,让他们尝尝和她一样的早为人妇,独守空闺,孤忱难眠的感受!

  想她如此美好的年纪却不得不委屈于皇宫这种“吃人不吐骨”的地方。呵呵……还真是讽刺。

  祥宁殿内屏风后

  林血衣一边挣脱被人抓得紧紧的手臂,不满地说:“不要拽我!不要拽我!我自己会走,我的手都被你抓红了,懂不懂怜香惜玉啊你?病死我了。”

  冷离澈眨了眨冷眸,见她吃痛地看着他,随后大力甩开她的手:“怜香惜玉?你是么?”

  林血衣把手抬起来看了看,听到他的话,差点气炸了她的肺:“你妹!我堂堂一代风流女色,虽说没有我二妹妹那般高冷仙姿,又没有我三妹妹的那般天真纯萌,但是我却是拥有妖娆万千,妖媚之姿!你竟然说……!”

  冷离澈冷眸盯了她许久,盯得她心惶惶的,然后背向她,冷冷地说:“你究竟是谁?”

  林血衣愣了愣,很快恢复正常,扯开面纱露艳颜,找了一个自以为很舒服的侧躺姿势,妖娆一笑:“你好像知道了?不过,我可不管你知不知道,我可还是要说,我确实不是本尊。然后呢?”

  “然后?哼!若本王猜得不错的话,你是一只赤灵狐!”

  赤灵狐?林血衣冷了冷眸,而后似开玩笑一般说道:“鬼王真是抬举我,小女子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是狐狸呢?定是您多被您府中的狐狸精勾了魄了吧?”

  “是呢,她的确是一只狡猾的狐狸,连本王都猜不透。”

  林血衣凤眸一冷,冷笑,却不多与一句话。

  起身刚想离开,却被冷离澈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不让她走,可由于林血衣的重心不稳,冷离澈的没想到,震惊之下,两人竟……扑倒在地。

  男上女下,姿势真是让人想入非非。两人的表情更是精彩十分,可亦觉得这情景好像似曾相识……特别是这股独特的……曼陀罗花香。

  “吱”的一声,门打开了。

  “太后真不公平,凭什么啊?“哼,姐姐让我安分守在宫里,可我偏不!既然经过了那个贱人的住处,肯定是要骂一下那个女人的。”

  乌那雅云那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不过好在林血衣和冷离澈所处的位置是在风屏后,否则可能就会暴露他们的位置了。

  在林血衣听到有人在骂她后,丝毫不记得她正压在某个腹黑男子身下,而且一怒之下她还抓狂地抓住了冷离澈胸前的衣服,所以,冷离澈胸前的锦袍在林血衣在发飚下“壮烈”牺牲……

  “该死的女人,竟然胡说八道?老子今天不玩死你,老子就不叫林血衣了!”说罢,林血衣玉指轻轻旋圈,嘴中轻轻吐出一阵红雾,红雾一直往乌那雅云位置飘去。施法完毕,林血衣狡點一笑,“乌那氏姐妹?很好,你们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等死吧你们!”

  原来她叫林血衣?那林汐槿?

  冷离澈一直感觉到胸口闷闷,本来想要起身时,却注意到她那双纤纤玉指,或者说是一双狐爪在蹂躏他的衣服,紧接听到她的低语,然后亲眼看到了她在他面前施法……惊愕之下,也忘了他俩还在处于尴尬之中。

  狐族,看来本王得好好审问了。至于林血衣和林汐槿两人的关系,他相信迟早有一天那个女人会老实交待的。没办法,他就是如此自信。因为他有让他自己有自信的资本。

  闻到那阵红雾带来的味道后,乌那雅云呼吸开始急促,白白的且清秀的小脸蛋忽的变得通红通红的,额间流下一滴滴香汗,然后又开始拼命撕衣服。

  乌那雅云着急地快要哭了,口中含含糊糊地说着:“本公主这是……这是怎么了?身上,身上怎么会如此热。真的,快,快烧死了本……公主了。”

  哼哼,看到了吗?这就是惹到姑奶奶的下场!乌那雅云,你就乖乖等着你传说中的“白马王子”来拯救你好了,再不然你就死,最好你就是“性福死”!

  冷离澈轻轻的皱了皱眉,冷冷的说:“女孩子家家,干嘛用这么极端的手法。”

  就在林血衣以为冷离澈是在帮乌那雅云的时候,胸口突然一阵闷,但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的时候,冷离澈的毒舌再次发动,“对付这种女人,最好先慢慢折磨,然后让她甘愿沦为下贱之人,再直接弄死她!”

  林血衣额间流下几滴汗水:呃呵呵……你还能再无耻吗?

  随即,林血衣终于意识到一件很严重的问题:吓死我妈的女儿了,我什么时候被他扑倒在地了!

