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教人如何做媒

  “咿呀。”洛汐渊饿了,开口想要吃的,可惜了只是婴儿,发出的单音节词更像是在哭泣。不过好在,他的肚子忠实的传达了他的想法。

  墨宿歌饶有兴趣的看着洛汐渊胡乱挥舞的手,动了动手指让自己虚镜空间里的修仙决绕着洛汐渊转。

  洛汐渊感觉自己碰到了什么,以为是给他食物的人在逗着他玩,两只小手挥舞的更起劲了。

  咦,有什么东西到手了?吃的吗?洛汐渊猴急的把抓到的东西往嘴里塞。

  咬一口,咦,味道和口感都怪怪的。

  再咬一口,咦,不见了?

  “噗嗤。”大师兄吧,绝壁是大师兄的声音,有什么好笑的,哼。

  “红线决,哈哈哈哈,居然拿到了红线决。”……不就是一本红线决嘛,有什么好笑的,哼!靠,等等,我是不是又要做媒人了!

  “你给老子吐出来啊,那是老子最珍贵的一本修仙决。”笑不过几秒大师兄的画风就变了,面无表情的掐着洛汐渊的脖子,咬牙切齿的说。

  咳咳,大师兄,有话好好说,不就一本教人怎么做媒的书嘛,还你就是了。可是,怎么还?

  “冷静,冷静,掐死了墨翼清回来会伤心的。”丹衣象征性的拉了拉墨宿歌的手,声音却分外急切。

  “你说得对。”听声音墨宿歌应该平静了,然而下一秒,“我会通知皕(bi,四声)做一个一模一样的代替品回来的。”

  “先天性经脉全通的没那么好做,更何况还得带点乱冢的死寂和新生儿的五感不通。”丹衣想到什么,似乎懒得掩饰了,将自己敷衍、冷淡和无所谓的态度露了出来。

  “五感不通?”墨宿歌笑的有些玩味,指了指丹衣身后的屏幕。

  鲜红色的“先天性经脉全通”下有一行墨蓝色的字——听力正常。

  丹衣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蓝瘦,香菇,聊太嗨,忘了。都怪丹青说什么“自古红蓝出cp”,现在好了,居然在新师弟面前丢了面子,一年果然还是太少了。

  不对,婴儿好像也听不懂吧。丹衣松了口气,面子保住了。

  墨宿歌抽了抽嘴角,抱着婴儿走了。红线决就红线决吧,大不了以后找人护着他一辈子好了。作为天星门大师兄的师弟,居然修了一门几乎没有攻击力的仙决,还要做一辈子吃力不讨好的事,太没有格调了。要是师父能在捡回来一个修魔的弟子就好了。

  墨宿歌还是很好心的,没有真的让洛汐渊饿着。那拿着奶瓶耐心投喂的动作颇有贤妻良母的风范,却注定不会属于任何一个人。

  一年后,一个孩子该长全的都长全了,基本功能也已经就位。

  今天是4025年的1月24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是红线决真正属于洛汐渊的日子。

  洛汐渊的房间。

  “大师兄,我该怎么做?”洛汐渊咬着大拇指的指甲,眨着水润润的桃花眼看着墨宿歌。

  “把红线决拿出来,再取一滴心头血滴上就行。”墨宿歌说着就递过去一根银针状的管子。

  洛汐渊听话的从丹田里拿出那本红皮书滴上了血,暗红色的烫金大字再漂亮也掩盖不了这只是一本没什么攻击力的法诀。

  “大师兄,没反应。”洛汐渊有点懵,小说中的那些闪光特效呢?不会没成功吧,还是因为没有攻击力所以干脆一切从简了,靠,差评。

  “翻开第一页。”墨宿歌毫不在意的喝着茶回答。

  洛汐渊依言翻开书,有一个条状的叫横幅引的东西,还有九颗黑色的六芒星,唔,还放了一针一线一剪——银针红线墨色剪。

  第二页是那三件套的介绍和心法。

  “剩下的照着心法来就行了,第一颗六芒星变成浅红色你才能下山,也必须下山,好好练吧,你大师兄我走了。”墨宿歌交代完就跑了,再不跑就蹭不到饭了。

  洛汐渊表示他绝壁看到大师兄快要流下来的口水了,哼,蹭饭都不带他。

第五章 教人如何做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