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祁沁公主冷若蓝

  夜色美好,正是多情男女相会的好时机。一声尖叫打破了这美好的夜——

  “啊!救命呐,我不会游泳!”

  刚与渣男和贱女拌了一嘴后,林汐槿闲来无事,到处游逛。

  忽的听到了一声呼救,便闻声而去,可不就是某一位贵族小姐落水了嘛,她本想只在岸看她如何自救,给这些娇滴滴的小姐们一点教训,但,在这个落水小姐的身上,她不忍了,叹:“如果是她就好了,算了,今日就算本小姐发善心,救一救你好了。”

  轻轻施展异术,一条好长好长的白色尾巴从林汐槿的后面舒展开来,“去”林汐槿低语。

  白尾巴把女子从池里捆上来之后,那些八卦妇人们来了,七嘴入舌:“天啊!林大小姐竟对五公主下狠手!来人呐,快抓住这恶毒妇人!”

  林汐槿无奈了,果然,这些事恰恰就让她给碰上了,她到底是招谁惹谁了她,要不就是她前世干了杀人放火等一类无恶不作的事,不然咋这些事怎么好巧不巧就发生在了她的身上?等等,她又要吐嘈了,这些是前世的事干嘛扯到了后世?

  林汐槿此刻正抱着那所谓的五公主,冷冷地笑了笑:不会游泳?那么这是因为有人想要借刀杀人了。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我死么?想多了!

  “太后娘娘驾到!”

  大监这叫喝,除了林汐槿,所有人下跪:“臣妾/臣妇参见太后娘娘,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都给哀家平身吧,说说,你们又对哀家的小玉歌做了什么!你们眼里还有哀家这个太后吗?”孙苏苏大怒。

  林汐槿微微福身:“林府嫡女见过太后。太后娘娘,汐槿有话要说,有人诬告我推公主入湖。汐槿不才,但也有话要问在场所有人一句话,有见过要杀一个人要用这么粗鄙的方法吗?”全场妇人无言,半晌过后,一个妇人不知背后是否有人支持,大声道,“许是越简单的方法越不易被发现。”

  林汐槿冷笑:“是么?这种事值让本小姐亲手动手么?而且还做了还救她上来,应快闪人才是不是么?再者,我与公主无怨无仇的,干嘛要杀她?呵,许是有些人干了之后想诬赖给他人,太后娘娘你可得小心盘查了。”

  那妇人慌了:“你、你骗人!太后娘娘您千万别上了她的当。”与之同时,冷玉歌也醒来了,她热泪贯流,一下扑到孙苏苏怀里,大哭,“皇祖母,玉歌,玉歌差点就再也见不到您了,呜呜~他们太大胆了,竟在玉歌生辰欲杀了玉歌。”孙苏苏宠溺地摸了摸冷玉歌的头,忽儿眸中闪过一丝狠意,“给哀家把这崔氏拉下去严拷逼问,问出幕后之人,把在场这些女人全部禁足在自己家内一个月。竟无视皇家子嗣生命危险,在旁看戏,你便这么跟众官官人答复,双儿。”

  林汐槿冷笑,转头欲走,背后冷玉歌低语:“哥哥?”林汐槿身形微抖。如果世上还有谁敢在她面前开玩笑,还亲切地唤她“哥哥”,那便只有以前在湖淹死的林玉歌。

  “小歌儿?”

  林汐槿与冷玉歌相处几个月,从她的言语得知原来当年她淹死后无意穿来这“仙琊大陆”,还成为了这灵梧国的五公主。

  两人正品着茶,冷玉歌像是想起了什么大事,大力拍桌:“姐姐,你该不会现在都不知道三日后便是三皇兄的大婚之日吧?”话音刚落, 流云急匆匆的赶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小姐……我……我,我发现……”

  林汐槿无奈:“出什么事了?别着急,慢慢说,五公主是自家人, 不要担心。”

  听了林汐槿的话后,流云平复了一下极乱的内心:“是这样的,不知小姐有没有发现,三小姐的行为极是奇怪。”

  “哦?说来听听。”林汐槿挑了挑好看的眉头。

  “是这样的,三小姐以前对小姐其实是极好的,从三个月前起,就是 经常故意为难小姐,却一脸的让人感觉是为了小姐好才如此做的。而以前的三小姐却是一昧包容小姐,什么事都替小姐出头,更重要的是,三小姐有一个婢女,叫做玉芽儿,两人真相像,只是性格,爱好各不相同,可是现在,三小姐的侍女变成小玉,爱好也变了,喜欢吃辣的,三小姐之前可是喜欢吃甜的!三小姐以前的性子可是个真真正正的温柔贤淑,只是现在的性格呢?是比较应该可以说是比较做作,想必以前呢是个非常粗蛮的野丫头,现如今装扮三小姐实在不符,于是,便有了诸多不同之处。也就只有他们认不出哪个才是真正的三小姐了。”流云毕恭毕敬。

  流云的话并没有对林汐槿作出何干扰,她也只是蹙了蹙眉宇:“原来是这样!对了,歌儿,刚刚你与我说的是什么?”

  冷玉歌又重复刚刚说的话,林汐槿沉思:玉芽儿,林月语?……她们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姓玉?林汐槿纤纤玉手托住下巴心不在焉问:“你们可知,在这之前有没有姓玉的国家或是权重的世家?”

  冷玉歌歪着脑袋想了想,说:“之前皇祖母有跟我说过曾经这儿是玉国的首都,后来玉国的最后一位皇帝荒淫无道,不务朝政,在那期间竟有二十多年未上朝,整天围着那玉国公主的母妃转。玉国亡后,那玉国公主也不知道所踪,听闻那玉国公主坠崖了,不过我不知道,因为这一切都是民间传言。这个消息对我们有何帮助?”

