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章 蹊跷(2)

  “看不出是什么原因?”萧墨拧眉看他。喻辞摇了摇头,边给锁阳递茶边道:“反正今天是没看出来,不过时间长着呢,我们俩今日答应太子定期去给他诊脉。”

  萧墨点点头,“也行,你们尽力而为吧。”喻辞点头应下了。

  太子府,太子坐在正座上把玩着手上彰显身份的玉扳指,上好的羊脂玉晶润透泽,一圈一圈被一只略有些骨感的手转动着。侍候在其下的老管家躬着身子,观察了太子的脸色,才开口道:“殿下?您真的要让那两个江湖郎中定期来府中?”

  太子叶裕安抬了抬眼皮,冷冷地笑了一声,说话时已不见了昔日的虚弱,反而透着一股阴冷的气息,“生机阁中的弟子可不是随便的江湖郎中。”

  他说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因为常年不受日晒,这双手十分白皙,以前这双手曾虚弱得连一把弓都拉不开,一眼就能看到皮肤表层下的血管,现在却开始变得强劲有力。

  叶裕安双手握拳又张开,“既然老四把人送来了,正好让我看看那个女人有没有骗我。”老管家看了一眼太子的状况,识相地低下了头,不看也不问。

  “今日的药送来了吗?”

  叶启砚抬头看向闷着头一言不发的管家,管家身子颤了一颤,忙回道:“送、送来了。”管家说着拍了拍手掌,一个侍女提着一个食盒进来,管家让她放下便支使她下去了。

  拉开盖子,里面是一个白瓷碗,碗中盛的是盛红黑色的血。管家只看了一眼,便端着碗呈给了叶裕安,叶裕安端过碗,看都没看便一饮而尽。

  末了,他抬手逝去嘴角沾染上的血迹,伸手一把狠狠抓住扶手,皱眉忍耐着喝下之后身体产生的不适感。这种不适感,他已经经历过数次了,尽管有心理准备,可还是觉得难以忍受。

  储秀宫,淳贵妃身旁的宫女秀儿正在给她包扎手上的伤口,伤口不大,只是手指上一点小口子。淳贵妃低头看着自己的手,问秀儿,“东西准备好了吗?”

  秀儿包扎完了,站起身,躬身回道:“准备好了。”淳贵妃点了点头,“该怎么说也想好了?”

  “娘娘见皇上近日辛劳,亲自下厨做了汤,不慎伤了手。”秀儿将早已想好的说辞一字不漏地说了出来。

  淳贵妃点点头,抬起头,高傲地开口,“行了,走吧。”秀儿忙抬手去扶,却在抬到一半的时候动作一顿,她忍着疼懂将手抬到固定的高度,扶着淳贵妃。

  淳贵妃见状眨了眨眼,语气里有几分怜惜,“呦!瞧本宫这记性,你手上才刚放了血,这还伤着呢。”秀儿见状摇头,身体有几分抖,却很快被她控制住了,“不打紧的,秀儿身体好。”

  闻言,淳贵妃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扶稳了啊。”秀儿低头称是,抬着受了伤的手扶着淳贵妃出了储秀宫,前往皇上居住的正阳殿。

第一百章 蹊跷(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