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宴会风波(一)

  鹅黄色衫女子一把扯过面纱,露出洁白无瑕的俊俏脸蛋,宝蓝瞳显得她更活泼可爱,可是如此萌萌哒的女孩却冷着眸子,生气地说:“林血衣,你怎么又出来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随便出来会害了姐姐的吗?你快回去,让姐姐回来!”

  林血衣红瞳闪烁,妖娆地侧躺着,把玩着很好看的手指,“噗嗤”一笑,勾了勾红唇,妩媚的样子,道:“汐槿就是驴性子,没底。再说了,你怎么就不担心担心刚才扬言要杀了我的俏郎儿?噬情雾?可不易解呢!”一句仿佛不经意的话语,令人马上转移了重点,因为偏偏就只有这么一句话就能把冷玉歌瞬间转移了关注点,让她足够急得飞上天了。

  冷玉歌着急道:“你对他做了什么?你快送我进去,不然,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我永远不会放过你的!”

  果然,陷入爱河里面的女人就是不一样,脑筋都转不过来了。

  林血衣好笑,摆了摆手,无奈道:“是么?那我随时候着你来找我报仇。”

  听到她这么说,冷玉歌瞬间急了,委屈巴巴:“血衣姐姐,玉歌错了,可…可玉歌只是想救他而已。姐姐,你就给我这一次机会好不好?救出他后玉歌随姐姐处置,即使是失去我与他的记忆也未尝不可。求求你了。”说完之后一直在抽泣。

  林血衣皱了皱好看的眉,无奈道:“算了,我乃是仙辈,长你几辈,便不与你多计较了。我们可说好了,等你回来之后就忘记这一切,专心致志地修炼你的灵术!”

  “好!”

  “如此,我便送你去,你去了之后可要小心,不要沉陷在那回不来……”林血衣红眸深沉,在眸子打开的时候一道红光从眼睛闪过,不远处出现了一道雾漩。

  林血衣牙齿紧紧咬住下唇,都咬出血了,艰难道:“你快进去啊!”

  冷玉歌在那一刻,眼眶中的泪水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哽咽:“姐姐,谢谢……”

  “快啊!”

  冷玉歌擦了擦泪水,大步向雾漩走去,这一切仿佛都变慢了……

  随着冷玉歌的身影逐渐变淡,林血衣慢慢停下来,“噗”一口血从她的口中喷出来,她一直看着雾漩,直到雾漩完全不见,苦笑:玉歌,不要怪姐姐,姐姐是为了你好。那个男人的心不在你这儿啊,姐姐是为了让你早日看清那个男人的心才会使出这么一招……

  林血衣擦了擦唇角的血,懒散地托着下巴,完全不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仿佛刚刚喷血的人不是她,道:“瞿洛,本尊归来已久,灵狐一族近几百年来的情况本尊希望你说出来的答案不会令本尊失望。”

  瞿洛凭空出现在不远处,抱拳毕恭毕敬地说:“属下恭迎魔尊归来。属下百年前谨遵你的命令,一直不忘追踪灵狐族的下落。灵狐族自万年前尊上沉睡便一直腐败,至时今日早归世人所管的冥王殿之下,且属下最近有新消息说是狼族有意联姻……尊上,我们动手么?”

  狼族是如此的卑贱,和狐族联姻,是当初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如今狐族败落,这是趁机作乱, 报复狐族!

  林血衣妖孽一笑:“不急,本尊倒不介意再看一场戏。对了,时刻记住盯着魔帝的的那些旧属,本尊希望他回来时见到那些顽固的老臣而不再意烦心。听明白了吗?”

  “是,属下谨遵尊上懿旨。”言罢,红影一转,原地上不再有人。

  林血衣一身瑰色衣,额间一朵妖红罂粟,仰天长叹:帝岑君,我来了,你又何时归来?难道那一段往事在你的心里就如此不堪……

  就在林血衣在感慨之时,流云匆匆忙忙的赶来,满脸都是愤怒之意,道:“小姐,乌那拉那个贱人又不知想做什么,得到圣上的旨意竟设了一个牡丹宴,说的好听一点说是为各位亲王选妃纳妾,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让你难堪,还指名让你一定要来呢!咱们要不要去?”