  然后猛地推开他,快速起身,刚要不顾“淑女”形象破口大骂时,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这就成功的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好戏要上演了。

  “汐槿妹妹,汐槿妹妹,本王来了,是不是可想念本王了,别急别急,本王这就来疼你。”一个要多猥琐就多猥琐,看起来很淫荡的男子一把扑上乌那雅云。

  乌那雅云身子本就热,脑袋都被烧糊涂了,在此时之前的那些矜持也不存了,有的只是身体十分殷勤地接受男子对她的一切剥夺。

  这一场景可真是荡乱。

  林血衣看了一眼那个猥琐男,再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这个天神般,凡人不可亵渎的男子,不禁感慨:同是一家人,怎么差别那么大!这个人渣,败类……

  忽然林血衣猛拍了一下后头勺,x震惊般:“完了,刚刚发出的药可是我加强后无敌制版的春药!对不起啊,一不小心就弄错了,我不是有意的……但貌似我是存心的。嘻嘻……”

  要知道,能从他手里拿出来的春药已经能让一个人恨不得做死自己,连续做几天都不一定能解欲火|焚身这个药性,魔性版的林汐槿,或者用林血衣这个名字也不为过。

  她身上的血是一种蛊惑人心的毒物,只须一滴融入林血衣自己独创的欲火|焚身,后效之大,你只能靠自己发挥自己强大的想像力了。

  看着眼前这个忽而自责忽而狂笑的女人,无奈扶额。

  林血衣就想着要不要帮她的时候,冷离澈冷冷的声音传入耳中:“你我之事还未解决,你今就想着别人的事,如此肮脏之地,竟也呆得下去?走!反正对于大皇子,你可得有很大的信心,他可是一晚上几个女人的货色。”

  说完一脸嫌弃的拉着林血衣的衣袖跃窗而出。

  半炷香未够,林血衣竟然移身来到了一个寝殿。

  “这是本王的暂居寝室,你一时也回不去,离天亮还有几个时辰,不如你与本王做件有意思的事情吧。”妖孽的声音很有磁性。

  等林血衣反应过来的时候,冷离澈也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她身后,而且离她很近,很近,言语吐息在她的脸颊上,甚是暧昧。

  林血衣脸上有点烧,却是个“不解风情”的女子,一脸懵懂的看着他,下意识地跟着冷离澈的步伐走,微微歪头,问:“什么有意思的事?”

  “呵呵,你现在是本王的王妃了不是?当然是要与王妃做此夜无限风情了,怎能浪费如此大好时光呢,王妃?”言语的吐息萦绕在耳边,即使林血衣再迟钝也能知道下一秒这个男人要干什么。

  她刚才是不是傻了?这里可是人家的地盘,只要他说一句话,还有她逃跑的一些机会吗?林血衣眸中闪过一丝懊恼。

  冷离澈看到林血衣此举,有些恍惚?

  就在此时,林血衣趁冷离澈恍惚间,马上逃离三米之外,尴笑:“我目前好像还不是你的未来王妃吧?或许以后我们不会再见面,何必呢!得饶人处且饶人,我发誓以后不用毒来暗算你的人,你可不可以让我先走?而且,我可以帮你找到那冷少晨。我知错了……”

  突然暧昧气氛变成激烈争斗。

  冷离澈从失神中恍然回神,低头把玩着胯间的玉佩,面露半讽笑意,磁性的男声缓缓而起:“以后不会是本王的王妃?看来你很有信心。若本王猜得不错的话,你的空间幻玄之术,只可在实境下展开施用,而在虚境中却无法使用,因为你不是九尾灵狐!”

  闻言,林血衣瞳中闪过一丝凝重:糟糕!她被他带到虚境了,他竟对她使用之法了解得如此透彻?!这刚刚还是他的寝宫,怎么一眨眼……坏了,眼前这个男人…她惹不起。

  冷离澈薄唇一抿,冷淡地说:“你如此煞费苦心弄的一出戏,不亲自去看看,你会放心?若你不实话交代,你晓得本王的性子的,不是吗?”

  少用威逼利用了,腹黑变态狂!林血衣表示在心里鄙视他。

  而在做表面功夫的时候,可不能太假。

  林血衣干笑:“呵呵,在这里,你是老大,您说的是。既然您都发话了,我说了便是,不出半个月,玉歌会亲自带他回来的,玉歌……罢了,总之那小子活着就行,现在你总可以放我走了吧?我都已经如实相告。再说了,我还得安排一下人手呢!”

  “急什么,本王早已替你布置好了一一叨,现在也是辰时,在呆几个时辰才天亮,毕竟天色尚晚,他们也玩的欢不是?”冷离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林血衣愣了愣,冷离澈也察觉到林血衣的气息变化,好像变得噬血了呢!

  两人不语,周围安静得出奇,林血衣眨了眨滴血般红的眸子,红唇微微一勾,嗜血道:“我想杀人,谁也阻止不了!”

第九章:宴会风波之我想杀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