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补偿

  “虹膜验证开启。”一个木制的方盒子出现古朴的花雕门上,发出不合时宜的音节。

  “嘀~,身份已核实,墨尘峰大弟子墨宿歌携半个不明身份者来访。”小盒子机械的吐完话后,慢慢消失,大门也慢慢的打开。

  “嗯~,上好的处子香,若是拐到我那小倌馆里去,应当能带了不少利润。”墨宿歌还没进去,就闻到一股刺鼻的香风。红衣妖娆,雌雄莫辨,长发垂腰,比女人都美上三分,此人当是艳公子无疑。

  “艳公子,我找丹衣长老。”墨宿歌无视了眼前的美景,规规矩矩的说明了来意。

  艳公子,长相俊美,行事奇葩。手段狠毒令人不寒而栗,却因过于艳丽的容貌而得了一个艳公子的名号,甚至于这个名号比他天星门长老的头衔还要响亮。在山下还开着一家小倌馆,店名就叫小倌馆。有一弟,名丹衣,两人之间的关系非比寻常。红衣清俊,举世无双,形容的便是他那弟弟。

  “衣~,有人找你~”丹青(艳公子)嗲嗲的叫了一声,若在场的是别人定能叫那些人酥断骨头。奈何站在这里的两个人都只能感到一阵恶寒。

  “丹,开启禁止丹青进入的权限,时效半年。”丹衣面无表情的搓了搓手臂,冷眼看着丹青在他下达完命令之后被弹飞了出去。

  那散在空中的“我下次会节制的”成功的让丹衣红了耳垂,咬牙把时间改为了一年。

  “我来找你给师弟做检查,顺便要育儿手册。”墨宿歌没等丹衣缓过劲,就说明了来意。

  “你师父捡了个孩子回来?”丹衣接过孩子放在治疗台上,有条不紊的检查着。就是动作不太利索,时不时要扶下腰。

  “是啊,乱冢捡回来的。怎么样?”墨宿歌百无聊赖的翻着育儿手册。

  “如果真的是捡回来,而不是抢回来的,那只能说明你师父的人品终于爆发了。”丹衣侧身让开,以便墨宿歌能看到屏幕上鲜红的大字——先天性经脉全通。

  短暂的沉默过后,墨宿歌开口了:“他的身体有缺陷吗?”

  “没有,很健康。就算有,也不会有什么妨碍的。所以,这真的不是你们抢回来的吗?”丹衣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再次侧身让墨宿歌研究大屏幕。

  “不是。估计又是那个大家族内斗搞出来的,毕竟不是有一种叫天毒的药能掩盖天赋嘛。”墨宿歌习以为常的说。

  “天毒?墨宿歌,你活在梦里还是小说看多了。别说这么个奇葩名字的药没有,就连你说的能掩盖天赋的药也是完全不存在的好不好。破坏天赋的倒是有。”丹衣翻了个白眼,完全不想维持自己红衣清俊的形象。

  墨宿歌回想起什么噎了一下:“最近被师父气疯了。”

  治疗台上的洛汐渊听着他们的对话,不知不觉思绪又回到了在乱冢的时候。

  他被宣布是个残次品之后就被一个类似于影卫的人丢到了他们所说的乱冢。

  不愧是被称为废物的婴儿,什么都做不到。听这荒郊野岭满山的寂静,他大概也不用指望会有人来救他。

  “洛汐渊?”唔,这个声音跟那个男人一样无情,不过似乎多了点人味,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洛汐渊艰难的控制自己的身体点了点头。

  “看来你有听觉。新生儿都是没有五感,在一个月后才会慢慢开始有。咳,为了补偿我的过错,所以向转轮王请求开了你的五感之一。”这个青年的声音有点欢脱,只是明显被欺负惨了。

  “一瓶浓缩孟婆汤,地府十阎王令,成年后自由出入地府的权限以及成年前出入地府四次的令牌,一个虚镜空间再加上听觉,这是你的全部补偿,收好了。”那个冷冰冰的声音说完,洛汐渊就感觉到自己身体里似乎多了什么。

  “我跟哥先走了,等会儿会有人来就你的。”欢脱青年貌似被强迫带走了。

  很多人都不想喝孟婆汤,特别是执念深的人,但没人知道想和孟婆汤却喝不成又转了世的人有多痛苦。

  他们无法忘记自己的过去,无法融入新世界,作为异类格格不入。

第三章 补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