  林血衣不知道她是谁,努力回忆了一下才知道她是林汐槿的丫头,凤眸微微一眯,而后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去,当然去!这么好玩的宫斗不去看,真白活了那么久,你说是不是啊,流云?”

  流云看到她这么邪恶的笑容,背脊一凉,不禁有些为那些女人担心,自从她家小姐性格大变之后,行事作风都变得干净利落了,连她看了她家小姐这么做,心里都渗的慌。但是,如果是她家小姐的决定,她是不会阻止她家小姐的,反而会帮助她家小姐,谁让那些女人是活该呢?

  “替我梳妆。”林血衣妩媚一笑,别说,还好流云是女子,否则情形这就尴尬了,勾魂呀有木有,有这样的主子流云真怕以后干活都会出神,日日干活想着她家小姐,一想到这里,流云脸上一红,带着女儿的娇羞:“小姐,你这红衫非人间所有,仙品啊!你只需再梳一个流仙簪便好,模样准是神女下凡。你的额间这眉…到也挺精致,省去了画眉之苦。小姐,就让我们开始吧。”

  林血衣觉得这姑娘一定也是个挺有眼力的,而且还是一个可爱的姑娘,觉得好笑了,但也有点羡慕她的那个妹妹,她一直都知道她的那个妹妹收的人一直都这般好,对她妹妹一直是言听计从,忠心耿耿。

  夜晚

  乌那拉作为主办方,一大早就来到了御花园。乌那拉心知她那个喜笑哀愁都表现在脸上的妹妹自从两年前和她和亲到这里,见到了鬼王之后,一直对鬼王念念不忘,说句老实话,她真不想把这么绝色的男子拱手让给自己的妹妹,无奈的是她早已心有所属。没准她妹妹嫁给鬼王之后,雁王能对她好一点。

  乌那拉牵过乌那雅云的手,拿出长姐的气势,也不失温柔:“雅云,你是我们族父王与母后最疼的妹妹,的期望,以后要是成为鬼王的王妃后,定不可随意耍性子,言语举止要注意。鬼王是佼佼者,有无数的爱慕之人,在背后里面都希望你早衰了呢!所以,你学会自己保护自己。姐姐虽贵为贵妃,但皇上从未宠幸过我,只是日夜来我那冰冷的汀瑶宫与我吟诗作对,我也只是表面上的风光罢了。切记,待会儿姐姐自有安排,不可随意耍性子,一切看我眼神行事。”

  乌那雅云扑到她的怀抱,撒娇道:“谢谢姐姐!雅云知道姐姐一定会帮我的。爱死你了!”

  乌那拉别开脸,一副我“很嫌弃”的表情,无奈道:“行了,你也没大没小。等下,姐姐还有事要做。要知道,这次宴会由我来操办宫里已经有很多女人不服了。陈妃,梅妃和蓝昭仪一定会在宴会上动手的。我得想个法子应对他们。你先回去歇着吧!”

  宫里一共有七个妃,三个昭仪,除了已故的天柽皇后,敢明目张胆和她挑事情的女人也不多,陈妃,梅妃和蓝昭仪只是代表而已。皇帝只有五个孩子,除了天柽皇后、陈妃和玥妃分别生下过雁王、祁沁公主,大王爷和弘王,其他妃子一无所出。玥妃倒也没事,她一直诚心向佛,自从天柽皇后去世以后,便不再理会宫中之事了。只有陈妃那个贱女人占着有儿子就肆意妄为,哼哼,别忘了,她的儿子也只是个花花皇子而已,有何用?

  乌那雅云识趣的下去后,翠桃紧跟上去,小心翼翼道:“娘娘,昨晚玉芽儿不见了,奴婢们一直寻找,却没有任何踪迹,望娘娘恕罪。还有,外面所有王家小姐都到了,林汐槿那个女人也到了,各位王爷都在场,只是璃王……”

  乌那拉摆了摆手,道:“璃王无心皇位,他来与不来也无所谓,主要是那瓶酒一定要准备好和林汐槿那个女人一定要在!你先下去安排人手,本宫要出去做一个在场证明。”

  “是,奴婢先行告退。”

  大王爷今年二十七了,府中姬妾十几个,红颜知己无数个,侧妃两个,但是正妃一个也没有,整日迷恋与青楼妓女之中,是一个扶不上墙的阿斗。一旦林汐槿那个贱人被他毁了之后,嫁给他一辈子都是噩梦。乌那个洁白无瑕的脸露出丧心病狂的笑。

  “娘娘,林府庶女林知画求见。”

  乌那拉随即又恢复成温柔可亲的笑容,坐正身子,道:“让她进来吧!”