  林汐槿浅浅一笑:“自然有用,有了它,那便可以救出林月语了。流云,你帮我时刻盯住现在的三小姐,记住有任何消息都要提前告诉我。”

  这下,冷玉歌不明了:“姐姐,你干什么要救那女人?那女人就是个祸水,朝三暮四的不值得我们去救。你不是喜欢我三皇兄么?她一死,三皇兄会接受你的。”

  瞬间,林汐槿黑了一脸:“冷玉歌!你哪只眼睛里看到我喜欢他了,一个种马而已,老子还看不上他呢!再说了,你没听流云说么?林月语之前可是十分照顾我的,谁都可以是白眼狼唯独我们不可以是,你可知?”

  冷玉歌被吓了一跳,忙说:“我……我知道了,我不应该恩将仇报的。”

  听到冷玉歌的反省,林汐槿也逐渐恢复心情,微微一笑,仿佛刚才生气的人不是她:“歌儿,你现在先回皇宫吧,有趣的事情,今天晚上才开始呢。你且先回去准备准备。”

  冷玉歌看着林汐槿那诡异的笑欲言又止,无奈:“好吧,今天晚上我再来,你自己小心点。”

  是夜,夜黑风高杀人夜,这一切是那么清静!

  “准备好了么?”

  “我们准备好了。”

  “好。”

  纤纤玉手慢慢转一圈,然后往前一指,一团白色不明物体随着玉手的动作转一圈后赫然出现了一扇形似白色的狐狸的绒门。

  玉手轻轻推开狐狸门,低语:“我们走!”

  三个女子从这奇门走出去后,周围的环境已然不同。

  “小姐,你……”

  “嘘,别说话,回去我再同你说。”

  这三可不是白天里闲聊的林汐槿,冷玉歌和流云么?

  “胭脂娘娘,我已按你的吩咐把林月语那女人囚禁代替她,把林汐槿与冷雁之取消婚约,且不日便嫁与冷雁之,你之前答应我的是不是应该早日开始了?”林月语说。

  乌那拉妩媚地笑了笑:“急什么?本宫答应你的本宫自会做到,只是,最近本宫那淘气的妹妹给本宫惹了不少的麻烦,让本宫与皇上疏远了感情,这件事怕是得久一点方可行动。”

  林月语讽刺:“哼!少给我装蒜!复国之仇我是一天也等不了了,我的耐心有限。乌那雅云这个丫头我们倒是可以接她的刀铲除了林汐槿那个女人,林汐槿那个女人开始怀疑我了。”

  乌那拉蹙了蹙性感地眉宇:“不可,此事得容本宫想一想,毕竟雅云是本宫的妹妹。”

  林月语不屑:“别在我面前装出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你心里打的那些小九九别以为我不知道。总之,我不管你用何办法,一定要给我出了林汐槿!”说完,便走了。

  林月语走后,乌那拉一改妩媚样,嗜血地样子:“翠桃,你派些人暗地里神不知鬼不觉地除了玉芽儿那个贱人!”

  “是。”

  “下去吧!”

  “奴婢告退。”

  翠桃下去后,乌那拉冷笑:“玉芽儿你本就是本宫利用的一个棋子而已,如今雁王与林汐槿解了婚约,你便个本宫的弃子。你不过亡国公主,有什么资本指挥本宫?冷雁之只能是我的,即使我不能与他在一起!哈哈哈……”简直就是一个丧心病狂的女人,呃…她不是简直就是一个丧心病狂的女人,而是她本来就是一个丧心病狂的女人!

  这个丧心病狂的女人怕是都不知道有人在明目张胆地看着这一切。

  “好戏我们都看完了,此事我们回去再议。”一个白衣少女冷清地说,“看来好戏不久要上演了,我们随时候着吧!”一道白光出现,三人身影随之不见。

  翌日

  “唉,姐姐,你倒是说个法子啊?还有两天他们便要成亲了。”冷玉歌郁闷地托着下巴。

  林汐槿无耐:“昨晚我左思右想,辗转反侧,为今之计只有救出林月语,然后在大婚之日拖住他们。”

  流云不言则矣一语惊人:“ 小姐,昨晚乌那拉不是说了么?她不会让他们结婚的。想必她也不知道林月语藏在哪里,她说过她一定会杀了玉芽儿的,如果玉芽儿死了,想必我们以后也找不着真正的三小姐了,我们应当在从中作梗,让玉芽儿死不了,让乌那拉损失惨重。”

  此言一出,不得不说流云真是一个人才,可以说是此毒法天上地下仅此一家。

  冷玉歌讷讷地问:“姐姐,这个流云你是如何得来的,竟如此聪明伶俐,会说话?”

  林汐槿也是用一种吃惊的目光看着她,随之又恢复成以前冷淡的样子,仿佛刚刚吃惊的人并不是她,而是别人。

  “流云,看在你对我如此忠心的份上,我送你句话:且行且珍惜,不要为了过去的事情而感到迷茫。”林汐槿淡淡道。

  流云愣了愣,随后毕恭毕敬的行礼,道:“谢小姐赐言,流云会谨记在心。 流云发誓,不管以前或是今后流云都是小姐的人,绝无二心。”

  (雁王与祁沁公主是双生姊弟,故生辰是在同一时间)今晚下来真是晦气。

  今晚下来真是晦气,林汐槿即使是一个再高冷的人,也是蹙了蹙眉宇……人生何处不无奈?

  

第三章:祁沁公主冷若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