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婚约之妁

  翌日清晨,喧闹和华丽并肩的昊天城,不同的人,不同的身份,每天都发生着十分有趣的事情……

  例如,某丞相府里悠闲且腹黑的嫡小姐……

  兰槿阁内

  “大小姐。”流云倒了杯茶给林汐槿。

  “嗯?”林汐槿边喝茶边看书,听到流云在唤她,下意识地应了一声,作为不晓得此时唤她是何意的意思。

  而得了我的回应后,流云倒无所顾忌地开始讲,许是原主待流云情同姐妹吧,否则流云也该拘束时并不拘束,反而多了几分洒脱,有话必说,绝不憋在心里。

  当然,她所说的话和她的所作所为的,起因都是为了她家小姐好。愿意为她家小姐做任何事,赴荡蹈火,在所不辞的性子。

  说实话,林汐槿很欣赏她,也有些羡慕原主有如此好的姐妹,很会用人。可惜红颜薄命……

  “流云觉得大小姐变了。”流云说。林汐槿思绪刚回,听到流云的话后愣是一征,差一点就被水呛死了。

  “小姐,你没事吧?”流云担心道。

  “咳咳…我没事。流云,你刚才说我变了?是何意?”

  林汐槿顺了一口气,拍了拍胸脯:呃呃,这小丫头怀疑我了?流云这丫头作甚要如此聪明,她这样子令我这个冒牌的主子情何以堪?

  “可不是,您刚才要我去用家法惩治小玉姐,那叫一个霸气啊!这可跟以前不一样。以前您被叫为白痴的时候,要是反抗,早就可以挨揍了,可是这次让流云吃惊的是,您不仅没有被欺负,反倒二小姐的手被你废了。一开始您的话说得非常流利了,但是主子的事呢,流云身为侍女本该不应多问的,但……不过小姐您可以不用在意,流云是永远不会背叛您的。”流云道。

  林汐槿听了她的解释,松了一口气,道:“那流云,你喜欢的是以前的我还是现在的我呢?”

  流云愣了愣,道:“不管小姐是怎样,流云誓死追随。当年小姐救下我,并让流云照顾您一生时,流云便发誓不管我的今后是怎样的人,我也不会背叛您。您可谓是我的再生父母,若没您的照顾 ,流云也不会活到现在。”

  “这姑娘倒是个忠心的”林汐槿心想。

  晚上,整个林府热闹沸腾,林知画和林月语都在化妆,因为她们知道:三爷生辰必会有许多有名人士来。这边的翩杏闭阁,林汐槿正在不紧不慢地梳妆打扮,因为她只是想去走一个过场。

  “小姐,可以去了。”流云恭恭敬敬地说。

  呵,別看流去只是一个仆人,她的相比林知画好看上不知多少信,只不过比林月语略逊几分而已。

  两人一起穿素色的衣服,林汐槿穿的那身衣服那叫一个雪白啊!流云听从林汐槿的话穿了身较素色的衣服,但有点怕犯了国法里第三千九百九十八条里法则:在皇家喜宴上不可穿白衣,违者,死。她十条命都不敢呐!又不敢违抗主子的命令,只好随她小姐的心意了

  一进入雁王府,说实话,这个雁王府确实蛮大的。

  “流云,反正我们闲来无事,不如咱们先去别处游玩一下吧。”林汐槿说。可流云这个小姑娘倒是反应不过来,“啊?”流云快步跟上。

  谁知,溜达溜达竟下意识地发现自己迷路了。

  “呯!”

  流云东张西望地就不知眼前有人,一下子迎去。

  然后,一个极其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谁呀?眼长头上了是么?竟然撞着本公主了!”扬起手欲扇下去。

  可林汐槿是何许人也,一个字,狠,两个字,护短!

  眼疾手快的抓住了那人的“纤纤玉手”,冷道:“你是何人?”

  说起身份,那人更为骄傲了,摆着一个脸色:“哼!说出来吓死你!我乃当今皇上从罗马天雅族请过来的宾客,天云公主!而且,我的姐姐还是当今最为得皇帝宠爱的四妃之首胭脂公主乌那拉,而我,名不改,乌那雅云!得罪了我,你们吃不了兜着走!”满满是威胁的语气。

  林汐槿扯嘴一笑:“自然,胭脂娘娘蒙圣上宠已久,你如何不知她会衰?而且,您是公主,与一个毛头奴婢生气动怒?您觉得呢,公主殿下?”整一句都是嘲意十足的。

  “你,你!你方才所言,本公主记下不!看我不整死你?”乌那雅云气得嘴扭脸曲,头上仿佛冒出一个气呢!