  林知画自从上一次被废了手之后,这几个月来,拼命去寻找就这方药,后来也因无奈之举和冥王殿的人做了交易得了药膏,说是敷了上去之后不出几天一定会痊愈,而交易的代价就是三个月内把伤害她的人的首级献上去,否则三个月后她将会被冥王殿的人全力追杀。她也是走投无路了才会来到这里。

  林知画今日来到这里也是做足了准备,梳了最符合她脸型的秋水簪,穿了一身全昊天诚最少有的梨衫,青色的,好不让人喜爱。

  “丞相之女林知画拜见胭脂娘娘。”

  乌那拉那双丹凤眼微微一眯,林汐槿的妹妹?杀人之意在那一瞬间闪过后消失不见。笑道:“请起吧, 不知妹妹找本宫有何事?”

  林知画起身后,顿时委屈了,抽泣的说:“胭脂娘娘,你有所不知,知画本是府中庶女,心中没有任何不满,只是希望平平安安地度过一世,可是,嫡系长姐总是有事无事来寻找儿的碴,儿快不下去了!听娘亲说,您是继天柽皇后之后最温柔贴心的女子,儿想请娘娘出手救救儿吧!您不知,最近几日,长姐又颇为受父亲的宠爱,竟听从长姐从中作梗,要将儿嫁与王尚书之子,谁人不知王有为是一个不学无术之人。望娘娘出手救助,知画感激不尽,今以后愿为娘娘所办之事赴汤蹈火,万死不辞,生是娘娘的人,死是娘娘的鬼。”

  乌那拉心中很高兴,很享受这种被人奉承的感觉,做出一副很为难,但又很想帮助她的样子:“本宫在宫里已是寸步难行。本宫很心疼你,但又不能不为今后的自己打做打算啊!”一句很是别有一番韵味的话。

  林知画很聪明,很快猜出了她的心思,道:“胭脂娘娘,如果你能把这件事解决了,知画将会送您一份你很期待的礼物,这份礼物跟您心里期待的那个人,可能有希望哦!”

  乌那拉神色大变,杀意顿起:“哦?看来知画很是有办法嘛,既然如此有能耐,为何不自己解决这件事啊?呵,你是想以此威胁我吗?不要忘了,这里可是皇宫啊,你现在能不能活着出去,本宫一句话说了算!”

  林知画眸中闪过一丝算计,谦卑到:“娘娘,您误会了,知画绝无此意!还望娘娘出手便可,今日知画所言将来必定感激不尽于娘娘,望娘娘海涵。”

  闻言,乌那拉杀意略减,淡淡地说:“算了,收你与本宫旗下也无不不可,也没有什么对本宫不利的地方。这件事让本宫好好想一想,本宫自会想到法子除了她。你先下去吧!本宫乏了。”

  林知画见成功得到乌那拉的信任,欣喜道:“谢娘娘,儿先行告退。”表面上一副很感谢乌那拉的样子,心里想的却是,这个女人竟然就这么容易相信她的说辞了。

  林知画大意了,其实每个能在宫里活得有声有色的女人都不是善茬的,一旦心慈手软,就是自寻灭亡。看,天柽皇后不也死了吗?因为她实在是太善良了,错把坏人当好人,认白眼狼为姐妹,最终被这些弯弯区区的情感之事奔波劳累,姐妹夫君不能两全,死不瞑目,只留下的冷雁之和冷玉歌两个兄妹相依为命,可近几年来,两人越长大感情却越生疏了。

  乌那拉把玩着好看的且修长的手指,心里幸灾乐祸,看来那个女人仇家还挺多的嘛,她也不急于弄死那个女人了。她倒想看看林汐槿那个女人最终是怎样死的,她真的很期待呢!说实话,她对这个一面也没见过的女人,这是她从小到大没来由的讨厌,现在还居然需要她动手,因为她总感觉到这个女人一定会坏了她的好事的:林汐槿那个女人很危险。这是一个潜意识,自我保护的潜意识。

  她冷笑:“暗芸,替本宫更衣。”

  

第六章:宴会风波(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