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醒来不给肉

  “如果还想他好好地,就松口。”墨宿歌冷冷地盯着那个孩子说。

  宫尘肆定定的看着墨宿歌似乎在考虑话中的可信度,确认了之后迅速松口坐到一旁,看着墨宿歌飞快的敲打着按键救人。

  丹衣在一旁看的啧啧称奇,这种医术,普天之下能与之抗衡的也不多啊。

  宫尘肆只是一瞬不瞬的看着洛汐渊,直到那个人发白的脸色逐渐变得红润,才放下心来。

  墨宿歌小心翼翼的将洛汐渊放进休养舱,毫不留情的把宫尘肆丢上手术台,开始了新一轮的治疗。

  “你叫什么?”墨宿歌的动作总是很快,一切都稳定了就是盘问的时间。

  “宫尘肆。”

  “师父捡来的?”

  “嗯。”

  “挑吧,闭眼挑。”墨宿歌又将修仙法诀拿了出来,只是那数量和质量跟洛汐渊那时比,差了可不是一个档次。

  “不用,我想修魔。”宫尘肆将那些法诀挥到一边。

  “为何?”修魔?跟师弟到是挺配的。墨宿歌眯着眼睛,看不出情绪。

  “魔道,最强,可以护住我在意的和想守护的。”宫尘肆的眼睛里有着近乎疯狂的偏执,似乎是因为已经失去的太多了。

  “也好。”墨宿歌的声音没有那么冷了,拿出一本纯墨色的修魔法诀给宫尘肆。

  “我会护住师兄的,用命。”宫尘肆接过《魔翳》之前,给了墨宿歌想听到的回答。

  “记住你说的话。”墨宿歌走了。

  人世在险恶,能得到、守候一个曾经为自己付出了命的人,多不容易。宫尘肆这么想着,又开始看着那个在休养舱里什么都不知道的人了。

  几天之后,洛汐渊看到的是一大坨烤肉睡在自己身边。唔,不对,饿惨了,应该是一大坨师弟。

  洛汐渊看了看漆黑的窗外,犹豫再三还是放弃了叫醒宫尘肆的想法,准备自己动手弄吃的。

  “砰~”靠,失算了,长久未进食的身体根本没力气,好吧,那就继续饿着吧,希望没吵醒身边的这个熊孩子。

  “师兄?”宫羽修一睁眼就看见满脸懊恼的洛汐渊,不确定的出声呼唤。

  “嗯,吵醒你了?我没事,你继续睡吧,就是睡太久了想活动活动筋骨而已。”洛汐渊的谎言被他诚实可爱的肚子戳破了。

  “师兄饿了?那我去做午饭。”宫尘肆说着就下了床。

  “好。等等,午饭。”洛汐渊指了指窗外提醒道。

  “这个是为了让师兄睡得更好才调成黑色的,我现在就调回来。”宫尘肆说着摆弄了一下遥控器。

  洛汐渊看着亮色的阳光表情裂的有点厉害。

  “醒了?”墨宿歌推门进来,手上拿着两人份的午饭。

  “大师兄怎么知道我今天醒?”洛汐渊看着那大盘的肉,口水流得厉害。

  “不知道。”墨宿歌将饭菜放在桌子上。

  “那,你还没吃饭?”洛汐渊有点失望的咽了咽口水。

  “吃了,我拿的是小师弟的量。”墨宿歌说着又要出去,“你的我现在去拿。”

  “大师兄你真好。”洛汐渊星星眼一闪一闪的,蠢透了。

  片刻之后。

  “嗷~,大师兄,这么点吃不饱啊。”洛汐渊可怜兮兮的看着墨宿歌手上的那碗白粥,可惜,再怎么看也是变不成肉的。

  “师兄,我的可以让给你。”宫尘肆看着洛汐渊哀怨的眼神开口。

  “不许,大病初愈忌油腻,忌暴食。”墨宿歌放下粥看着宫尘肆,“你出去。”

  宫尘肆犹豫了一会,看了看洛汐渊的眼神,听话的出去了,留下来会心软,对恢复不好。

  洛汐渊的眼神变得更哀怨了,苦着脸喝完粥,目送着大师兄离开。

  很快,宫尘肆回来了,盘子里一干二净。

  “先去洗澡。”洛汐渊看到宫尘肆脏兮兮的就想睡觉,忍不住说。

  “出来的时候不准穿脏衣服。”洛汐渊说了,可宫羽修没听。

  洛汐渊皱着眉下床,把刚洗完澡的宫尘肆扒干净丢到水里,亲自动手给他又洗了一遍。

  水雾缭绕,却遮不去宫尘肆满身的伤,最新的伤口应该还没超过一个小时。

  洛汐渊面不改色的把洗干净的人放在床上,开始涂药。

  “你叫什么?”

  “宫尘肆。”

  “伤,谁干的。”

  “我很快就会变强报复回去的。”宫尘肆坚定地看着洛汐渊。

  “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出了事,我担着。”他的法诀没什么攻击力,能给一句承诺,当后盾就已是极限。

第七章 醒来不给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