  林汐槿娇巧一笑:“哦?到时候可望公主不要闪了舌头才是呢!”林汐槿用丝巾轻轻遮住樱桃小嘴笑了笑,仿佛压根没这回事。见状,乌那雅云更是气得半死,纤纤玉手紧拿手绢,眼眶气得微红,小嘴:“你,你!有种你留下名字,待日后本公主成了鬼王妃,不叫你爬下来求饶?”

  林汐槿吊二郎当笑,仿佛没有听见这句话,但仍道:“好呀!本小姐名不更姓不改,乃是臭名于天下的痴傻林府嫡小姐林汐槿是也。望公主能早日得偿所愿,找我寻仇!流云,我们走。”说完,满口不屑。

  待快到一个亭子的时候,鼻子灵敏的林汐槿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曼珠沙华花香味,说实话,这个味与她爱好的花的味道差不多一一彼岸花。

  林汐槿站停,道:“流云,咱们这样兜来想去的也不是办法呀,要不这样,我去亭子里休息一下,你去寻人问路可好?”

  “好。”流云没有任何质疑地离开了。

  林汐槿扫视眼前,淡淡道:“还想看到何时?”

  一个男的几乎用了一秒钟出现在林汐槿眼前,冷冷的说:“好个嫡小姐,骂人都不带脏字。”

  林汐槿直接无视那人的冷言冷语,道:“过奖,过奖。我也觉得我很厉害。倒是你,在背后偷窥他人,倒是觉得自豪。”

  那人蹙了蹙好看的眉宇,冷道:“彼此彼此。若让他人知道臭名远扬的林家大小姐不仅不傻,而且心机了得,你说,他们会怎样对付你?”

  林汐槿脸色一冷,随后扫了扫衣袖:“算了,我不与你吵。路如何走?”

  “直走左拐。”哼!还真是不折不扣的惜字如金。

  林汐槿闻言,直径去寻路,不再管冷离澈。冷离澈凤眸微微一眯:“好个有趣的,林汐槿,你可别让本王失望,不然,可对不起你的伶牙俐齿!”微微施展轻功飞走了。

  到了宴席上

  “月语见过姐姐。哎,姐姐今日怎的穿得如此素白,于今日两位殿下生辰大喜相撞,甚是不吉。不如妹妹……”

  林汐槿本能地转过身,眨了眨她那淡紫的眼眸:“我与你很熟么?本小姐的衣饰,只要我高兴,我想怎么穿就怎么穿,你管得着吗?不吉?不吉的事情多了去了,每日固然有人生辰,有人要逝世,若是有人与皇氏子弟的生辰日子相撞,岂不人人犯忌?普天之下,莫非皇土,灵梧国又非你一人说了算。”

  气氛顿时尴尬了,林月语求救般看向冷雁之:“姐姐……你,王爷……”

  冷雁之冷冷道:“林汐槿,你太过分了,月语如此待你好,你不接受就算了,何必伤人和气呢?本王今传父皇口谕:林左丞相大小姐无德无才,行举轻浮,有辱大体,今朕三思之后,觉甚不妥,决意下旨了断两家连姻,从此之后,男女婚嫁各不相干!”

  林月语哭得好不人动容:“王爷,不可呀,姐姐如此爱您,语儿可以退出的……”

  林汐槿冷眼看向她:好你个林月语,无事净给我麻烦。

  听到他们的对话,那些旁观人都指指点点起来。

  “林汐槿,领旨!”林汐槿毕恭毕敬行礼。看到他们如此做作,林汐槿好想暴一句粗:我草你妈!我的伐可,我可什么都没干。你以为你是谁呀?王爷?我呸!王爷能做成这样,他也太失败了吧!

  林汐槿缓缓离去,惊了众人,更惊了林月语:这个废物是怎么了,竟,竟没有发疯!任务,好像失败了呢!该死的!

第二章:婚约之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