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活着,是为了等死

  洛汐渊百无聊赖的翻着书,有一下没一下的修炼着心法,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混过了七年。上进心什么,不存在的,对他来说,活着就是为了等死。

  不过,师父总算回来了,带着那只讨厌的狐狸一起。虽然还没结婚,不过想来应该快了,时不时发来的通讯漫天的撒狗粮。

  洛汐渊一边刷着小说一边在峰门口等着自家师父。果然还是大师兄最贼了,一听到师父回来就赶忙接了个任务下山蹭吃蹭喝去了,不过大师兄那个红颜知己据说长的挺漂亮的,还真是想见见啊。

  尖锐的破空声打断了洛汐渊的吐槽,本能的接住一个从上面丢下来的重物,毕竟那是个有呼吸的。

  “嘶~”洛汐渊疼的下意识的想要放手,可多出来的重量却提醒他不能这么做。他接住抱在怀中的是一个孩子,一个伤痕累累的孩子,大概只有三四岁的样子。

  “乖,放开哥哥就给你吃好吃的。”洛汐渊轻声的哄着,尽管他并不喜欢孩子,但对这个可能是他师弟的存在,他还是想尽可能宽容一点。

  那个孩子没有松口,只是瞪着血红色的眼睛看着洛汐渊,那双漂亮的银眸里有着无可奈何和同情却独独不存在对孩子该有的情绪。

  孩子的红眸中闪过嘲讽,不过又是一个假好心的人罢了。

  手上加剧的疼痛让洛汐渊抽了抽嘴角,不知道是哪句话惹到这个小祖宗了。

  洛汐渊抬头看看了上面,师父和绝尘似乎还在吵架,而且没个半天应该结束不了。再低头看看已经开始叼着他的肉磨牙的小家伙,果断抱着孩子溜了,只留下一句“师父,我先带师弟去丹阁”在空中飘散。

  “嘀~,虹膜验证开启。”

  “验证完毕,墨尘峰二弟子洛汐渊携半个人来访。”

  洛汐渊并不喜欢来丹阁,这山上的现代生活虽然让他修仙修的出戏,但这类似于医院的地方更让他喜欢不起来。上一世,他最讨厌去的地方就是医院了——那种肮脏,杂乱,吵闹,布满着消毒水的地方,果然最让他觉得恶心了。

  洛汐渊想将手中的孩子交给丹衣,自己只要刷刷小说等结果就好了,只可惜,他抱着的那个破孩子死活不肯松开他的肉。

  洛汐渊翻了个白眼给自家大师兄报了个信,就开始和那个孩子大眼瞪小眼,果然一样都是幼稚的娃。小说里果然都是骗人的,说好的咬够了就会愧疚就会松开还能获得一枚忠犬的呢?

  洛汐渊最后还是选择了妥协,把自己的左手递过去:“换只手咬,右手还要做事的。”

  那个孩子用血红色的眼睛盯了他一会,毫不妥协的用牙齿磨了磨叼着的那块肉,还舔了舔。

  洛汐渊额头的青筋跳了跳,抑制住自己想打人的心情,再次选择了妥协,亲自把那个孩子还有自己的右手放到了治疗台上。

  丹衣越来越凝重的表情让洛汐渊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先天性经脉全通,但经脉具毁。”丹衣面无表情的看着洛汐渊说。

  “有救吗?”出于礼貌,洛汐渊还是问了。

  “同类辅之,交换修复。”丹衣依旧是那面无表情的模样。看来情况不容乐观。

  “能拖多久?”

  “一个小时。”

  “有生命危险吗?”

  “你来百分之八十,墨宿歌来百分之零点一。”

  “怎么做?”洛汐渊的眼里闪烁兴奋,他最喜欢,最喜欢这么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了。重新再投一次胎,他就不是异类了。反正活着,只是为了等死。

  丹衣皱了皱眉,但还是没说什么,他本就是医生,最看淡的就是生离死别。

  洛汐渊认真的听完方法,用力的将手臂从那个孩子的口中解救出来。不出意外,一块肉留在那个孩子嘴里,他的手臂上多了一个可怖的撕扯型伤口。

  洛汐渊看着那个孩子面不改色的吞下了他的肉,肆意的笑了笑,也好,不用他费力气了。一把抱起那个孩子,将他的头放在自己的肩上,意料之中的疼痛传来之后,洛汐渊开始运转自己的灵力。

  以血为媒,换你安康,以血为介,不留此间。

  快撑不住了,唔,还差一点,差一点,修补完就能解脱了。洛汐渊强行透支着自己修补完那个孩子的经脉,用最后的意识想将那个孩子放在治疗台上。

  不过那个孩子还是一如既往的下了死口,洛汐渊拉不开只能用自己护着不让那个孩子伤到,那是他最完美的作品,舍不得。

  “你啊~”意识彻底消失之前,洛汐渊似乎听到了自家大师兄的声音。

第六章 活着,是为了等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