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五章 解释(2)

  叶启砚低头看着她,伸手在她头顶戳了一下,“还真是难为你思虑详熟了?”

  萧墨捏着他的衣角摇了摇,故作扭捏道:“不客气。”叶启砚定定地看了她片刻,压着自己不让嫌弃的情绪表现得太明显。

  他站了一会儿,觉得何必勉强自己,甩袖转身准备离开,却听见哗啦一声。他没想到自己转身时力度太大,萧墨又没放开他的衣角,两个力相互作用,再加上他之前有意松了松腰带,他的外袍便成了现在这般松垮的模样。

  叶启砚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垮下来的外衣,又看向萧墨的手,挑了挑眉,“这怎么算?”

  萧墨匆忙放开手,支支吾吾道:“我……它……它自己掉的!”叶启砚眉毛紧皱,又打量了自己现在的模样,不可置信道:“你再说一遍?”

  萧墨有几分着急,“真是它,它本来就是松的。”

  叶启砚看她着急的小模样,有几分想笑,却还得忍着,继续逼问,“它原本就是松的?你看见了?”

  “我当然没看见!但是我……没用这么大的力。”萧墨急着为自己辩解,也没注意叶启砚的面部表情,错过了他嘴角一闪即逝的笑意。

  叶启砚慢条斯理地把自己的衣服整理好,弯腰凑近萧墨,低声道:“听说女孩子随意脱了男人的衣服,是要对他负责的。”

  萧墨抬起头看着他一副不慌不忙、泰然自若的模样,也明白了几分,索性放开了,直视着他,大大方方道:“行啊,我现在就对你负责!你放心吧,我不会始乱终弃的。”

  她说着就往叶启砚怀里一扑作势要去扯他的衣服,被叶启砚一把抱住,在她腰间搔了两下,逗得她直乐。叶启砚环着她的背,低头看她,轻声道:“不害臊。”

  萧墨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一甩手,“我又不是第一天不害臊。”

  叶启砚看着她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轻笑了两声,没再说话。

  萧墨看着他坐到书桌前,看起了公文,没再说话。她眼睛转了几圈,蹑手蹑脚地凑到他身前,小心翼翼问:“你刚才是不是很生气啊。”

  叶启砚看着公文,也没抬头,嘴里却不忘答道:“没有,你说了我便不生气了。”

  “哦!”萧墨站在他旁边,看着他工作的模样,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便又在书房里逛了一圈。萧墨再出来时,叶启砚依然俯首在案前,头也没抬。

  萧墨摸到他身边,给他添了杯茶,摆了摆笔,又把砚磨了。一切都伺候妥当后,她也实在找不到该做什么了,只好道:“那你先忙,我先回去了。”

  她说着话就要离开,却被叶启砚一把拉住。叶启砚左手拉住她的手腕,右手中的奏折却还没拿下来,低声说道:“陪我待会儿,吃过晚饭了再回去吧,我送你。”

  “好。”萧墨甜甜地应了一声,搬了个凳子安安静静地坐在叶启砚旁边,双手撑在桌上,看着他忙,看了两眼后,又低头看一眼书,就这样,循环往复,终于把自己折腾困了。

第七十五章 解释(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