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一章 春日

  萧墨以为之前朱庭那件事会有后续,一直在提防着,却不想到头来并没有什么大风浪,她也乐得自在,一天天的过得潇洒。

  春日里的日子过得散漫,阳光一天天以同样的角度洒在同一块大地上,不知不觉间,已是四月。

  萧墨横卧在自己院里的屋顶上,翘着二郎腿,眯着眼看天,突然想到什么,侧头冲下面喊道:“常歌,今天是初七吗?”

  常歌从下方果盘里顺手拿了果子扔上去,道:“是的。”萧墨一把接住,放在嘴边轻轻啃了一口,开始扳指头算日子,“今日初七,前几天三哥来信说什么时候回来来着?”

  “初十。”常歌一边忙着手里的活计,一边回她。萧墨又啃了一口果子,继续晃荡着二郎腿,看着从西向东飘过去的云,嘴里念着,“这么快啊!”

  叶启砚刚踏进院子,就听见这句话,他脚下轻点,几个腾越就上了屋顶,坐在萧墨身旁,开口问她,“什么这么快?”

  萧墨坐起来,很自然地靠在他肩上,“日子过得这么快啊!”她说完又抬头看他,疑惑地问:“你不是在皇陵吗?之前不是说很忙?怎么来了?”

  叶启砚伸手揽她进怀,下巴在他头顶蹭了蹭,道:“快竣工了,今日空闲,想你了便来看看你。”萧墨听着他说话,只觉得他现在是越来越不害臊了。

  往日里,他连一句想你都得萧墨磨很久才愿意说出口,现在这两个字几乎是每见她一次便说一次,若是见她的间隔再稍微长一点,说出的话变让萧墨脸红心跳,奈何不得。

  萧墨把自己的想法对他说了,末了还补了一句,“你是越来越厚脸皮了。”叶启砚贴在她耳边问,“是吗?可能确实很久不见你了,以后日日见就不怎么想了。”

  温热的气息洒在萧墨耳侧,让她觉得有几分瘙痒,耳根子都红了,听了这话却开始作,拣着话里的漏洞挑错,“哦!若是每日都见我便会厌烦了是吗?”

  叶启砚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扭头问她,“我这两月来,见你一次,你便想方设法地问我这话,累吗?”叶启砚问得真诚,萧墨也仔细思索了一番,才道:“不累。”

  叶启砚轻轻点了点头,从鼻息间长呼一口气,开始说自己从第一次就摸索出来的答案,“不厌烦,整日对着这种天仙似的容颜,怎么可能会厌烦呢?”

  萧墨笑眯眯地受着这句话,这才又乖巧地倚在他肩侧,叶启砚远远望着这京城中千姿百态的屋顶,语气深远,“以后……少去点丽春院吧!”

  “行!不去了。”萧墨答应得倒是爽快,半分都不推辞。“等这件事忙完了,我就把你柜子里的男装都烧了。”叶启砚以同样深沉得不得了的语气说出对萧墨来说十分残忍的话。

  萧墨心里咯噔一下,扬起头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启砚哥哥。”叶启砚低下头,语气严厉得不容拒绝,“撒娇没用,不可能的。”萧墨扭着他的衣角,都快把衣角扭成麻花了,也没见叶启砚放松语气。

  萧墨一把放开衣角,开始悠悠叹气,“唉!不过是几套男装……”她还没说完,就听叶启砚开口,“好了,我得走了。”他说完就从屋顶上飞了下去。萧墨听见他同时还说了一句话,“这招也没用。”

第一百零一章 春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