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五章 留宿(2)

  萧墨瞥了他一眼,哼了一声,“那你赶紧走。”她嘴上说着驱赶他的话,手却紧紧牵着他的手不放。

  叶启砚低头笑着看两人紧紧握在一起的手,没有出声反驳她。

  萧府现在大部分地方都是暗的,独独萧墨的院子里还亮着。

  萧墨推开办掩的院门,一进去,就看到一群人都聚在她院子中央,席地而坐,谈天说地,甚是欢乐。

  坐在院门正对面的喻辞是第一眼看到的,他咳嗽两声,想提醒同伴正主回来了,却不想沈南提着酒壶,吆喝得更起劲,“来来来,别客气啊别客气。”

  萧墨放低了脚步,走到他身后,嘴角含笑,低声道:“呦!喝着呢!”听见熟悉的声音,沈南身子一僵,一个不留神,手上的劲道一松开,酒壶便落了下来。

  喻辞眼疾手快地起身将酒壶接在手中,冲沈南安慰地笑了笑,打着哈哈道:“呀!这么晚了,睡觉了睡觉了啊,我这还有点晕呢!”

  他一开头众人纷纷附和,就连滴酒未沾的萧文也跟着他们演,一群人东倒西歪地往门边的方向走。

  萧墨在他们身后顿了片刻,低沉开口道:“都给我站住。”声音不大,却把一群人都镇住了。

  叶启砚也适时地将自己从门边挪到正中央,将院门挡住,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笑,“诸位还是再留片刻吧。”

  喻辞向他投去求助的目光,叶启砚笑着摇头,低声道:“那可是她从抚远城带回来的酒,你们也敢碰。”

  喻辞又转头看向锁阳,眼神中充满求证的意味。锁阳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又看向常歌,常歌也是一脸懵地看向萧文,萧文则更是一头雾水。

  叶启砚看着他们的一系列动作,心底默默摇了摇头,走上前在喻辞肩头略带安慰色彩地拍了拍。他走到萧墨身旁,就静静地看着她一脸惋惜地拿起白瓷酒壶。

  萧墨端详了半晌酒壶,最后认命地叹了口气,问道:“谁的酒壶?”

  沈南在她身侧,弱弱开口,“我、我的。”萧墨一耸肩,拿起一个空酒杯倒满,皱眉问道:“我藏得那么深,你们谁翻出来的?”

  “他!”众人异口同声地开口,又不约而同地指向喻辞。萧墨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啧了一声,看向喻辞,“挺仁义啊,没全给倒完。”

  喻辞平复了一下心情,又仔细斟酌了语句,才道:“就剩这一点了,剩下的都给撒了。”

  萧墨手中地酒杯哐当落地,清脆一声响,萧墨只觉得这就如同自己的心,碎得稀里哗啦的。

  半晌后,萧墨才缓缓开口,一字一顿地问道:“怎么撒的?”萧文怯生生地抬了抬手,声音也怯怯地,“我、我撒的,没找到酒勺,就、就倒撒了。”

  萧墨勉强地对他笑了一下,道:“出去。”

  第一次被自己姐姐驱逐的萧文显然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境地,睁大眼开口道:“啊?”

  “出去,通通都给我出去。”萧墨一摆手,又忌惮着周围的环境,不敢吼大声,只能压低了嗓音,听上去十分阴沉。

  沈南听到这话,如蒙大赦,在身后推着他们往前走,嘴里催促着,“快快快。”

第八十五章 留宿(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