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章 灯会(4)

  萧墨说丽春院这几个字时声音放得很低,沈南竖着耳朵听才听清。他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叶启砚一脸淡然,仿佛世事与他无关的模样,打了个寒颤,两条眉毛都能拧到一起去,道:“我疯了吗?我告诉他,他不活劈了我?”

  萧墨听了这句话,在心里打了个转,半信半疑地盯着沈南看了半晌,又看向叶启砚,眸光中闪过一丝怀疑,难道他骗她?

  很快她又否定了这个怀疑,他若是知道,为什么要栽赃沈南呢?更何况还有字据为证。

  “你少来,他都给我看了,你写的锦囊,我们离京之前交给他的。”

  萧墨说话时瞥了一眼叶启砚,又很快收回来,反驳沈南。

  沈南被她气得跳脚,“我什么时候给他写锦囊了?你少血口喷人啊!”

  萧墨皱眉盯着他,不放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看了半晌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她心生疑惑,又悄咪咪地瞥了一眼叶启砚,回头看向沈南“你没写?”

  “我没写。我哪有那个闲工夫,再说了,出卖你对我有什么好处?”沈南被她问得有几分无奈,声音都降下去了。

  萧墨停顿了片刻,看向叶启砚,眼神里全是怀疑,“你骗我的?”叶启砚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点点头大方承认,“是的。”

  萧墨被他的坦荡吓了一跳,心想怎么都不掩饰一下,她还没从叶启砚的冲击中缓过神来,就听见身后的沈南一声喝,“好啊你!萧墨,你也太不够义气了吧,我给你担着事儿,你居然背过身来捅我一刀!”

  萧墨心虚地转过头,刚想解释,眼睛在眼眶中打了个转,一挺胸硬气道:“你凭什么说是我告的状?你有什么证据?”

  沈南收回手,瞪着她,恨得咬牙切齿,“除了你还能有谁?睚眦必报,简直小人。”

  “沈少爷自己作风不正,行事不谨,被尚书大人大人抓住了把柄,怎么还给别人泼脏水呢?”萧墨看着他,得意得摇头晃脑,一副不惹你就不快活的欠样。

  “是我说的。”叶启砚伸手抓住萧墨往自己身侧又拉了拉,看向沈南,目光坦荡,配上他现在面无表情的一张脸,简直是嚣张跋扈到了极点。

  沈南奈他不得,气得对着他虚指多次,又指了指萧墨,怒道:“狼狈为奸!”说完转身就要走,沈珊把他拉住,责怪地低声叫他,“哥哥!”

  萧墨看了叶启砚一眼,往前跳了两步凑到沈南身边,“呦!沈少爷真动气了?”吊儿郎当的模样,一点也看不出一个大宅院中的小姐气质。

  沈南看都没看她,阴阳怪气道:“哪敢啊,归仁郡主有权有势,又有王爷做靠山,我一个……”沈南话还没说完,就被萧墨打断了,她在他肩头拍了一把,道:“少酸啊!”

  “不就是赔礼道歉吗?一坛三十年的状元红,醉仙居摆一桌,供沈少爷享用,够意思了吧?”萧墨说完这些,只觉得心都再滴血,她回头狠狠瞪了一眼叶启砚,心道就是他胡乱添乱,害得自己白白损失一坛好酒。

第八十章 灯会(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