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九章 蹊跷(1)

  第二日,萧墨起床之后,锁阳已经跟着叶启砚的马车去了太子府了。她一边接过常歌递过来的脸帕,一边说:“去得这么早。”

  “锁阳一边出门一边扯着喻辞碎碎念,脾气大的很。”常歌正在弯腰给她整理床铺,听了她的话,嘴里回着她的话,手上也没耽搁。

  萧墨自己把脸帕收好,笑道:“她也就在喻辞面前耍耍脾气了,就这么点起床气,还只对一个人撒。”常歌直起身子,说,“还不是喻辞惯出来的。”

  又一次听到这几个字,萧墨怔了一下,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笑,突然对常歌道:“歌儿。”常歌缓缓扭过头,面色不少,一字一顿地说:“你……叫我什么?”

  萧墨微微往后退了两步,又道:“歌儿。”常歌活动了一下筋骨,指了指萧墨,“别动啊!”萧墨笑嘻嘻地点头,“好。”却在常歌一个扫堂腿扫过来的时候,一蹦老高,飞快地跑出了房间,还不忘顺走挂在墙上的佩剑。

  常歌跟在她身后也顺了一把,剑鞘脱落,两把剑碰在一起,剑身震动,发出悦耳的声音。萧墨抵着剑身,透过两把剑交叉的空白处看向常歌,眨了眨眼,又道:“歌儿姐姐。”

  听着她故意造作发出的甜腻声音,常歌不但没有任何舒缓的表情,反而一脸嫌弃,抬剑挑开了她的守法,一套流利的剑招向萧墨攻去。萧墨也不还击,却三招两式轻松化开了她的招式,常歌也不气馁,一招一式稳扎稳打,萧墨便顺着她招招拆解。

  常歌又是一剑劈去,萧墨拿剑去抵,身子极速后退躲过了常歌的扫堂腿。萧墨突然凌空而起,一剑刺向常歌,又急又快,带着石破天惊的锐气。常歌堪堪侧身躲开,挑眉看向萧墨,眼神里的意思很明显:我输了。

  萧墨抬起剑尖,轻轻划过常歌垂在脸侧的发丝,缓缓叫道:“歌儿……姐姐。”最后两个字她拖了许久,带着她独有的俏皮和打趣。

  常歌挽了个剑花,收回剑,瞪她一眼,却不再和她计较,走出她的剑锋之外。萧墨蹦蹦跳跳跟在她后面,一声一声地叫,“歌儿?歌儿姐姐?歌儿?”

  常歌忍无可忍地扭过头,剑锋带着犀利的劲道,“你再敢偷翻你三哥写给我的信,我就把你削了。”萧墨夹住剑身小心翼翼地往旁边挪开,脸上带着笑,“不敢不敢。”

  锁阳和喻辞直到午时过后才回来,萧墨尽心尽力地伺候着,准备从他们口中探出丝丝口风。锁阳丝毫不扭捏,品着茶吃着糕点,摆了半天谱才道:“太子目前的身体状况看上去似乎不错。”

  萧墨捏了块糕点放进嘴中,问得有几分含糊不清,“似乎?”

  “是的,他的脉相很平稳,一点也不像身患重疾之人,可是我们询问过太子目前所服用的药方,按理来说,这个药方不过是能舒缓病情,却远远达不到现在这样的效果。这才是让我们觉得奇怪的地方。”喻辞进一步解释。

第九十九章 蹊跷(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