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三章 坦白

  萧墨出了宫,并没有回府,她让常歌自行回府,自己去了叶启砚的王府。她径直走向书房,却发现书房中有人议事。

  她只能在外厅等着,依靠在扶手上,撑着下巴,头一点一点着,很快就睡着了。

  叶启砚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他蹲下身,轻轻推了推萧墨的肩,“阿墨,醒醒。阿墨?”

  萧墨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到是他,双手往他脖颈处一搭,嘟囔道:“困!”

  叶启砚把人抱起来,抱进内屋,刚想把她放到塌上,萧墨却一下从他身上蹦了下来,坐到塌上,仰着头皱眉,面色难看。

  叶启砚坐到她身旁,伸手替她理了理乱掉的发丝,低声问:“怎么了?”萧墨靠在他肩上,将今天宫中发生的事情说了个七七八八。

  “那两本书真的有这么大的用处吗?”叶启砚紧皱着眉,不解地发问。

  萧墨讪讪地笑了笑,“我也不知道。”叶启砚扭头看他,有一瞬间的惊愕,“你不知道?”

  萧墨叹了口气,说得有几分不好意思,“我只是听过,并没有实质了解。我之所以说得那么肯定也只是因为巩叔叔拿了书会给的人只有她一个,剩下的全是我连蒙带猜虚张声势的。”

  叶启砚被她弄得有几分无话可说,“你拿着一个什么证据都没有的幌子去威胁当朝贵妃?萧墨,你怎么不去?”他说到一半,被气得停了下来。长吐一口气,将身子扭到一边去。

  “我若是去查,定能查出来!”萧墨对他的话十分不服气,“我说的那些事,她一定做过!”

  “这不是她是否做过的问题,而是你是否能够拿出证据?你能证明她魅惑父皇,还是能证明她用了邪术?”叶启砚被她的话气着了,“什么都没有!你怎么敢?这可是大罪!”

  萧墨也知道自己不同他商量擅自行事,错得离谱,解释道:“我知道,可我并不是一定要将她揭发出来,只是想让她明白我手中有她的把柄,让她行事再安分些,不要再多生是非,尤其是将主意打到永安夫人头上。”

  叶启砚稍稍冷静了下来,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可宫中的一切,自有皇后和太子去打理,你又何必去和贵妃娘娘碰上,将她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你的身上来?”

  “你真的相信,永安夫人在皇后娘娘和太子的庇护下会过得无忧无虑吗?”萧墨抬头看他,一句话问得叶启砚哑口无言。

  叶启砚惨然地笑了一下,“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我还能做什么呢?去向父皇求情?去将她带出来?带回王府?”

  叶启砚低头看着萧墨,眼眶微红,“为人子,我什么都做不了,甚至不能在她受冷时递上一个暖炉,也不能在她受热时替她扇风散热。连她神志不清时,我都不能陪伴在她身边。”

  萧墨低低叹了口气,起身环抱住他,轻轻在他后背抚着。

  叶启砚伸手握住她的手,紧紧捏在自己怀里,“我只是担心,我连你也保护不了,你明白吗?”

  

第七十三章 坦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